本站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但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上一个拍下大佬饭局的青年才俊已经在东莞自首了

食熊则肥 ·

06月10日

热度: 17641

价值两万个比特币的午餐。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顿饭的价值被广为称道,因为它简直就是各种意淫小说中商界登龙术的现实版本。

00:00
--:--


一、价值两万个比特币的午餐

就像金融圈没什么人听说过孙宇晨一样,币圈的人大多也未曾听过唐军。

唐军比孙宇晨大四岁,1987年出生于四川达州,18岁前是一名普通的留守儿童。

不像孙宇晨有新概念大赛得主、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洋美利坚的良好教育背景,唐军是一只地地道道的“土狼”。

孙宇晨通过高考翻了盘,唐军当年却只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海学院。大家不要被前面的北航字样所迷惑,后面的北海学院才是重点,说明这只是一所不折不扣的三本院校。

用唐军自己的话说就是“读了一个破三本,现在的三本毕业证还没拿,据说已经倒闭了。”

然而学历这种东西能制约很多人,却无法限制唐军,他一直是一个很能折腾的人。在校期间靠着代理驾校赚到40万,然后在08年A股的世纪熊市中全部亏光,09年干起了以小贷为名义的高利贷生意,却又因为借款人跑路而欠下了800万债务。

终于在2012年唐军撞上了“互联网+金融”的风口,从小贷业务起家的他顺风顺水的干起了P2P生意,也就是后来成为国内一线P2P平台的团贷网。团贷网靠着在网络借贷中收点差和手续费的方式开始快速的赚钱,唐军的身价也由负资产快速增长到小一千万。

所以说唐军这个人身上真是存在狼性的,一般的年轻人在25岁的时候如果有了小一千万不是买车就是买房,他却不。

2012年12月,唐军拿着差不多是自己当时身家四分之一的213万拍下了史玉柱的一顿午饭。

这一年的孙宇晨才刚开始在场外市场上买卖比特币,而这一年末的比特币刚经历第一次旷工奖赏减半,价格才13美元。所以如果简单换算下,当时这顿饭的花费将超过两万个比特币,比2010年的那张披萨还要多一倍。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顿饭的价值被广为称道,因为它简直就是各种意淫小说中商界登龙术的现实版本。

通过与史玉柱共进午餐,唐军成功进入史玉柱的“朋友圈”,不仅让前一年拍下史玉柱午餐的上海地产人袁地保直接投资2000万,还通过史玉柱的引荐先后认识了当时的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等,由此团贷网开始获得各路资源的不断加成。


唐军个人也彻底开起了人生的主升浪

  • 2013年,CCTV奋斗节目组采访唐军《85后金融才俊的五味人生》
  • 2014年11月16日,由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主办的“2014中国经济发展论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唐军获评“2014中国经济人物”
  • 2015年3月,唐军被清华大学聘任学生创业导师
  • 2015年12月23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和讯网主办,财经中国会承办的2015年财经风云榜·P2P平行论坛暨颁奖典礼在深圳四季酒店举行,唐军获评“2015年度优秀青年企业家”
  • 2016年12月25日,唐军获“2016广东年度经济风云榜创新人物”称号

这些奖项还只是唐军获得的荣誉中的很少一部分

2017年唐军获得了胡润研究院发布《2017胡润30X30创业领袖》,同在名单里的还有王思聪王校长、旷世的印奇、ofo的戴威。

所以相比唐军,孙宇晨至少在这个时候还明显低一个段位。

2018年,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80后富豪榜》上,唐军成为其中最为年轻的富豪,毫无背景白手起家的他被估计个人财富规模高达35亿。这时候的唐军不仅是百亿P2P的创始人,还成为了一家百亿市值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因此2018年既是币圈的大熊之年,却也是唐军的高光时刻。

有道是“男儿三十未有立,人世百年徒自劳”。

此时刚至而立之年的唐军,让人无法限量他的未来。

二、数字货币的突进

孙宇晨的事业要比唐军顺利的多。

北大和宾大的教育背景给他很大的加成,而被称为币圈贾跃亭的他又非常能利用这些东西。

据资料显示2014年的他获选为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年获选为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CNTV中国互联网年度新锐人物,同时还在2015年成为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

即使孙宇晨不太喜欢这一段经历,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只鸭子进了一个鸡群”,但并不妨碍他给自己加上一个“马云门徒”的标签。

不过说到底,做Ripple也好,做陪我也好,都还只是小打小闹,虽然挣得了90后创业者的名声,但对他个人而言也没赚啥钱。

直到数字货币价格的不断突进叠加ICO的火热发行,孙宇晨才第一次踏入了财富的风暴眼。

2017年夏季,随着比特币价格突进至5000美元,孙宇晨也开始筹划自己的ICO,也就是波场币。

波场币ICO前宣传中多次提及,波场TRON由前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马云湖畔大学一期学员、“马云门徒”孙宇晨所创立,其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CEO吴忌寒,信中利资本董事长汪潮涌,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Ripple Coinbase投资人,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FBG资本合伙人周硕基,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

一眼扫过去就可以看到波场币背后居然站着中国最著名的失信人和中国最著名的贪官财富杀手,但在当时,这几乎是ICO项目中最豪华的投资人阵容了。


ICO这个词很像IPO。和ICO不一样的是,IPO项目中的投资人都是拿了真金白银来参与的,要做尽调、要谈估值、要签回购、要担心下一轮的估值、要不停问自己是上市退出还是转手卖掉、要经历公司从小做到大的一点一滴。

ICO则不需要,所谓的投资人只是来纯站台的,不仅在币发行之前没有投过一分钱,等币发行出来后他们还能分得一杯羹,获得发行总量的1%到5%不等。

所以跟孙宇晨比起来,当时身价已经几十亿的唐军其实很不上道。

P2P很赚钱,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更赚钱,但这些仍处在上有各类监管下有朝阳群众的现实世界中的,而币圈是存在于数字世界中的,哪怕到现在,币圈也是法外之地。

就像币安赵长鹏说的那样:“撰写一篇关于您热情的梦想项目的精彩白皮书,让全球数以千计的人理解您的愿景,在产品推出后尽快使用您的产品,并在10天内筹集2000万美元测试您的产品,或与您讨论新的功能。”

在火热的市场风口上,孙宇晨写了白皮书讲了愿景募到了钱,唯独把做产品这事给忘了。

三、同样的来钱快,同样的大手笔

用利取名,再用名生利。

虽然出身迥异,成功的路径也不太一样,唐军和孙宇晨却在某些地方达成了统一,一个是获奖,因为相对于同龄人俩人都太优秀,另一个则是慈善。

倒不是想抨击大佬们的善心善行,只是最近几年各类只做慈善不做实业的大善人坠落得实在是太快。

唐军2016年底在爱佑慈善基金会的晚宴上通过数次举拍捐赠善款5200万元,比起这轮巴菲特的午餐价格还高出一大截。

孙宇晨更是给自己定下了一亿元的慈善KPI。

选择老巴的午餐估计是觉得方便吧。来钱快的人想法也是容易相似,西虹市里王多鱼拿到十亿后也是选择找老巴吃饭。孙宇晨这早中晚跟老巴吃上三顿,一亿元的慈善KPI一天就完成了。

钱可能真的是大风刮来的,要么就是韭菜地里涨出来的,反正肯定不是正经生意赚来的。

四、唐的尾声与孙的中场

事情总有结束的时候,越快的成长可能也预示了越快的消亡

派生科技就像所有的庄股一样,开始上涨后就没有回过头,从2016年1月的最低点4.48元开始,一直涨到2019年3月的60.17元,上涨超过13倍

唐军的人生经历也好像派生科技的股价一样,不断的攀升攀升,似乎看不到顶点

却在瞬息间哑然而止

2019年3月东莞警方通报了团贷网唐军自首的消息,派生科技复牌后直接九个一字跌停板


孙宇晨呢,应该会好很多

不是说他做的事干净

而是币圈本就游离在法度之外

P2P玩崩了会抓人,可你看看去年成百上千种币归零后又发生了什么?

也就那样

就像大牛猫说的那样:“区块链来得快去的也快,我有个朋友曾经浮盈2亿,爽到不行,你猜他现在怎么着,现在赚了还是有四五千万,依然爽的不行。”

舞照跳马照跑,韭菜们在网上哭天抢地,孙宇晨这样的人还是滋润得不得了

而且市场还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来证明自己

资本圈前两年有个概念叫以实充虚。

什么意思呢,对于很多被空炒上去的股票,大家想到一个方法来挽救这个情况,就是在虚高的估值下不断并购没有渠道上市的项目,通过这些便宜但却实在的项目来挽救自身的估值危机

比如波场以1.4亿美元买入BitTorrent,可能就是以实充虚的第一步

虽然这种做法在资本圈已经被证伪了,没有一家这样的公司能真正走出来,但也许币圈能创造奇迹呢

才怪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加密资产为高风险投资标的,请谨慎选择。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下一篇

人人喊打“孙宇晨”

寻求报道 寻求融资 APP下载
APP下载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