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
入驻火星号
APP
下载火星财经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私有财产发展演变史:探索数字私有财产的意义

墨客星球 ·

12月06日

热度: 7106

从古至今,人们获取或拥有资产的形式不断变化。

从古至今,人们获取或拥有资产的形式不断变化。到了当代,由于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的出现,密码学又重新登上历史舞台,与私有资产形成一种新的和谐关系。

密码学是保护和破解机密的艺术。比特币采用了一种特殊的密码学,叫做公开密钥加密,以方便其系统内部的价值存储和转移。正是通过这种机制,Alice 可以保证她比特币的安全,或者将一些发给 Bob。密码学的发展让数字产品真正成为人类最新的私有财产形式。这对整个社会都将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而今天,我们就将看一看私有财产的发展史,并探索数字私有财产对人类社会的重大变革意义。

图片来自pixabay

什么是财产?

财产永远不会消失,但谁拥有它却是一个问题。有史以来设计出的最公平的制度的人都是财产所有者。—— A. n. 威尔逊

财产的定义范围很广。构成财产的观念常常随着某个时代信仰和环境的变化而改变。例如,早期关于财产的讨论几乎总是只涉及土地。由于土地是产生冲突和权力争夺的根源,古代思想家的头脑中土地就代表着财产。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财产扩大到包括无形资产,如专利和版权,然后再次扩大到包括所有被认为是生命和自由所必需的东西。

正式来讲,财产是一个由地方主权界定和执行的法律概念。从君主制到共产主义再到民主等等,具体执行情况因政治制度的不同而有很大差异。

关于财产的辩论

关于财产的讨论可以追溯到希腊文明时期。柏拉图很可能受到斯巴达人的启发,反对各种各样的私有财产,包括男人的妻子和孩子。他拒绝接受"我的"、"不是我的"、"他的"和"不是他的"诸如此类的想法。在他看来,私有财产腐蚀人的灵魂: 它助长贪婪、嫉妒和暴力。一个理想的柏拉图式社会将彻底消灭私有财产。这一学派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完备的体系,该思想最著名的信仰者则是共产主义之父卡尔 · 马克思。

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最得意的门生,但他有不同的想法。亚里士多德反驳了柏拉图关于公共财产可以消除恶习和暴力的观点,他认为分享财产的人比个人拥有财产的人更容易发生争斗。亚里士多德还认为,私人所有权对社会进步至关重要,因为人们只有为自己真正拥有的东西而努力奋斗。此外,只有当私有财产权受到尊重时,人们才有机会充分成长,才能成为有德之人。正如已故历史学家理查德•派珀斯(richardpipes)所指出的那样:"人类必须拥有,才能成为更好的人。"

柏拉图反对私有财产的核心论据是道德。亚里士多德也以道德为基础对柏拉图作出回应。但亚里士多德的一些论点超越了道德,进入了经济现实领域。(有趣的是,和他的老师一样,亚里士多德也反对贸易和追求利润,所以他没有形成一个一致的经济框架。)

自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来,关于财产的讨论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道德、政治、心理和经济。在这些观点中,关于私有财产的心理学和经济学论点方面可能最有价值,因为它们直接指出世界是什么样的,而不是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

关于财产的一个基本问题是财产与国家主权之间的关系,哪个是放在首位的?

一些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如哈林顿和洛克,认为财产优先于主权。他们相信,即使没有国家的存在,人类凭直觉也能理解财产。

对他们来说,国家的首要职能是保护财产权。一个主权国家能否履行这一责任,是根据其是非曲直来判断的。洛克进一步指出,如果国家未能履行保护财产权的义务,个人有权推翻国家。资本主义和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也持类似观点。斯密承认财产与政府相互依存,认为“离开了财产,人民政府不可能存在,因为它的主要功能就是维护财产所有权”。 (然而,在财产权是否“自然而来”的问题上,史密斯与洛克的观点不同,他认为财产权是“获得”的权利,而不是“凭空得来”的权利)。

相比之下,其他思想家,最显著的有霍布斯的观点恰恰相反,他认为财产是国家的产物。他简单地将财产看作权力和接受权力的产物。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哈林顿和洛克的观点是正确的,特别是在20世纪后半叶。20世纪,共产主义者通过传播共产主义来废除私有财产,但1991年,苏联最终以政权崩溃结束了这场运动。在这次崩溃之后,剩下的共产主义国家被分成了两个阵营。像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它们转向了资本主义。有些国家只保留了名义上的共产主义,但经济功能很像资本主义国家,比如越南。几乎所有幸存的共产主义国家都采取了自由市场的意识形态,并被迫尊重财产权(在一定程度上) ,以求生存。

总之,在20世纪我们看到了,那些未能履行保护财产这一主要职责的政府,最终要么垮台,要么被迫最终尊重私有财产。这就证明了主权服从于财产权,而且主权是财产权的衍生物。总的来说,财产更重于国家。

尽管如此,从短期到中期来看,个人不得不依靠国家来保护他们的财产权,如果国家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将遭受巨大损失。如今,我们将看到密码学如何帮助打破这种依赖性的循环。但首先,让我们先来看看现代密码学是如何诞生的。

公钥加密,催生全新私有财产形式

密码学的发展主要受到战争和国家竞争的推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经典的密码学让人觉得更多的是晦涩难懂,而不是像数学的严谨。如果涉及到任何数学问题,那也只是一个偶然。但这种情况随着一些事态的发展开始出现了一些转变:

电报的发明极大地增加了需要保护的数据量;

无线电的发明使得对公众通信频道进行加密有了足够的必要性,而计算机的发明为密码分析提供了超强的计算能力,破解密码变得容易多了。

这些进展在二战中达到了顶峰,盟军在阿兰 · 图灵的帮助下英勇地摧毁了德国最先进的密码设备恩尼格玛密码机。英格玛的破解无疑结束了经典密码时代。人们也开始呼吁密码学家寻找更强的密码ーー基于更可靠的数学基础。

幸运的是,有一些提示指引朝哪个方向发展。经典密码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密钥分配问题,这是所有对称密码的共同问题(对称密码是使用相同密钥进行加密和解密的密码)。基本上,对于对称密码,由于不建议重用密钥,所以需要分发的密钥数量与需要保护的数据量成正比ーー如前所述,这个需求快速增大。因此,当时的一个大型研究领域就是寻找在大规模上廉价和安全地分配密钥的方法。对非对称密码的研究始于一些密码学家抛出的这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一定需要分发密钥呢?

这个研究方向最终将搜索范围缩小到单向功能,不久,人们就发现了一种全新的、不需要分发密钥的方案。迪菲、赫尔曼和默克在1976年发现了公开密钥加密,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非对称密码。一年后,Rivest、 Shamir 和 Adleman 发布了第一个应用,即现在著名的 RSA 算法。

就这样,公开密钥加密诞生了,如今它被认为是两千年来最伟大的密码学成就。这项技术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传到大众,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cypherpunk运动的努力。他们预见到国家对这项新技术的垄断会造成巨大的权力失衡和对个人自由的潜在威胁,于是,他们冒着巨大风险将公钥加密技术带给人民大众。当他们成功的时候,密码的大门被猛然打开。有史以来第一次,个人也可以负担得起加密了。

但是直到比特币问世,公钥加密才发挥出它的全部潜力。它在数字硬通货中的应用将重新定义私有财产。

数字产品与私有产权真不可兼容?

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出现引入了一种新的资产类别:数字商品。数字商品是无形的数字信息,以各种编码格式打包。例如 Wikipedia 文章、 MP3文件、软件等。

数字商品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信息共享新时代。任何一条信息都可以立即被大规模复制和传播,而且成本几乎不计。

然而,早期的数字商品并没有明显改变私有财产的性质。相反,数字商品在保持私人性方面是出了名的糟糕。

建立数字产品的私人所有权问题在于,它们可以被无限模仿复制。但人们也一直有在不断尝试。国家和企业更喜欢通过法规来控制数字产品。例如,美国建立了一个复杂的出口管制和规章制度,以防止机密,特别是先进技术泄露到其他国家。在商业领域,三大唱片公司和五大电影公司花费大量金钱游说反盗版法,并起诉一些人的侵权行为。同样,大型软件公司学习建立专利保护基金。他们利用了专利制度,削弱了小公司的实力。然而,强制执行数字排他性的监管解决方案成本高昂,效率低下。

非监管性解决方案同样效率低下。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数字版权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DRM) ,它是一种访问控制技术,用于限制对数字产品的使用。DRM 确实提供了一些针对盗版的基本安全保护。然而,DRM 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只需要绕过这个安全保护机制一次,就将没有追索权。

我们在创造数字排他性方面小有所成的一个领域来自游戏产业。游戏开发者发现,如果他们可以在自己设计的游戏中创造虚拟物品(数字商品的一个分支) ,这些物品就可以增加游戏性,同时也是一个不错的收入来源。因为游戏的创造者控制着这些虚拟物品运行的所有环境,他们可以对这些物品施加一些限制,不然就无法操作,包括使这些物品无法访问或者稀有。然而,游戏中虚拟物品的应用有限,游戏玩家其实也都依赖于游戏创作者不改变游戏规则。

综上所述,数字商品和私有财产之间似乎一直存在矛盾:如果某个东西是数字化的,那么它几乎不可能是私有的,也不可能归某个人独有。私人拥有的数字产品听起来像是一个矛盾的说法。

不能拥有私人的数字商品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利用它们。个人可以用它们来增强自己的力量,但政府也能够通过数据收集、监视和宣传变得更加强大ーー数字产品使所有这些都变得更加容易。数字产品以其纯粹的形式,将不会改变个人与国家之间的权力结构。

但是,只要我们能克服两个主要障碍,数字产品便有可能成为私有财产:

1、稀缺性: 无限复制和再分配数字商品的便利性恰恰是让独占所有权变得困难的原因;

2、可转让性: 出售处置资产的能力是所有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没有这些,所有权就丧失了其主要力量

事实证明,这两个理想的特征也是金钱的先决条件。如果我们能够创造一种数字稀缺、可转移的数字商品,这种商品不仅可以被私人拥有,而且它将成为一种极好的价值储存手段,并最终成为一种新的货币形式。这就是数字"硬"通货。

比特币刚好能解决这两个问题。通过在软件中(又称共识规则)添加一个固定的供应来创造数字稀缺性,然后通过一个分散的采矿机器网络用大量的能量(以工作证明的形式)来保护一致性规则。只要挖矿足够分散,它将几乎不可能改变这种固定供应规则或使网络崩溃。

另一方面,可转移性的问题可以通过使用公钥加密来解决。具体来说,公钥加密的一个独家应用就是产生不可伪造的数字签名。数字资产可以与一对公共-私有密钥结合。这个密钥对可以根据需要生成任意数量的数字签名,每个密钥代表一部分基础资产。这些数字签名有效地“标记”了资产,使其可以在个人之间转移。

简而言之,公开密钥加密和数字稀缺性给我们带来了数字硬通货。数字硬货币继承了数字商品的所有优势: 即时、无国界、无法监管或控制的。最重要的是,这种数字硬货币可以是私有的。

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完全独立于管辖或法律的私有财产形式。私钥和人们控制的比特币是事实上的私有财产,虽然不是法律上承认的私有财产。

公钥加密在数字硬通货上的应用极大地改变了几千年来束缚人类社会的社会契约:个人需要国家来保护他们的财产,反过来国家也需要个人的财产来纳税使其继续运作。人们不禁要问,如果保障财产安全是一个国家的首要职能,那么在一个依赖数字硬通货的世界里,这个国家的角色和权力会大大降低吗?

这个问题我们目前还无法得出答案。总之,公钥加密在数字货币中的应用重新定义了私有财产,并有可能动摇我们所知的社会基础,虽然其后果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显现。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作者!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下一篇

区块链在物联网中的作用、现状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