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但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币市全面复苏之际,是时候认识币圈这匹黑马和它的“骑士”了

梁雨山 ·

05月19日

热度: 48633

它曾经在一个多月内从0.15美元的低点上升至0.497美元,涨幅超过230%,堪称加密货币市场的一匹黑马。

00:00
--:--

文 | 梁雨山

出品 |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

在经过短暂的盘整之后,加密货币市场正在全面复苏。

5月17日比特币大幅回调后,市场板块出现轮动,其中平台币板块的表现最为突出。代表币种BNB、FT在最近两日双双创出新高,暗示币市下跌已经触底。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行情显示,比特币在今日上午9点开始持续上涨,晚间成功突破8000美元。其它币种也纷纷开始开启涨势,币市重回上升通道。

在过去一段时间币市过山车一般的行情中,一只币种的表现异常亮眼。它曾经在一个多月内从0.15美元的低点上升至0.497美元,涨幅超过230%,堪称加密货币市场的一匹黑马。

最近它的团队还宣布完成3000万美元股权募资,另外与美国最大的公共广播电台NPR达成合作,后者将会成为验证内容发布方,接受它的代币捐赠。

这匹黑马就是基本注意力币(Basic Attention Token),币种缩写为BAT。不了解它的投资者可能会误以为是无名团队模仿中国互联网巨头BAT所开发的山寨项目,但它背后其实写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名字——JavaScript之父、Mozilla前CEO、Firefox浏览器联合创始人Brendan Eich。

在区块链领域,团队被认为是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Brendan Eich借助自己过去在技术和浏览器市场的深厚经验,推动BAT及其项目快速发展,不仅证明BAT价格的短时飙升并非偶然,也暗示了它之后的增长潜力。

和在短短一个多月实现超过230%以上涨幅的BAT一样,Brendan Eich的经历也非常传奇。

一、10天设计出全球应用范围最广的脚本语言之一

1986年,Brendan Eich以硕士的身份从美国公立常青藤大学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毕业。

尽管Eich在大三时才转战计算机专业,但他凭借过人的天赋以及对计算机科学的浓厚兴趣,轻松缩短了战线,并笃定将继续深耕该领域。

毕业后,Eich首先在SGI(硅谷图形公司)工作了七年,主要负责编写操作系统和网络代码。随后,他仅仅只在MicroUnity(宽带微处理器技术的早期开发商)待了三年,便加入了对其日后职业生涯产生重要影响的网景通信公司,该公司推出了同名浏览器“Netscape”(网景)。

有趣的是,网景的两位创始人分别为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国家超级计算机应用中心(NCSA)前成员Marc Andreessen,以及SGI联合创始人Jim Clark。

△Marc Andreessen&Jim Clark

一位是Eich的“校友”,另一位则是他的“前东家”。

Eich加入网景,绝非偶然。

1995年4月,网景在向Eich伸出橄榄枝时表示,其将被请来研究Scheme语言作为网页脚本语言的可能性。由于公司的招募目的与自己的主要方向和兴趣(即函数式编程)大致相同,Eich便欣然答应。

然而,当他真正加入网景后,却被告知公司决定不再使用Scheme,其必须为浏览器创建一种编程语言的工作原型。

网景当时急需一种网页脚本语言,使浏览器可以与网页互动。为此,它决定与Sun公司达成合作关系——该公司于1995年将更名为Java的Oak语言推向市场,并大力宣传Java将成为市场未来主宰。

达成合作后,网景高层认为,未来的网页脚本语言必须“看上去与Java足够相似”,但要比Java简单,使非专业人士也能很快上手。

最终,无缘研究Scheme语言的Eich被指定为“简化版Java语言”的设计师。事实上,他对Java没有丝毫兴趣。为应付公司任务,凭借在大学以及SGI积累的编程经验,Eich仅花费了10天时间就设计出了JavaScript。

Eich后来回忆道:“如果不是公司的决策,我绝不可能把Java作为设计Javascript的原型。”

与许多其他语言一样,JavaScript采用了C语言的基本语法,包括花括号、分号和保留词。它是一个轻松、友好的C版本,具有更简单的语义和更好的动态内存特性。

由于典型网页的生命周期从几秒钟到几分钟不等,因此JavaScript可以采用非常简单的方法去实现并发性和内存管理。

此后,Eich编写的JavaScript成为了网页浏览器领域应用最广泛的脚本语言之一。

二、“浏览器大战”前夜

Eich加入网景时,该公司正处于“浏览器大战”的前夜。

一方面,网景正逐渐甩开其主要的竞争对手——浏览器Mosaic;另一方面,网景在这场短暂的拉锯赛中所展现的市场反应力正引起微软的注意。

事实上,网景与Mosaic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93年,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国家超级计算机应用中心(NCSA)发布浏览器Mosaic,其以简易的安装方式、直观的接口以及较强的可靠性,在当时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口碑。

次年4月,Mosaic团队领导者Marc Andreessen(即前文所述网景创始人)离开NCSA,与SGI联合创始人Jim Clark、伊利诺伊大学的其他四名学生以及员工共同创办了Mosaic Communication Corporation。

Mosaic公司成立后,由于NCSA拥有Mosaic的商标版权,且伊利诺伊大学已将技术转让给望远镜娱乐公司(Spyglass Entertainment),Marc Andreessen开发团队必须彻底重新撰写浏览器代码。

1994年10月,虽然该公司开发的浏览器Mosaic 网景 0.9仅是beta版本,但该浏览器仍大获成功,成为了当时最热门的浏览器。

名声打响后,为避免商标纠纷,该公司决定更名为网景通信公司(网景 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并将稍后发布的网景浏览器1.0正式版改名为网景导航者(网景 Navigator)。

在明确了“身份”后,网景开始马不停蹄地追加新功能,以共享软件的方式贩卖,迅速在浏览器市场站稳了脚跟。后因不断用户积累,网景以压倒性的姿态成功将Mosaic浏览器甩在了身后。

迅速蹿红的网景,引起了微软的注意。由于担心网景可能威胁到微软的操作系统与应用程序市场,其在1995年向望远镜娱乐公司买下了Mosaic的授权,并以此为基础开发出了如今人们所熟知的浏览器Internet Explorer ,跑步进入了浏览器市场。

三、被迫卷入“浏览器大战”

微软入局后,网景与之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人们后称这场以网景 Navigator与Internet Explorer之间的竞争为““浏览器大战”。

当时《纽约时报》评论道:“从外部看,这场所谓的浏览器之战似乎是一场史诗般的企业斗争:网景与微软展开了一场经典的“大卫和歌利亚”大战,双方都在争夺互联网时代的计算机控制权。

此时加入网景的Eich,几乎见证了这场大战的全部过程。

那时,Eich每天从上午9点开始工作,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2点多结束。他指着身边的一条毯子说,在这个“睡眠无法得到满足“的行业里,小睡是一种生存策略。

对Eich和其他程序员来说,产品开发的最后阶段意味着他们每周60或70个小时的基本工作时间会增至100个小时,有时甚至会更多。

他说道:“我尽量不去数时间,这太令人难受了”。

此外,网景将Eich开发的Javascript视为可与微软一战高下的“武器”,该公司总裁James L. Barksdale将其描述为“这是我们的关键战术。”

虽然,网景竭尽所能地想要摆脱竞争对手带来的威胁,但由于微软财力雄厚、规模庞大,且将Internet Explorer与Windows捆绑销售,直接垄断操作系统市场——网景最终没能扭转“大鱼吃小鱼”的命运,成为了巨头崛起路上的垫脚石。

四、上任9天后宣布辞任Mozilla CEO

1998年1月,Eich协助成立非营利组织Mozilla。此时,网景为挽回在“浏览器大战”中失去的市场份额,宣布旗下所有后续发布的软件统统免费,但这并没有对早已明朗的局势起到丝毫的影响。

同年11月24日,网景的命运交到了知名因特网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American Online)的手中,该公司宣布以42亿美元、免税换股的方式,收购这家无力回天的浏览器公司。

2003年7月15日,Eich再次协助成立Mozilla基金会。同一天,美国在线宣布解散网景,解雇大部分程序员,网景的logo也从办公大楼中拆除。至此,网景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不过,Eich的职业生涯并未因网景的没落而遇阻,相反,在Mozilla基金会成立11年后,他于2014年3月24日晋升为Mozilla公司CEO。

据公开报道,Mozilla基金会于2005年决定以成立盈利性公司的方式,推动Mozilla社群成员于2002年创建的Firefox(火狐)进一步面向浏览器市场。

当时,Firefox名为“Phoenix”(凤凰),其测试版因速度、安全性及扩展组件而广受好评。

值得一提的是,于2004年11月首次发布后,Firefox在9个月内达到了下载量超6000万的良好成绩,Internet Explorer的主导地位首次受到了挑战。

当Eich于2014年出任MozillaCEO时,该公司正处快步上升阶段。然而,高处不胜寒,刚出任CEO的Eich因曾在2008年捐助1000美元支持加利福尼亚州8号提案(否定同性婚姻)一事,而深受人们的指摘与攻击,甚至有人要求其卸任CEO。

当时,Mozilla Open Badges项目主管Chris McAvoy发推文表示,“我爱@mozilla,但本周我感到很失望,mozilla代表开放和赋权,但结果却恰恰相反。”此意暗指,公司任命“反同性恋婚姻”的Eich出任CEO。

随后,他再次发文表示:“我是@mozilla的员工,我要求@brendaneich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

几分钟之内,许多其他的Mozilla员工也纷纷效仿,使用相似的语言或完全抄袭对方的推文来表达该想法。其中包括Mozilla Festival策展人Chloe Vareldi、合伙人John Bevan,设计师Jessica Klein等。

事实上,Eich受到的攻击远不止此。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了解到,受此事件影响,在线约会网站OkCupid曾一度敦促其用户抵制浏览器Firefox。

该平台表示,“Mozilla的新任首席执行官Brendan Eich反对同性恋婚姻。因此,我们希望我们的用户不要使用Mozilla的软件访问OkCupid。”

同时,它指出:“但是,我们建议你考虑使用不同的软件来访问OkCupid:谷歌Chrome、Internet Explorer、Opera、Safari。”

随着公众的指责愈演愈烈,迫于压力的Eich于4月3日宣布从Mozilla离职。他在个人博客中写道:“Mozilla的使命远超过我们任何一人,无法胜任Mozilla的领导职位。”

至此,距Eich出任CEO仅过去了9天。

五、30秒内完成价值约3500万美元的代币销售

从目前来看,Eich离开Mozilla并非一件坏事。

2015年5月28日,他与曾在Mozilla工作的Brian Bondy联合成立互联网安全公司Brave,并完成了25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随着该公司先后于次年1月发布Brave网页浏览器,于2017年5月在30秒内成功完成约3500万美元的ICO发售,沉寂已久的Eich再一次进入了公众视野。

所不同的是,Eich这次的目标是加密领域。

Brave推出的代币BAT在活动当天仅能被大约130人买入,结果显示,约有一半的代币被其中的五名买家抢购。

对此,Magnr比特币交易所创始人Joseph Lee分析道:“此次代币销售中,前20名买家所购买的BAT超过了总量的三分之二。”

Eich当时向CoinDesk表示:“我们对销售情况感到满意,我们期待能够颠覆数字广告,并建立以用户为中心的平台支持网络。”

2019年4月,Eich团队推出Brave浏览器广告平台Brave Ads,兑现了其本人于2017年发出的承诺——建立以用户为中心的数字广告平台。

Eich曾表示,“通过拦截广告和跟踪脚本,Brave可以提供更快、更安全的使用体验,它保护了用户的隐私,并节省了页面加载时间和上网流量。此外,用户无需要为这些好处安装或扩展配置。”

“默认情况下,Brave可防止跟踪、过滤第三方广告以及防止指纹的保护处于打开状态。同时,网站加载速度更快(Android上最多7倍,iOS上最多8倍),用户可以节省上网的时间和成本(每月最多23美元)。”

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Eich就“你会在Brave中采取哪些与网景和Mozilla不同的做法?”一问做了解答。其中,他对网景与Mozilla的注解恰如其分的展现了其在开发Brave之前所经历的“浏览器时代”。

“在网景时期,许多人(至少是商业用户)要为浏览器付费。最终,IE与PC捆绑,且捆绑在Windows系统中,这意味着网景的‘灾难’。起初,Mozilla只是一个小型的逃生舱,但在1998~2002年间,我们将其建成了一个开源项目,Firefox因而诞生。”

“我们在2004年推出火狐,并与谷歌结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在现代广告跟踪技术真正兴起之前,当时的搜索广告运作得很好。”

“因此,在网景和Mozilla的案例中,用户的注意力没有得到补偿,浏览器被拥有其他收入模式的大型软件公司捕获,并最终成为严重依赖广告的公司。”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加密资产为高风险投资标的,请谨慎选择。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下一篇

以太坊扩展性解决方案的进展如何了?

寻求报道 寻求融资 APP下载
APP下载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