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

从独战边缘到高光时刻,6位区块链从业者纵论dApp这一年(对话全文)

火星财经 ·

01月11日

热度: 35494

「火星总编时刻」第四期话题围绕dApp的特征、应用场景、用户价值及对区块链行业的拉动、前景预测,游戏类dApp的突破等展开,全面回顾2018 dApp发展史。


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1月11日晚,「火星总编时刻」第4期对话在火星社群展开。本期对话以「从独战边缘到高光时刻——dApp这一年」为题,由火星财经合伙人、总编辑李劳担任对话主持,BitGuild贾瑞德(Jared Psigoda)、GoWithMi联合创始人兼CTO任轶、Bizkey联合创始人&COO Scarlett Zhang、锐驰资本创始人道特、ONO创始人徐可、Tron商务负责人Roy Liu以嘉宾身份热情参与,火星财经联合发起人、火星生态合伙人商思林,火星号总编辑猛小蛇担任客座主持。话题围绕dApp的特征、应用场景、用户价值及对区块链行业的拉动、前景预测,游戏类dApp的突破等展开,全面回顾2018 dApp发展史。

犀利观点如下:

1.贾瑞德:dApp在2019年自己拉动整个市场是有些难度的,但是我觉得会出现几个比较大有影响力的项目。

2.任轶:第一个突破100万用户的dApp会解决刚需高频的需求,并做到全链共赢。

3.Scarlett Zhang:人们总是高估技术变革带来的第一个5年价值,低估第二个5年价值。长远来看,被市场验证过的dApp所带来的价值肯定会流向二级市场,并带动二级市场的繁荣。

4.道特:如果公链今年不能落地成dApp,那证明过往吹过的牛会像币价一样,一落千丈。

5.徐可:远期来说,dApp的流量依然会成为项目价值的核心指标。与token相关的App或dApp的高光时刻,也会成为区块链产业的高光时刻。

6.Roy Liu:区块链要火,dApp要火,就必须走出币圈。

如下为对话全文,经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编辑整理:

1.首先请大家亮出自己的家底:

贾瑞德:

dApp名称:BitGuild区块链游戏平台,GuildChat社交APP,GuildWallet插件钱包,Bitizens游戏等

解决何种问题:降低区块链入门门槛,连接区块链爱好者,做出一些真正好玩的区块链游戏

基于何种公链:波场、以太坊

是否开源:dApp都为开源产品

采用何种共识机制:DPoS(波场),PoW(以太)

是否发行Token:有

下载规模:15000(GuildChat)

最高日活:8000(GuildChat)

目前活跃:8000(GuildChat)


任轶:

dApp名称:GoWithMi

解决何种问题:区块链如何赋能实体经济的问题,亚非拉美新兴市场地图服务质量极差的问题。

基于何种公链:目前以太坊,之后自有Gaia空间算力公链

是否开源:当前部分开源,未来全部开源

采用何种共识机制:链下协调博弈/链上多方随机分片

是否发行Token:是

下载规模:110万

最高日活:2.2万

目前活跃:2.0万

Scarlett Zhang

dApp名称:Bizkey

解决何种问题:数字货币线下支付及结算网关,降低交易费率提高结算效率。同时把交易数据价值回归商家,得到更低的获客成本。

基于何种公链:ETH

是否开源:开源

采用何种共识机制:POS

是否发行Token:有(ERC20)

我们是2b的开放性平台,为商户提供数字货币线下支付相关的开放API接口。现在东南亚地区覆盖超过5w+商户,并在新加坡最热门商圈举办了首届数字货币支付狂欢节“token day”,获得圈内外广泛关注。

道特:

dApp名称:ALLBET

解决何种问题:打造了多链游戏生态

基于何种公链:TRX、ETH、EOS

是否开源:开源

采用何种共识机制:DPOS

是否发行Token:是

下载规模:PC、移动端随时游戏,无需下载

最高日活:2.42K

目前活跃:2.4K

徐可:

dApp名称:ONO

解决何种问题:中心化平台对用户限流、屏蔽、删除的恶意,以及平台利用用户注意力价值创造百亿帝国,用户却无法获得平等收益。

基于何种公链:目前部分中心化+eth,接下来会ONOChain

是否开源:是

采用何种共识机制:DPOP

是否发行Token:ONOT【KuCoin全球首发】

下载规模:415万全球注册用户【193个国家】

最高日活:36万

目前活跃:7万+

RoyLiu

dApp名称:有120多个,其中最著名的是BitTorrent(传说中使用种子的地方)

解决何种问题:TRON -专注2C应用场景的底层公链;BitTorrent–去中心化内容的传输;

基于何种公链:TRON

是否开源:TRON–是;BitTorrent协议-是

采用何种共识机制:TPOS

是否发行Token:BTT

下载规模:累计超过10亿用户

最高日活:2500万日活 1亿月活

目前活跃:2500万日活

2、2018年被称作公链元年,2019年dApp商用被寄予厚望。但对于什么是dApp,或者dApp要实现哪些要素才可称得上名副其实,仍然存在分歧。

在你看来,dApp应该具备哪些特征?相较ICO的获利驱动,dApp以用户需求为驱动,在你看来,dApp对区块链行业的拉动,可否达到ICO的级别?dApp的繁荣会否带动整个二级市场的繁荣?

贾瑞德:

dApp就是DecentralizedApp,也就是去中心化的应用。dApp应该有去中心化的成分。这个可以是资产上链(比如游戏币或者是装备),也可以是逻辑上链(通过智能合约)等。目前来看,越去中心化的产品,用户门槛越高,开发商需要做一定的取舍。

我觉得拿dApp跟ICO去比还是不太合适的。在前两年最疯狂的时候,一个项目能通过ICO来融资,实际上跟其产品数据和质量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甚至有没有产品)。未来dApp更多要像传统产品一样,用数据说话。

既然2018年是公链元年,并且有多个新老公链把自己定义为"去中心化操作系统",那2019年肯定会是这个行业的一个大趋势。dApp在2019年自己拉动整个市场是有些难度的,但是我觉得会出现几个比较大有影响力的项目。

我是个产品人,更多还是在想游戏怎么做好玩点,我们在一步一步地探索,之前投了一两款基于ETH的游戏,一个以太传奇,一个以太大亨,最近在投资和开发一些波场游戏。

任轶:

dApp应该具备的核心特征就是“保证约定好的价值分配被去中心的、不打折扣的执行”而更加优秀的特征功能则应该是“让价值产生和价值鉴权也被去中心的、不被劫持的执行”。这样才能让分布式商业中的所有价值都在链上闭环流动。

从短期看,dApp需要一定的成长时间,但是从长期看则一定会超越ICO的级别。因为我们坚信dApp最终会赋能于实体,让区块链的赋能半径暴增,让区块链从一千多万人参与的炒币市场变成几亿乃至几十亿人参与的新商业文明。


dApp的繁荣会否带动整个二级市场的繁荣?答案是一定的,当公众在日常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在享受DApp的红利的时候,必然会增加他们对区块链的信心,从而促进二级市场的繁荣。

Scarlett Zhang

dApp原则上只要以区块链为主,运行在去中心化网络的软件就是dApp。基本特征为重要资料基于区块链,同时网络会发放代币/通证给予对生态有贡献的每一方,用户需要代币/通证才能使用dApp的服务。但既然是应用,就应该解决用户实际需求、提高商业协作效率或者降低协作成本,才算得上名副其实。

ICO虽然是获利驱动,但本质是融了资,让团队有资源依照白皮书上的计划去开发dApp。ICO狂热让大众对区块链有了初始认知,对各种各类项目进行投机/投资。虽然不乏空气币,但还是有些认真做事的团队,靠着ICO融来的资一步步在开发产品,开拓市场。

狂热中,需要顾虑的东西不多,售卖一个理想/梦想比售卖一个产品容易很多。但是随着2018年熊市的洗礼, 盲目投机者离场,剩余投资者也得到市场教育。

狂热后,唯一能带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就是回归到商业本质逻辑的实际应用。dApp、基础设施型项目的发展都很重要。

短期内dApp的繁荣未必能带动整个二级市场的繁荣,毕竟dApp不同的通证设计机制是否能改进原本的商业协作方式进而产生价值需要时间验证。随着时间的发展可能会有人发现其实有些项目的通证唯一用途类似于预付卡,没有持有意义,这短期内对二级市场会造成负面影响。

人们总是高估技术变革带来的第一个5年价值,低估第二个5年价值,长远来看被市场验证过的dApp所带来的价值肯定会流向二级市场,并带动二级市场的繁荣。

道特:

dApp应该接地气,应该从用户的喜好本身去出发,让客户用的爽;技术层面在区块链本身特性之上,去中心化,关键结果数据上链,增强互信,降低门槛。

现在去谈达到ICO的级别还为时尚早,ICO是一个以短时利益以及金融属性作为行业拉动的方向;而dApp则是我们之前说的“团队在做事”,以实际流量,实际交易量来拉动币圈的清流,长远看来,会成为币圈的奠基石。

dApp的繁荣会带动整个二级市场的繁荣,但是也会带来混沌,如何在混沌中找到真正的好产品,那是考验用户的时间,dApp是最有可能给区块链带来增量的应用场景,自然也为二级市场培育了更多新鲜血液。

徐可:

我觉得dApp对于区块链行业发展早期用户沉淀贡献比ICO大,ICO主要还是金融工具,没什么可比性吧。

dApp的繁荣在2019不会拉动整个行业繁荣。ONO目前已经渗透80%以上的区块链用户存量市场,而我们在做增量市场时发现还是有困境的,一两年内不会有较大突破。

但是远期来说,dApp的流量依然会成为项目价值的核心指标。与token相关的App或dApp的高光时刻,也会成为区块链产业的高光时刻。

说这个的依据有两点:1. 传统互联网市场的流量单价在急速上涨,全球市场的主流国家在2019已经没有流量红利这么一说了。2. token对金融市场的势能,将大过2018大家鼓吹的无效的公链技术。公链最终会走向winner takes all。我说的是不需要那么多链,也不需要那么多创新。

我认为,dApp是否能拉动二级市场繁荣的关键是:1. dApp是否已完成商业模式闭环、验证和滚雪球,业务进入成熟期。没有进入成熟期的项目都会死于真空期,或者在真空期很难受。2. dApp是否将token的本质渗透进入业务核心。也就是灵魂三问:为什么不用法币、比证券好在哪、如何形成三方或多方共利。

如果不满足上述条件的,可能会造成业务短期的繁荣,长期的萧条,也就是超短线业务周期。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区块链领域应用的探索才刚刚开始,有一些超短线业务周期的产品出现是完全符合大的行业发展周期的。就像90年代互联网最早出头的是游戏公司,但厚积薄发成就大家伙的可能主要还是流量平台。

RoyLiu

dApp本质上还是App,是App就要为用户提供价值。dApp关键增加的是一个经济的维度,而这个是DApp和App的本质区别。

在设计经济体系的时候,我有个理论叫做“2个只要”:只要法币能够做的事,则不需要用Crypto来做;只要法币也做不到的事,则Crypto更做不到。

这个听起来矛盾,其实举个例子就蛮好理解了:如果能用RMB买咖啡,用户就不会用Crypto去买咖啡。如果连用RMB都无法激起用户的兴趣来使用你的dApp,则用Crypto更做不到了。

开发者需要挖掘到Crypto经济的本质,并把这个本质融合到dApp对应的使用场景,才能做出Killer dApp。

目前为止最大的dApp就即将是BitTorrent了,我们正在把BT币改中,完成后我把它称为dApp 2.0,因为这将是历史上第一次dApp超过百万级别的DAU,第一个受到大规模使用的dApp。

3、人们在将dApp称作运行在分布式网络上,参与者的信息被安全保护,通过网络节点进行去中心化操作的应用。在我看来,相较App,dApp在隐私、安全、不可逆以及参与者参与利益分享方面拥有优势,但在效率方面却可能非常伤害用户体验——中心化仍然拥有巨大的优势。

在你看来,在哪些领域和哪些场景中,dApp会有较大的优势?请结合自己的产品,分析一下你们是如何运用dApp的区块链特性来为用户带来价值?

贾瑞德:

我觉得整个dApp行业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产品去中心化程度和用户体验。关于效率方面,3代区块链(主要为EOS和波场)已经大程度解决了在以太坊上跑dApp的效率和成本问题,但是都还是要求用户知道怎么买币、装钱包、管私钥等,其实会淘汰99%以上的潜在用户。

我们自己游戏平台上了很多纯去中心化dApp,DAU能做个小几百个人,已经算比较大了。后来我们还是觉得需要做一个门槛比较低的入口,才可以吸引更多的新用户进来,因而我们做了个手机App:GuildChat,有多链数字货币钱包(用户自己管私钥),也有中心化余额钱包,用来发收红包。这个产品让我们快速积累了比较多的用户,后来我们加了DAPP游览器,用户可以直接在APP里面玩区块链游戏了。

现在区块链能给用户带来价值的,对我来说最有意思的就是最近比较流行的行为挖矿。用户通过玩一个游戏或者使用一个产品,可以挖出那个产品的平台币。持有平台币的用户可以一起来分产品收入。

任轶:

我认为dApp的优势和劣势一样明显。

dApp颠覆的是在过去需要强信任关系才能实现的应用场景,它的优势在于零信任基础人群之间的协同,短期看金融投资相关的场景会有足够的优势,长期看协同工作、共同创造价值的应用会有极大的前景。

我们试图打造一个全世界人民都可以参与的、真实的“大富翁游戏”,通过游戏化投资的方式,让全世界的人民一同参与到共识地图的建设中来。

我们把地图世界分割成与现实对应的虚拟地产“GoZone”。每当GoZone被持有,其上地图采集任务就会被激活。比如你持有了印尼的一块GoZone,印尼当地生活的Go-Jek和Grab司机就会自发到此GoZone对应的区域,使用GoWithMi APP采集道路,楼宇,POI等地图信息,获得采集收益,同时用户所持有的GoZone的价值也会因为数据的增长而被重新评估。

而GoZone上数据的增长,会实时体现在地图服务质量的提升上,除了方便当地人民的日常出行,也会为分布式商业比如去中心滴滴或者去中心美团提供更好的支持。而分布式商业支付给Gaia的费用,会基于智能合约实时自动分配给GoZone当前持有者。

GoZone的设计为低底价、高成长、强流通和去中心交易。用户不需要很多资金就可以投资一块GoZone,并随着数据的增长共分收益。

使用地图虚拟地产作为权益证明有两大特有的优势:1 数字地图天然可被数字资产化。2数字地图对于实体商业有强延展性,基于智能合约会有持续的收入,有优秀的投资基本面。

所以可以看到,只有通过DApp的低信任甚至零信任协作的特性,才能让人们跨国家、跨种族、跨语言的一起进行协同投资,一起进行协同生产。

这样的极致协同会产生一种新的生产关系,价值投资不再是长期持有、持续投入的代名词,权益交易摩擦的降低,让原本依赖长期连续的资本接力才能形成规模效应的业务,变得对闲散小额资本友好:闲散小额资本可以快速进入和随时退出,获得阶段性的投资收益”而业务则因为新型资本的加持而快速形成规模效应

这种新型生产关系会解决很多现有生产关系无法解决的矛盾。比如像传统地图行业中“高额初期沉没成本”和“规模效应的极度依赖”导致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Scarlett Zhang

我相信最终能走入每一天生活的dApp项目,用户体验必须至少和中心化应用媲美。
我认为银行业(付款,跨境结算,股权通证化)、物流/供应链管理、物联网
、游戏(虚拟物品 权益通证化)、零售业(币币付款时无需中间商,费用低廉)等领域的dApp会具有较大优势。

Bizkey是2B的dApp, 通过激励商户交易数据脱敏上链,将数据价值归属商户,并鼓励商户点对点共享数据获得更高效、低成本的引流获客。同时我们作为数字货币线下支付通道,不但是应用,更属于基础设施型项目。通过让有价值的数字货币在现实生活中得以便捷、安全、高效的流通,让数字货币真正走入生活,让千万商户和用户接触并体会到数字货币的价值。

道特:

我觉得对于匿名交友、匿名支付、匿名协作,会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区块链游戏拥有巨大的潜力。从互联网的兴起至今,网络游戏产业是一个拥有亿级用户、一千亿规模的快速增长市场,在区块链行业里,最有可能实现应用落地的就是区块链游戏这一方面。因此不少人认为区块链游戏是区块链领域下一个爆发增长点,这一点我也赞同。

ALLBET平台就是一个全生态的区块链dApp游戏平台。区块链的本质是从信息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的转变,区块链基于分布式记账的技术特点,使得基于区块链搭建的游戏能很好地解决传统游戏的弊端,让数据资产真正属于用户。

所有的数据都能够公开公平公正,无法被篡改,并且可溯源。玩家可以发现,在ALLBET 平台上的玩家玩游戏的信息都是可以查询的,时间、消费的金额、消费的地址等都能够查询。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资产价格能和现实资产很好地流通变现,这使得玩家除了游戏体验之外也更加重视在通证经济下的虚拟资产。

徐可:

我觉得有谱的业务逻辑只存在于与token相关领域。

ONO说实话,在2017年开始做区块链平台,走这条路趟了很多坑。绝大部分To C项目希望将数据上链、隐私安全这些畅想,至少在2019是个扯淡,因为没有需求。To C的业务逻辑永远生长于依附于用户需求。

刚才我提到了,ONO用一年时间渗透完了行业用户之后,发现:1. 行业总盘实在太小,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小。2. 大部分现存dapp主要还在现有存量市场盘子里洗用户,导致的结果可能是,马太效应,用户越洗越少。糙点讲,创业者太多,韭菜不够用了。3. ONO要做流量平台,一定要做增量市场,这是为行业做的实打实的贡献。这件事是无法通过做社群、ICO、PR、办会或者其他手段达成的。

需要通过应用降低外围用户的认知成本,即我不需要了解比特币,也能使用dApp,我不需要知道这个币在什么链上,怎么用密钥,怎么查地址,也能使用且能解决传统互联网App痛点。

解决这个问题,dApp才有核心优势。

ONO解决了核心问题后,业务拓展变得舒服很多。目前开展了三大战略:1.广告平台战略,目前已经实施;2.商家开放平台,年后开放;3.开发者开放平台,支持大部分dApp开发者的流量分发。

RoyLiu

任何计算机技术革命,包括现在的区块链技术,2C的游戏或者说是娱乐应用始终是最容易渗透用户群的。波场始终以让更多人使用区块链技术为己任,所以特别选择专注做帮助这些2C应用生态的公链。我们现在收购BitTorrent团队之后有300多人,横跨北京和旧金山,专注于这块。

说到dApp的区块链特性来为用户带来价值,先说下波场如何帮到开发者。简单列下在波场开发dApp的优势:


在Justin的领导下,我们产品团队特别重视dApp开发者的体验,智能合约也首先支持Solidity,以帮助广大开发者上手,同时我们也为开发者准备了一整套的开发套件,可以说任何主流的以太坊开发工具,我们都有对应的波场版本,方便开发者迁移。有不少资深以太坊dApp开发者甚至反应,他们只要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以太坊到波场的迁移。

对开发者来讲,有2件事特别重要:1.导量;2.赚钱。

波场有800万的活跃社区可以帮助到开发者触达,而在今年BitTorrent的币改版本上线后将向开发者开放其一亿的用户社区。相信届时我们将引来dApp开发者及用户的高潮!

4、讨论完抽象的概念问题,我们来看一下今天的dApp市场——据DAppRaddar监测,有超过1600个在运行,看上去不少,但相对火爆的大多是雷同的,博彩类游戏、收集类游戏、资金盘类游戏,当然也有生命周期更长的更接近游戏形态的。

从2017年现象级的加密猫,到名动天下的FOMO 3D,一年多时间里,区块链游戏大潮涌动。然而迄今仍然在一个小圈子中打转(当然成交金额并不小,达到千万甚至上亿RMB级别)。这个“小”有两层意思,一个是类别少,就这几种,另外一个是玩家少,最多几万,一般几千人。

在你看来,这些游戏的瓶颈是什么?第一个突破100万的dApp会是游戏类吗?或者其他的什么类别?

贾瑞德:

第一突破100万的dApp肯定会是游戏类,但是现在还很难说具体会是个什么类型的游戏。如果BTT空投给BT的用户,那就是第一个。

区块链游戏2017年年底才上线第一款产品,行业迭代速度已经还是比较快了。目前来说,区块链游戏所有用户都是币圈用户,所以这些游戏的核心玩法全围绕着赚钱,是很正常的。

区块链最后还是一个新兴技术,不能一直塞到用户嘴里。我觉得未来会有更多看起来像传统游戏,只是多了游戏货币上链或者是装备上链。行为挖矿也有可能会开始用到传统产品里面。可以减少开发商的广告成本,把剩下的钱直接分给产品的忠实用户。

任轶:

我个人觉得这些游戏最大的瓶颈是对流量矿主的过分依赖,这甚至不是瓶颈而是生存问题,菠菜类dApp开发者和流量矿主的地位完全不对等。

传统互联网行业的经验证明这样不对等的关系未来只会导致两种结果:1.dApp开发者被渠道剥削得只剩很薄的利润;2 dApp开发者被流量主收编,成为附属。

我认为第一个突破100万的会是解决刚需高频的需求,并做到全链共赢的dApp比如做我们的GoWithMi共识地图。不破不立,我们需要彻底打破这目前零和博弈的现状,才能让用户进行指数级增长。我认为,纯粹菠菜类游戏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少,游戏化投资类会变为主流,而最终是那些通过投资从链外获得收益的DApp会活下来。因为毕竟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大家都挣钱的dApp才是好dApp。

Scarlett Zhang

这些游戏的瓶颈,在于真实用户数量不够,投机分子居多。没解决用户来源问题,可维持盈利模式,和资金盘无本质差异。

像EOS上的博彩dApp,一开始推出了类似交易所交易即挖矿的模式,实际上就是变相ICO。平台的收入会与通证持有者一起分享。

在真实玩家不够的时候,唯一的流水来源就是后来挖矿的人。这模式并不能持久。

dApp用户少的主要原因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行业太早,传统游戏领域的专业团队还未介入,同时公链基础设施不成熟,导致产品本身用户体验并不好。现在大部分都有在转化为中心化/去中心化混合模式的意向,提升用户体验的同时保持去中心化的必要性。如区块链对于博彩业,随机数产生器在链上运行,证明该博彩平台并没有黑箱操作。

第一个突破100万的dApp不是游戏/博彩类,就会是商业型dApp。毕竟通证作为权益证明的情况下,博彩以及游戏相对其他类别需要做的就是做得好玩,用户门槛降低,营销做好来就能增加用户数了。但是其他的项目不同,有更多东西需要顾虑。如物流溯源,这在生产批发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修改以增加对区块链的支持。
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任何资源丰富的大型权威机构有意推动商业dApp,则该商业dApp有可能用户数会快速增长,最早拥有100万红用户。

像Vechain以及DNV GL (世界最大的管理体系认证服务提供商)合作推出了mystory,现在有意大利红酒厂开始使用了。

用户端通过扫描二维码,可以了解该红酒从葡萄种植至酝酿成红酒的整个过程。泥土质量,天气情况,葡萄种类,所使用的添加剂,瓶装过程,运输过程都会详细记载在区块链上。这中间过程的每个人,认证人员,批发商,送货员等都是dApp的用户。

道特:

这些游戏的瓶颈当然是有限的流量,区块链本身对于大范围来说就是小众,而dApp则属于小众中的小众。

在有限流量的情况下,很多开发者的想法被遏制住了,也使得dApp变得雷同。原因是因为开发者们害怕失败,害怕创新,选择了山寨,作为一个稳健的方式进入市场。


我认为第一个突破100万的会是刚需强裂变的社交或游戏,就像我上面说的,社交类的,拥有自然传播属性的,带一些游戏性的,会迅速成为话题性,吸引dApp圈外,乃至币圈外用户关注的dApp应用。

RoyLiu

这些“小”只是阶段性的。

内容少:现在只是行业非常早期,现在大部分开发者也在摸索适合区块链经济及用户需求的应用场景。现在验证过有用户有交易额的应用应该说都是MVP,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很多开发者基于这些原型,开发出更多精彩的内容。

传统游戏本质也是从最简单的博弈演变而来,现在只是开发者较少,如果传统游戏和App开发者入局了,那内容和维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用户少:区块链要火,DApp要火就必须走出币圈。波场为dApp提供了千万级DAU的流量入口,就等大家一起上船啦。

5、dApp和公链是共生关系。公链是dApp的基础设施,dApp可以为公链带来用户和繁荣,而且两者的开发和运营也大为不同,公链更侧重技术和可拓展性,而dApp要解决用户痛点,要在运营商投入大量精力。但我注意到,越来越多的dApp和公链由同一机构发起,大家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在实际开发和运维中,遇到哪些问题?长远来看,你们将如何处置两者的关系?

贾瑞德:

我觉得公链自己去开发一些dApp是很正常的。做了公链,没有亲自去探索做dApp,对于开发者反应的问题,公链方可能无法深刻理解。当然,有些链做得有点过,需要自己去反省一下。

dApp开发者跟公链团队必须保持紧密的联系,才能够快速找出并解决链的问题。现在实话是,大多数DAPP在吃公链的用户群体,而不是dApp给公链带来流量。

链跟dApp相依为命,没有dApp的链没有价值。链的功能满足不了dApp开发者的要求,也会很累。

任轶:

我认为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通用公链不够通用,很多DApp需要的功能只能自己开发;第二个就是公链需要落地,需要自有的dApp证明公链的价值。

开发中碰见的是老生常谈的的两个问题:第一,TPS不够;第二,智能合约不够强大,应用场景受限。

关于这种共生关系,我作为互联网老人还是有些看法的。因为在传统互联网,很久以前就有类似的共生组合—— Amazon 与 AWS。

AWS作为行业领跑者的很大原因是:在设计之初,AWS就要满足世界上最大的电商Amazon的服务支撑需求,只有满足顶级电商Amazon的“黑色星期五”年终大促的支撑需求、抗住“恐怖”的高并发访问,才可以证明AWS有优秀的稳定性和水平扩展能力,才能保证AWS成为世界最大的云服务商,才能保证AWS可以赋能千万家中小型互联网企业。

我认为dApp和公链也会有这样的共生关系,也会经历和云服务时代类似的共建共生。以需求为导向的dApp,会把市场的要求传递到公链侧,倒逼公链拓展服务和提升性能,从而打磨对应公链成为稳定可用的基础服务。

Scarlett Zhang

dApp和公链由同一机构发起,大家这样做的原因主要是一个公链要吸引开发者使用他们的公链时,需要一个相对完善的生态系统以及由足够的用户数量了。

公链机构有必要向大众显示其公链的优越性,以及把公链上的基础设施以及生态系统构建起来,以吸引更多人基于他们的公链开发dApp。虽然这样可能会有利益冲突的问题,但是作为公链机构,开发dApp的同时能让他们更明白dApp开发者的想法,把生态系统以及开发环境最佳化。

但是公链机构应该点到为止,在构建生态系统时莫忘初衷。dApp开发可见度相对公链高,但是没有好的公链,dApp也很难发展。构建生态系统固然重要,但是没有好的基础,任何生态系统的构建都没意义。

道特:

公链在去年大张旗鼓出现之后,今年是必须到达考验公链落地的能力了,如果公链不能落地成dApp,那证明过往吹过的牛会像币价一样,一落千丈。

智能合约真的缺陷挺多的,需要很大的耐心的克服,而且欲速则不达。我们EOS版本为了一个合约工程师等了一个多月没写完,他来了之后三天搞定。所以还是要找对人。

我认为dApp和公链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dApp的出现会让公链真正的面临到市场的考验。包括开发者,包括用户,包括公链自身,都会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并完善自己。最明显的就是EOS的CPU和RAM,在dApp落地之前,可能大家都不会注意到它们。

说回上面有同学说的,公链被dApp吸用户很吃亏。我觉得反过来看,如果没有dApp吸这些用户,公链剩余的用户也会以各种形式流失。

徐可:

我去年就认为,公链的身份更像互联网里的技术服务,最终dApp类、to C的、掌握更大流量的一方会在合作中有绝对地位和相对话语权。


公链团队开发超级dApp的可能性很低,团队基因不同,也在过往经验里很难看到这样的逻辑。但是2C平台最终折返打底层技术的倒有很多案例,例如淘宝和阿里云,亚马逊与AWS。

这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优秀的公链无法吸引巨大流量的dApp进入,因为没有任何优势。

RoyLiu

我觉得公链做dApp 和Apple自己做系统、自己做iMovie、做Keynote没啥区别,但核心还是应该在如何服务好开发者,这个是第一位的。如何满足开发者的需求,让工具更容易使用,帮助开发者导量,其实Apple就做的很好,包括每年的开发者大会。

公链的定位就是一个平台,一个操作系统,我们应该向Apple学习。

iPhone iOS刚出来那个时候,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说的是我们有了多少开发者,因为早期有人参与、有人捧场就很好了,但是接下来的WWDC 每年的话题是我们帮助开发者赚了多少钱。

公链和dApp是互赢的,c端用户就是冲着内容来的,波场作为为2C场景服务的公链,最大的优先级就是把开发者服务好。我们之前也有成立一个1亿美金的游戏基金,叫做TRON ARCADE,也是本着为开发者服务的目的去的。

6、基于公链和dApp的商用生态会裹挟更多的用户进入社区,最终完成商业闭环,实现落地。随着ICO的坍塌,人们越来越相信只有dApp才能拯救区块链,对此观点,你是否认同?相较今天已经开发出来的dApp,未来要真正落地带来巨大改变,dApp还应该获得哪些突破发展?

贾瑞德:

我觉得只有区块链在一些百万千万级产品中被很好的利用,用户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才有可能给市场带来巨大改变。开发者需要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真正用户痛点!

不过我还是认为,区块链目前最适合用在虚拟场景里。如果区块链游戏搞不起来,那我对区块链其他领悟(除了金融-也是个虚拟场景-以外)都很悲观。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传统游戏开发商愿意跟我们一起来探索这个市场。

任轶:

从我之前的回答已经体现了我的观点了——相当认同。

dApp要真正落地,就需要赋能实体。赋能实体就需要我们为区域提供的两大服务“去中心位置服务”和“超级空间预言机”,前者让智能合约调度现实中的人和物,后者让智能合约可安全获得现实中的调度结果并以此分配价值。

为了实现dApp真正落地,区块链赋能实体急需我们这样的一个“链与实体的连接层”,好在GoWithMi已经获得了不错的进展。

Scarlett Zhang

毕竟ICO的本质就是融资并开发dApp。目前dApp若要真正落地,用户门槛需要大大降低,容易上手。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dApp有必要是真正需要区块链的性质而使用区块链技术。一个App若因区块链是去年的风口而硬上区块链,通常会弄巧反拙,牺牲了效率以及用户体验,不能真正落地。

道特:

非常认同这一观点,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今年一年都去做dApp生态的原因。

真正的落地,其实是一个相对的问题。对于有dApp应用之前,目前的状态也算是真正的落地。所以按照我们以现在的状态作为参考系的话,那么dApp能够真正对线下实体产业,产生应用价值的时候,那应该就是真正的落地。

借用微信大会的“未来城”概念,dApp现在也是一座未来城,亟需更多的建设者,开荒牛们,加入到这个生态中来,这样量变带来质变,自然也会带来更大的改变。


RoyLiu

区块链从来就不需要拯救,而ICO是一次对人性的考验。我相信只有提供价值的才能帮助整个行业进步,通过dApp给大家提供有价值的使用场景,则是大家回归理性回归价值的开始。

更多#火星总编时刻#报道详情,请访问系列专题

「火星总编时刻」第一期:公链这一年

「火星总编时刻」第二期:矿业这一年

「火星总编时刻」第三期:钱包这一年

「火星总编时刻」第四期:dApp这一年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下一篇

数字货币是黄金还是泡沫?信仰者与怀疑论是这样争锋相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