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

十问王峰,致那个跌宕起伏的区块链时代(附对话实录)

大象区块链 ·

12月31日

热度: 44139

他说,“我的人生字典里,一直没有找到放弃和投降。”

用人物记录一个行业的跌宕起伏——《Blockchain人物周刊》

大象区块链首席记者:涉江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狄更斯《双城记》

北京时间11月30日晚上8点,在相隔一万公里的新加坡和美国,故事的两个主角同时登场,区块链的瞬时热度飙升至微信第一名,《王峰十问》开场了。

王峰像一个从业数十年的主持老手,把所有聚光灯都给了他的访谈主角——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几乎全中国的区块链从业者都把目光投进了这里,成百上千个微信群同步转播《王峰十问》。

当天晚上有超过10万人捧着手机通过微信群、火星直播间围观了这场思想盛宴,社群对话时间长达3个小时,创造了社群时代的万人空巷。

那之后,徐小平的“白金十年”成了热词,那之后,徐小平的许多理论和想法成了无数后来者的座右铭……人们说,这才叫思维的火花,胜读十年书。

那天,人们不知道是他努力了大半年才约到徐小平,是他挑灯夜战斟酌每一个问题,一步步将徐小平最精华的思想引导着倾囊而出。他,是故事另一个主角——王峰。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的那个古老遥远的句子可以当作王峰人生的一处精确注脚:如果台风将至,要是你在海上,那么几天前你就可以看到征兆了,岸上的人看不到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观察。

从不纸上谈兵,一定会下场战斗的观察者王峰,在他的奋斗宣言里说,“我的人生字典里,一直没有找到放弃和投降,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回答:我热爱战斗,热爱枪林弹雨,热爱高尔基的海燕、海明威的老人与海、鲁迅的呐喊。”

01 历经千帆 归来仍少年

从来如此,便对么?——鲁迅《狂人日记》

1969年,重庆还不是一个网红城市,那时正是武斗最厉害的时候,王峰出生了,以至于他的母亲后来对他说:你出生在枪林弹雨里。影响人的绝大多数原因是环境,而他恰恰出生在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打架和吉他是少年王峰的标签,但谁也没想到,王峰最后选择的第一份职业——中学数学老师,或许6年一眼望到头的教师生涯对王峰来说是最轻松的,但这从来不是他最想要的,“是男人就该战斗”注定了王峰出走一次,便是一生。

林伟在“金山三杰”回忆录里写道,“我眼中的王峰是个绝对的性情中人,有诗人的洒脱,将军的野性。他的长相个头和年轻时的毛主席形似,对问题的理解,把握和处理问题时的气势与扎实和年轻时的毛主席神似,应该讲战场上的王峰是颇具有男人魅力的。”

求伯君是年少成名的,雷军是高亢热血的,不懂的人说,金山双雄即可,只有金山的人才懂得,“缺王峰不可”。

时光回到1997年,《金山词霸II》面世前夕,许多老金山人还记得,那时候王峰永远是最后一个回家,他压力相当大,因为每个人包括雷军,求伯君都在看着他,所以他把每个步骤想的都十分清楚。

林伟回忆,“为了让我们配合他的工作,王峰几乎每天请我们这些单身汉吃晚饭,然后边吃边沟通他的想法。我记得两个月我们几乎吃了他5000多块钱,那时我们的工资是每月3000多一点点。”许多年后,林伟回忆起来仍感慨万千,他说,和这样的人合作,算是荣幸的。

时过境迁,王峰不再是“金山三杰”、也不再是蓝港CEO,但他仍然是那个会为了达成目的不惜投入精力,体力,热情和金钱的人,一个你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男人。

2006年,在金山上市前夜,王峰离开了与之有十年深厚情感的金山。

王峰说,去任何公司都是对金山的背叛,自己只有创业这一条路。于是创办了游戏公司蓝港在线。无疑王峰成功了,2014年的最后一天,他的心血蓝港互动成功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回首金山往事,王峰写道:

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我只在两家公司里工作过,金山软件和蓝港互动。那些成天换工作为五斗米折腰的、说尽阿谀之词但一出问题就拍屁股走人的鼠辈,焉知我心?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金山给过我舞台,雷军给过鼓励,我会感激一生,金山人的血液里就是感恩和永不放弃,而不是冷嘲热讽。

有评论说2018年初进军区块链是王峰的无奈之选,王峰希望能够借助区块链扳回一城,于是才有了火星财经,做了“王峰十问”。 而在2018年末,王峰在回答大象区块链记者提问时,回应道:“王峰十问”以及我亲自上阵做主持,都是偶然。就连火星财经,王峰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对其内容的参与,会比最初想象的多得多。

王峰表示,最初的心态,火星财经只是增加投资中的一个Portfolio(投资组合),参与创办,找人找钱出资源,把握战略和产品方向。如今的火星财经,更像是王峰历经千帆之后,最回望初心的一次创业。

“蓝港是我的命,火星是我的梦。我的心里也装着星辰大海,尽管我们还要翻山越岭,困难重重。”王峰说。

02 跌宕起伏的区块链2018

如果不想在世界上虚度一生,那就要学习一辈子。——《海燕》

2012年是比特币黎明前最黑暗的时代,价值缩水93%。这一年,王峰和CSDN的掌门人蒋涛一起办了极客帮创业投资基金,主要面向技术领域和产品领域有创业动机的一群人,这一年他们一起投了Okex,一个直到如今在区块链冰冻三尺的市场里仍然拥有巨大活跃的项目,而这也是王峰在区块链里挣到的第一桶金。

看似比大多数靠区块链暴富的人更早布局了区块链,但其实他对区块链真正的认知从去年春节才刚刚开始。如果说玉红组局区块链的初衷是:因为焦虑、因为好奇。而王峰又何尝不是呢!在18年的春节里,许多构想和金点子在半夜三点无眠的群里迸发出来,那时候的王峰“发现我跟不上他们滑动的步伐了,心情很激动,想参与其中做些事情。”

哪怕从事应用软件和互联网游戏领域多年,也参与过近百个天使投资项目,但在真正迎来区块链的时候,“一下子要迅速理解区块链,还是很难,说实话有体验时空弯曲的感觉。”

害怕掉队的王峰,表面上做着一个云淡风轻的大老板,夜里三点无眠备战到天明,还做了不少关于哈希数学加密原理、比特币白皮书的笔记。“王峰十问”也是诞生在他刚刚开始对区块链的思考初期,几乎十天就一期,最疯狂的时候,十天干三期,快到了不吃不睡的地步。作为一个在金山最能熬夜的舵手,王峰也在区块链熬了最长的夜。

拒绝了发公链,王峰用他自己的方式花了很多时间来跟业界做连接,“我很想在新兴的技术领域做有价值的投资,参与一些重要的技术商业话题”,用这种方式,王峰把区块链链圈、币圈的所有人、项目都认识了个遍。

如果2018年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总结区块链的2018。

我想,那个人只能是王峰。

作为一个经历过完整的互联网发展周期的人而言,王峰毫不讳言区块链的人心惶惶和人性疯狂,“每一次产业浪潮兴起的时候,第一批获益者未必能够想得特别明白。”

在12月的一次即兴演讲上王峰表示,区块链不是“价值互联网”,一语道破如今的迷局。经过这漫长的跌宕起伏的2018年,这是王峰对区块链最真的认识。

“人们现在称互联网为‘传统互联网’,区块链为‘新一代互联网’,即‘价值互联网’。我在想,这个词是不是有问题?在早期阶段,PC产业兴起,从根本上解决了‘办公革命’,再往后看,互联网时代到来了。互联网通过高效的方式,实现了信息的快速分发,并提高了信息的生产效率。回头来看,你不能把PC理解为一个‘可计算的打印机’,也不能把Internet理解为‘可联网的PC’。那为什么今天我们要把区块链理解为可以传递价值的互联网——‘价值互联网’呢?为什么把它狭义地定义在互联网的范畴里,给它贴上‘互联网’这个标签呢?”

王峰说,如果把区块链狭义地理解为“价值互联网”,那么这个产业是走不远的。区块链将成就一种新的商业文明。

03 火星财经的真奥义

如今彷徨的人那么多,呐喊的人没有几个。——《呐喊》

虽然名和利在大多数人看来是证明人生的唯一方式。但对于信奉“是男人该战斗”的王峰来说,虚名显然并非他所求。王峰坦言今年2月,他确实想过要不要发公链,有很多人建议他发,但他觉得:“哪有那么快”,对方说:“先吹牛,等有了钱,什么时候上主网都行”。

出身传统互联网,老实说,这些年确实实打实地做了很多年的应用、游戏以及互联网,他其实不太相信这种打法。但战斗总是需要武器的,火星财经就是他选择的武器。

其实,王峰选择媒体这个赛道进入区块链领域,多少还是出乎意料的,至少是与他在互联网领域的江湖地位是不相符的。而这种选择的背后,恰恰透露了王峰这个浸润互联网十多年老兵的老辣。

纵观如今闻名遐迩的互联网巨头们,腾讯从单一的即时通讯软件起步,进入了游戏和更为广阔的移动社交服务领域;阿里是从黄页试错、B2B起步;网易最初从邮箱开始,转入媒体门户,最后布局游戏和电商。

回顾这些巨头的成长之路,除了数十年累计的流量外,对于行业走向乃至国家经济转型的先知先觉也是重要的因素。王峰创办火星财经虽然还不到一年,但已经享受到了媒体所带来的红利,“基于专业媒体视角以及资源组织,也帮助了我做了很多正确的投资决定,我们的回报好过很多数字货币基金,”王峰回答大象区块链记者道。

挑战也存在,年初的一波牛市,数千家区块链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但也正如互联网早期一样,除了三大门户外,包括财经、时政、汽车、房产、游戏、娱乐、体育、投资等领域都有大量的专业媒体存在,还不算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个人站长。时至今天,这些互联网媒体中的绝大多数都已经堙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所以在王峰看来,区块链行业不需要这么多媒体,尤其是在市场上行过程中,那些帮助空气币项目喊单、联合项目方一起割韭菜的所谓媒体,势必将被淘汰。实际上,随着凛冬的到来,这一趋势已经开始显现。

但若想崭露头角,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必不可少。王峰认为,不断扩充的技术能力、正确的产品或者服务路线、充裕的资金和积极的品牌,都是磨刀石。据了解,火星财经目前已经在大量使用信息聚合和推荐算法技术来内容服务,同时还与第三方合作行情、数据和指数服务。这也是火星财经不依赖单一公共账号原因所在,更是火星财经创办不到一年就跻身头部的关键。

中国有一句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随着火星的不断壮大,非议开始出现,有人借着蓝港股价的走低,说王峰割完股市的韭菜,又来割区块链的韭菜。对此,王峰在《我的奋斗宣言》写到:

奋斗者永远年轻。心中有光明的人,一想到看见最美的太阳,又何惧长夜漫漫?

“一段时间里,大家对蓝港互动和火星财经的关心,超出我的预期。对于我的所有鼓励、批评和鞭策,也包括嘲讽和挖苦,我都一一收下了,不做回应。”虽然没有语言上的辩驳,但喜欢战斗的王峰却用实际行动给予了最有力的回应。

借鉴互联网巨头们在羽翼渐丰后不断拓展生态、加宽护城河的经验,浸润互联网20年的王峰,显然不会只搭建火星财经这一个支点,2018年4月份,王峰创办了共识实验室。

以共识试验室为支撑,围绕火星财经定位信息服务和金融服务的长远目标,在保持开放性的前提下,对业务布局进行了全方位的拓展,并在10月份的2018火星区块链(纽约)峰会上,公布了包括媒体资讯、行情数据、社群营运、培训及教育、人才招聘、会议及展览、投资、区块链+等在内的八大区块链核心业务。

或许曾经做过教师的履历,或许是连续创业过程中对人才的深刻体会,王峰在采访中重点介绍了火星大学。火星大学将是一个没有围墙的大学,所有的师资以及学员将全部来自于社区。据王峰介绍,“火星大学”一期即将结业,迈出了一小步,但很稚嫩,未来早晚会星火燎原。

在最打动用户的产品内容方面,王峰甚至表示,为了规避内容过度商业化对内容的影响,王峰提出会进一步牺牲商业化的短期目标。当然短板也有,火星财经的市场行情和快讯服务上,还需要拿出更聪明的做法是王峰2018年最大的遗憾。

不过正如王峰所说:

我过去有一种感觉,内陆平原地区长大的孩子,相比较于山区和海边长大的孩子,要简单朴实一些,但其实这个世界很复杂好不好?我在重庆长大,从小就没有过在一维直线径直走过500米。

人心可以善良,但是我们周围的环境从来没有简单过,干什么容易呢?

04 区块链没有风口

如果台风将至,要是你在海上,那么几天前你就可以看到征兆了。——《老人与海》

区块链的兴起,就像哥伦布揭开美洲大陆的面纱后,无数信徒、探险家和淘金者呼朋唤友、蜂拥而至。他们坚信在这片大陆上,能够建立自己的国度,铸就自己的荣光。“风口”就成了每个创业者最常挂在嘴边的词。

但即便创立了火星财经、发起共识实验室,王峰本人依旧不愿在区块链领域妄谈“风口”二字,用他的话说就是“今年北京的冬天格外冷,老北京胡同里,应该有不少冷风口,你待不了多久。”

这并非是对风口的不屑一顾,更多的是经历了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完整周期后,对区块链更深层次的理解,以及对所谓“风口”保持的敬畏。

“市场都是周期论的学生”,从王峰的话里我们能看出这种敬畏,“去年市场走得太快,产业动能不足,势能就很快下去。市场需要真正的创新,无论是技术还是场景成为动能”。就在这个月的智慧能源与能源区块链创新峰会上,王峰在演讲中曾同样表示,区块链只有和IOT、物联网、AI以及大数据这些技术交集融合,才有可能真正走向“下一个时代”。

这就像2000年是进入互联网的最佳时机,但直到2003年通过投资Yahoo赚了大钱的孙正义才开始大举投资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微软在开发windows系统后默认安装IE浏览器之后,全民上网才有了可能,Amazon、eBay、Facebook都是在一次次技术的跳跃式和渐进式发展、以及小版本迭代和大版本跨越的间隙中,找到应用场景才成就今天的地位。

“信息技术领域多年的发展,早期依赖于底层操作系统和数据库,今天依赖大数据和云服务,但是真正推动产业向前发展的,还是应用场景的不断涌现”。王峰在接受大象区块链(ID:i54daxiang)采访时认为,去中心化解决信任,共识机制解决激励,区块链一定会造就新商业文明。而关键就在于找到一个突破点,一步步扩大应用场景。而金融服务领域就是王峰心中的那个极有可能发生区块链革命的点。

但市场是多元的,2017年区块链迎来大爆发,就像早年证券市场即便代人排队买“股票认购证“都能赚钱一样,比特币K线一步步的上扬中让早期进入区块链的人享尽了财富的红利,也带动了花样百出的概念和场景。

“谁说区块链就一定要唯中本聪的白皮书马首是瞻呢”,王峰的回答霸气十足,“你要相信,区块链领域里,一定会出现下一个Vitalik Buterin。”

在王峰看来,目前公链、DApp和稳定币都是值得尝试的方向,但需要务实的做事而不是概念性的炒作。而STO无论从技术上还是运营体系上都行得通,关键在于各国监管的态度。

“区块链没有风口,你的心在哪里,风口就在哪里。”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唯心主义的回答,恰恰是王峰作为一个创业者,在这个蒙昧时期的市场中,最大的坚守。

05 创业是和平年代对男人最好的洗礼

这些伤疤中没有一块是新的。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除了那双眼睛,它们像海水一般蓝,是愉快而不肯认输的。——《老人与海》

28期《王峰十问》中,记者反复回味次数最多的就是王峰与徐小平的对话,在这一期中,两位创业者关于草根创业、周期红利、初心和未来的思想激荡, 已经在我们走进王峰之前,勾勒出了一个90年代杀入互联网,至今仍拼杀在区块链前线的王峰的形象。

去年的牛市,涌入了一大批90后甚至95后创业者,其中不少人通过投资加密货币实现了财富自由,但对于王峰来说这并不是他心目中的成功。“我说过,如果找钱就算创业成功的话,那对于我太简单了。火星财经这一轮创业,没有拿集团公司一分钱,仅仅外部的法币融资,就拿了1000万美金”,王峰直言。

“做人创业像爬山,有人说南坡好走,有人说北坡好走,你信谁?”王峰这样反问记者,“我的答案是,你在南坡方向,就顺着南坡方向爬;你在北坡方向,就顺着北坡方向爬。早点爬到山顶很重要。”

而出身山城的王峰心中的登顶,就是如何通过火星财经创造出不同寻常的价值,他直言做不出有价值的产品,一天都睡不好觉,去创业就是自取其辱,失败就是咎由自取。

正因如此,在过去那个为了测试产品、挽留人才彻夜长谈的“熬夜能手”,再现区块链江湖中,仍然是个最强大的对手。

毛主席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让。”

王峰可能是最理解这句话的人。2018熊市的到来,让光鲜亮丽的创业者们一哄而散,才有了他的奋斗宣言中那句,“我鄙视愚蠢和背叛,胆怯之徒,诚然,我会骂他们,嘴上不骂,心里也骂。在我心里,是男人该战斗。”

王峰在金山时的同僚形容他“骨子里有一股势不可挡的杀气与野性”,在大象区块链的采访中,记者确实见到了这样一个渴望战斗的男人。在王峰眼里,创业是和平年代对于一个男人最好的洗礼。最高级的挑战是直接考验生死,创业就是生死游戏,是一个领导者带着一群人去走向更好生存,还是一步一步走向毁灭的问题。

“无论我们做什么领域,创业都没有容易过”。

时光兜兜转转,又到了新的一年,接下来最难的这一年在王峰这里却更从容,害怕掉队的王峰,其实早就走在了前面,毕竟他的弹药还够、名声在外,还是个宁愿战死不可被打败的狂野男孩。10年金山路,王峰用他带着野性与血性的想法和激情完成了大家交给他的使命,区块链这条路上,相信他还愿意走十年。

附:大象区块链首席记者涉江“十问王峰”对话实录

一问

涉江:11 月 30 日,王峰十问徐小平老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围观,堪称熊市里的一场思想盛宴,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寒冬采访徐小平,采访徐小平与之前采访的区块链创业者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王峰: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几乎可以用“轻舟已过万重山”来形容。但是,对于我们身边的许许多多创业者来说,2018年似乎是最不容易的一年。我想,你所谈的熊市应该是广义的熊市,不仅仅是区块链产业所关注的数字货币市场,传统产业和互联网产业也到了一个发展瓶颈,有很多创业者进入到弹尽粮绝且没有增援的境地。

徐小平老师是一个成功的创业家,也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风险投资者,在创业者中有很大的影响力,我们希望十问徐小平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至少给创业者打打气。

从对话中表现出来的情绪看,徐小平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虽然我相信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领域,他应该都经历过不少地雷阵。我想,这恐怕是他和我之前对话过的很多区块链创业者不一样的地方:阅历不同。我们对一个人的评价,需要时间。很多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需要时间考验,你还记得“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句话吗,很讽刺是吧?

徐小平是一个很好的访谈对象,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关键是他是否接受你的采访。火星财经是一个新办不到一年的区块链媒体品牌,尽管我们队伍中有很多专业领域出身的记者和编辑,但我却是一个十足的外行,算是玩票的,他能来做客“王峰十问”,本来就是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二问

涉江:作为火星财经的发起人,火星财经成名,甚至有人说火星财经进入这个行业的“首捷”,就是“王峰十问”,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到策划这个栏目,并亲自上阵成为主持人?

王峰:“王峰十问”以及我亲自上阵做主持,都是偶然。春节期间,玉红拉我进去他的群,我关注到了很多三点钟的言论,我发现我跟不上他们滑动的步伐了,心情很激动,想参与其中做些事情。

其实,我更多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我从事应用软件和互联网游戏领域多年,也参与过近百个天使投资项目,但是一下子要迅速理解区块链,还是很难,说实话有体验时空弯曲的感觉。我在春节期间,做了一些关于哈希数学加密原理、比特币白皮书的笔记。

我今天对火星财经内容的参与,比我最初想象的多得多。最初,蓝港互动还有很多事务工作。毕竟那时候我还担任着上市公司CEO,我们的新游戏刚刚签约给腾讯,海外业务也是刚刚进入轨道。所以我最初的心态,做火星财经是增加我投资中的一个Portfolio(投资组合),我参与创办,找人找钱出资源,把握战略和产品方向。比如,我们也同时创办了一支Token Fund,共识实验室。今年春节之前,我们也有一个跨媒体和娱乐内容的区块链项目,白皮书都改了很多遍了,最后没有发布出来。我发现,其实我根本就不可能一下子做那么多事情。我干脆辞了蓝港CEO,专心做火星财经。

我找第一个访谈对象的时候,是希望我也帮着做一些内容,大家一起干。就写了十个问题清单,在社区中做对话,成文后做标题随手写了“王峰十问”,想不到被业界很多人转发,第二期下来,就沿用了名字和话语风格。

现在,“王峰十问”好像刹不住车了。我们一年做了28期,几乎十天就一期,最疯狂的时候,十天干三期,快到了不吃不睡的地步。现在,币圈链圈的人都被我认识遍了。我很想在新兴的技术领域做有价值的投资,参与一些重要的技术商业话题,也是我和这个新世界沟通的方式吧,我的从业积累帮助了我。

十问对象不只是区块链,也会是AI和IOT等新兴领域,但是会主要围绕新兴技术领域。十问和火星财经不是子母集的关系,是交叉关系。或者说,十问不是一个商业化产品,是围绕个人兴趣做的内容产品。但是,火星财经内容团队给予了很大支持,大家也很喜欢有这个栏目。

三问

涉江:这一年做王峰十问,印象最深刻的嘉宾是谁?为什么?有没有比较遗憾的事情?

王峰:吴忌寒、Vitalik Buterin,他们参与程度都很深,对任何问题都不回避。没有遗憾,只有惊喜。我说过,十问是个人兴趣化内容产品,我没有那么高的期望。这一年,很多人找到我说要上十问,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应,我们get不到一起啊,挺遗憾的。

十问只占到我工作的1/10。很多人希望上十问,我都没有帮上忙。有人200万一期出价问我们,也被我们拒绝,没有办法,不好看,不好玩,做了也没有影响力。但是我们的“火星公开课”和“火星总编时刻”,要比“王峰十问”系统很多。公开课以天为计,针对每一个有思想的从业者;总编时刻以周为计,针对每一个产业板块和重大事件做热点群访。

一定要说遗憾,火星财经的市场行情和快讯服务上,还需要拿出更聪明的做法。未来的产品内容,还是应该基于去中心化生产组织,像Twitter、Facebook和今日头条机制,我们会很快推出火星号,把火星财经后台的图文编辑器开放到前台,并且增强社交机制,而且更易于使用。我们会进一步牺牲商业化的短期目标。

未来,内容平台和社交平台,都是孤掌难鸣,都是寄生关系。

四问

涉江: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到区块链或者说比特币的?为什么进入这个行业的方式是先从媒体入手?

王峰:我是2012年和CSDN蒋涛一起投资Okex的,我们一起办了极客帮创业投资基金,主要面向技术领域和产品领域有创业动机的一群人。这算是我接触到比特币的开始,但那时我并没有那么在意。我那时的主要兴趣还在如何做好移动互动网游戏,如果那时候我是一个刚刚出校门的毕业生,我应该会大概率专心研究这个领域。

我是从媒体和投资两个领域同时切入的,或者说,我是以投资身份切入的,我们在Okex上赚了钱,但是ETH 7000多人民币的时候,我买入了好几百万,参与过一些项目,一入场就成了韭菜。今年4月后,我们正式创办了共识实验室,那时候,我们已经较之前理智很多了,基于专业媒体视角以及资源组织,也帮助了我做了很多正确的投资决定,我们的回报好过很多数字货币基金。

五问

涉江:今年年初市场的火爆,有上千家区块链媒体涌现,您觉得区块链需要这么多媒体吗?不少区块链创业者坦言完全不懂“媒体”,但是正是不懂媒体才让他比媒体人转型出来创业的人跑得快,您同意这种说法吗?未来的区块链媒体将走向何方,在这其中,火星财经的定位是什么?

王峰:最初互联网出来的时候,也是媒体乱象的,除了当时的三大门户以外,还有专业媒体,游戏、娱乐、体育、汽车、房产、财经、股票样样俱全,门户媒体全吃,专业媒体每一个赛道上都几十个创业者,这还不算个人站长。而当时做电商的,就少的可怜了。8848、当当、卓越,以及后来的凡客、京东,无论成败,站着的躺下的,都屈指可数。你看看今天还剩下谁,就知道我们需要不需要这么多区块链媒体了。

网易最初从邮箱开始,却转入媒体门户,最后进入了游戏和电商。腾讯从单一的即时通讯软件起步,进入了游戏和更为广阔的移动社交服务领域。今天的互联网巨头阿里是从黄页试错、B2B起步的。

我常说,做人创业像爬山,有人说南坡好走,有人说北坡好走,你信谁?我的答案是,你在南坡方向,就顺着南坡方向爬;你在北坡方向,就顺着北坡方向爬。早点爬到山顶很重要。无论你从南坡还是北坡爬上来,都别总惦记着返回下坡路,要记得看看远处的风景。没有爬上山的人,是看不远的,你爬上了山,才看见山外还是山,山峦起伏,叠彩峰岭,你那时的滋味是什么?

我过去有一种感觉,内陆平原地区长大的孩子,相比较于山区和海边长达的孩子,要简单朴实一些,但其实这个世界很复杂好不好?我在重庆长大,从小就没有过在一维直线径直走过500米。人心可以善良,但是我们周围的环境从来没有简单过,干什么容易呢?

长远看,不断扩充的技术能力、正确的产品或者服务路线、充裕的资金和积极的品牌,都是磨刀石。火星财经已经在大量使用信息聚合和推荐算法技术来完善我们内容服务了,我们还在和第三方合作行情、数据和指数服务,我们不是单一依赖公共账号,甚至完全不依赖。我看过美国最好的区块链媒体CoinDesk。我觉得我们火星和一些国内同行做得更好,虽然我们进入市场很晚。

至于你说的,关于懂不懂媒体的这个事情,我想说,今天的互联网媒体巨头没有一个是传统媒体人出身的。学习能力和空杯心态很重要吧。

火星财经定位于做信息服务和金融服务的长远目标,协同于我们的共识实验室投资基金,我们保持了开放性,比如,前不久我们发布的火星币优,提供了跨平台跨币种的数字资产账本服务,也是非常值得推荐的。共识实验室和火星财经联合很多机构,做了BTC量化交易超级联赛,我对于类似这样的产品和活动,有很多兴趣。我们希望先帮助到热爱区块链领域中的人,这里边火星财经的作用,是能够帮助大家找到这批人。

我个人也非常希望办教育,我们正在做火星大学,最早叫火星特训营。透过火星大学,我们将提供与智能合约、分布式存储、P2P传输技术、通证经济等一系列课程,邀请更多的学者、项目实践者来参与。我们计划打造一个没有围墙的大学,所有的师资以及学员将全部来自于社区。“火星大学”一期即将结业,迈出了一小步,但很稚嫩,未来早晚会星火燎原。

六问

涉江:2017-2018 年的区块链,我们从公链、ICO 开始,平台币,交易挖矿、DApp、稳定币、STO等各种概念和风口满天飞,您认为未来区块链的风口在哪里?或者说区块链的未来在哪里?

王峰:区块链没有风口,你的心在哪里,风口就在哪里。今年北京的冬天格外冷,老北京胡同里,应该有不少冷风口,你待不了多久。

去中心化解决信任,共识机制解决激励,区块链一定会造就新商业文明。我相信,区块链领域中提供的技术手段,会一步一步完善起来,先有能力改造传统金融服务领域,再进入更多的应用场景。

2000年那时,没有几个人相信互联网值大钱。但那时是进入Internet最好的时候,2003年前后,在Yahoo上赚了大钱的孙正义才开始在中国创业者中撒钱。你要相信,区块链领域里,一定会出现下一个Vitalik Buterin。

信息技术领域多年的发展,早期依赖于底层操作系统和数据库,今天依赖大数据和云服务,但是真正推动产业向前发展的,还是应用场景的不断涌现。

Google是技术天才造就的,Amazon和eBay都是艰难起步的,Facebook是大学生校园里的产品创新。别说什么网景公司,微软在视窗桌面默认安装IE4.0,那是1998年,这已经过去20多年了。很多标志性事件,历历在目,区块链领域中,这样的事件,一定会发生,而且是才刚刚开始。

技术领域的发展,都是跳跃式和渐进式的,所谓小版本迭代和大版本跨越之间,要等待基础的进步。拿以太坊来说,比如ERC20、ERC720和ERC1400都是小迭代,但是Smart Contract是大跨度机构性技术创新。BM在EOS也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批评他说得比做得更好一些,但是DPoS也是一种实践,谁说区块链就一定要唯中本聪的白皮书马首是瞻呢。芯片也一样,Intel和AMD在X86架构上你争我夺,高通就在ARM架构上赢得了移动互联网。

革命性的公链还没有出现,这个领域还有重大机会,但不是说你投资一大堆公链就可以的,今天市场上成堆的所谓区块链项目,几乎是公链领域拿白皮书骗人的垃圾场。

务实地说,DApp和稳定币都处于挺好的阶段,都值得尝试。我建议创业团队要务实地做一些事情,而不是炒作一些概念性的项目。

STO,从技术上已经行得通,而且运营体系也可以行得通,很多在传统金融服务领域有经验的人都看好这顿刚刚要开锅的大餐,但终究要看各国监管政策吃饭。从事金融和商业法律方面的人才,会越来越多进入区块链领域。

七问

涉江:从下半年开始,市场一直在走熊,作为一个一直与各路大咖对话的区块链思想者,您倾向于原因是什么?

王峰:市场都是周期论的学生。

每一个领域都有经济周期。区块链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国。虽然起步的并不容易,这几年有一定技术突破,但去年九月后市场走得太快了。产业动能不足,势能就很快下去。我说过,市场需要真正的创新,无论是技术还是场景,哪怕是国家政策的开放性创新,都可以成为市场动能。炒币拉盘不是王道,投资机构之间博弈,都是小儿科,我们没有必要随波逐流。

大家不应该只是盯盘炒币,要更多关注技术创新和应用场景的推演和落地。别总谈韭菜在哪里,你要看看,技术推动者在哪里,应用实践的推动者在哪里,热爱这个领域的核心玩家在哪里。

八问

涉江:前一段时间您朋友圈说,火星财经账面还能撑三年零一个月,有人把火星出租卡位看做是火星收缩的缩影,目前火星的压力大吗?准备如何过冬?

王峰:我的压力一直很大,如果我的压力很大,火星财经的同事压力也应该很大。我们思考的是,我们如何创造价值?这个压力在我的心里的分量,远远大于来自市场的压力。

创业者不创造出不同寻常的价值,一天都睡不好觉。做不好有价值的产品,去创业就是自取其辱,失败就是去咎由自取,我害怕在精神上侮辱自己,所有一直以来,我的创业都是压力很大。这样恐怕也不太好吧,最近几年我一直在试着调整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压力没那么大。

但是我几乎没有缺过钱,我说过,如果找钱就算创业成功的话,那对于我太简单了。投资者一直很信任我,IDG资本等主流VC一直投资我创业的公司,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可能是我一直在一线干活吧。蓝港上市后,我看见集团公司账面上有两亿美金,火星财经这一轮创业,没有拿集团公司一分钱,仅仅外部的法币融资,就拿了1000万美金。

创造价值这件事情,很多时候和人数没有多大关心。Instagram做到100亿美金的时候,应该只有几十个人,我希望在我看不到公司非常大价值的时候,人数永远不要超过100人。我不想把区块链时代做的创业公司,办成劳动密集型企业。人要精,事情要简单,有价值。每个人都独当一面,用好社群和外部资源,多合作,多分享。我们一定会活得更长。

我们愿意帮助别人,别人也就喜欢我们。尽管做联合办公,所谓你说的卡位出租,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是我微信朋友圈出去的第一天,就有10多家公司找我,愿意使用我们的卡位,我们给这个服务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拼拼办公”,为梦想一起打拼。你来我们办公室,会看见火星财经、共识实验室和拼拼办公三个LOGO。我们也会把联合办公的企业名字打在我们一进门的办公墙壁上。

所以你看,我们从不在媒体上攻击任何一个同行或者业界企业,顶多是建议和批评,我们不是恶毒之辈,我们不想做骄傲到没有朋友的那种人。“王峰十问”没有收一分钱,我们只做免费,但是我们每一场活动都有很多人赞助我们,也有很多优秀的区块链项目公司购买我们的年框广告服务。

九问

涉江:前一段时间,我们看到火星币优的上线,大象区块链也采访了陈勇,火星也宣布两大布局(区块链资讯服务和区块链金融服务),都说熊市是抄底的好时机,您是还在继续布局区块链吗?有句话冬天是最好的狩猎季节,牛市中分不出英雄和狗熊,只有在寒冬中才能看到谁站起来了,如果有一家寒风中站着走路的项目走到你面前,你还愿意投吗?

王峰:我会继续布局区块链,市场熊市里是我们做更好布局的好机会。

我们后面的投资,更多会是联合布局,一起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单一的投资理念,也不是所谓的孵化。我们希望合作,占更多的份额,投入更多的精力,出更多的资源,去紧密合作。

十问

涉江:从金山到蓝港,再到火星,您一直是一个连续创业者,见证了从互联网到区块链的发展,您是如何看待创业的,区块链创业与之前的创业有哪些不同?对后来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王峰:创业是最好的学习过程和成长过程。

创业是和平年代对于一个男人最好的洗礼。最高级的挑战是直接考验生死,创业就是生死游戏,是一个领导者带着一群人去走向更好生存还是一步一步走向毁灭的问题。有人在无人区或者一片汪洋中探索,做了哥伦布;有人在激烈的竞争中学习取胜之道,成了拿破仑。但是更多平凡人,在创业征途中完善了自我。

创业者一定要懂得辩证法,要知道变和不变是什么。不变的是初心,变的是外部环境,一般人都难改初心,此所谓不变。所以,人都很难和趋势对抗,所谓变。无论我们做什么领域,创业都没有容易过。

无论何时,我都不会走回头路。时间向前,回头路是伪命题。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下一篇

“十问王峰”实录:进军区块链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