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但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谈创业:我没离开过一线,不在一线看不见机会

499区块链小姐姐 ·

2018年11月23日

热度: 42127

“ICO是虫,STO是真龙。”


访问时长:11月15日 20:00 — 23:30 

微信社群:499区块链小姐姐群

分享嘉宾:王峰

  • 火星财经发起人

  • 蓝港互动集团(HK.8267)董事长

  • 共识实验室创办人

  • 极客帮创业投资合伙人

499主持:楼霁月


  • TokenMania创始人

  • 区块链著名投资人

1

“我重视社区和生态化布局”

 楼霁月 :有数据显示,从目前区块链的应用场景看,金融服务占比46%,而娱乐与传媒只占1%。火星财经布局不仅角度广、内容深,对于火星财经的业务板块布局,您的战略思想是什么呢,能让小姐姐们学习一下吗?

 王峰 在当前区块链行业,我看好的三件事情:区块链信息服务、区块链金融服务以及产业区块链化我们只是刚刚开始,新手啊。我们进入这个市场却是从累活、苦活开始的,短短半年多,火星财经已经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区块链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之一,我们团队没有闲人,都在干活。

很多人只是看到了“王峰十问”在朋友圈的刷屏,甚至有人找人指定给一大笔钱上我们的节目,实际上我们没有收任何人的钱做对话,我们在乎的是影响力和内容质量。之前,有人建议我先发项目,写一个白皮书,圈钱,我们没有这么干,我看长远。


这是我们自己的一张图。先说火星财经的,实际上,通过提供资讯、行情及数据等区块链基础信息服务,我们已经聚合了几乎整个区块链媒体的信息,我们拥有非常稳定的产品、技术以及运营团队,在我们试运行的火星号发布平台上,已有1000多区块链媒体、自媒体及市场研究机构、投资机构在此发布自己的市场信息、技术动态及咨询建议。这是我们在资讯上做的苦活。 

火星有一定的名气,所以来写文章的也比较多。很多机构第一时间在我们平台上发报告。这个圈子太小了,所点事就被看见,如果做好事,如此,坏事也是如此。可以说,我们火星财经生产并聚合了业界最优秀的内容,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人有认同。我没有想到自己做一个媒体平台上会受欢迎。区块链都是生态公司,单一产品和内容的模式,是互联网的模式,做区块链行不通。

所以我重视社区和生态化布局。目前,火星财经已经建立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生态的基础雏形,拥有中国最大的区块链学习社群,同时也是最先在美国硅谷、纽约等区块链核心市场举行国际区块链峰会的中国公司,业务板块涵盖行情数据、培训教育、招聘等。 

我们还办了火星特训营,每一个学员收8.8万,来了36人,有的PPlive创始人、有同济大学教授,都在我们学习课堂上。 

我们和火币的人很熟,我们的火星特训营也其实跑在了火币大学的前面,在STO的培训和指导上,我们很快会启动起来,我们希望多做一些基础工作,哪怕是一些苦活累活,好在产业圈子很小,你做的,大家都看到了。 

这里也向大家透露下,最近,火星财经正在联合BitUniverse、共识实验室,计划和市场上有声誉的量化团队合作,举办“火星BTC量化交易马拉松”。我本人以及公司的几个合伙人正在基于我们共识实验室生态中组织一只量化交易母基金,我们会发起一个数字资产管理生态。 

我希望我能够参与其中,做一些有价值的工作,包括融资、投资和研究。与@楼霁月 我们一定有合作,关键是看深度,合作是一定的。很多好人和我们关系不错。我说的好人是做事的好人。

2

“坚定地长期看好数字资产管理市场的发展”

 楼霁月 :最近火星币优线上发布会刚刚举办完成,作为一款数字资产管理的产品,据说可以改变手动记账的现状,还支持百家交易所的自动记账模式,这个难度系数和工作量还蛮大的,这个功能是如何做到的?对于数字资产管理的现状和未来有什么看法?

王峰 首先感谢大家对「火星币优」的关注。在我看来,「火星币优」开辟了一个全新的产品品类,我们将其定位在“自动化数字资产管理工具软件”。此前,没有产品专注于这个点做细做深。我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很多人建议我去做,但是我精力有限,知道遇到Bituniverse.。 

我们一起合作的事情,谈了大半年。我们在全球独家合作,国内以火星品牌,海外英文名字不变,一起运营。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将「火星币优」自动化数字资产管理的特色功能归结为“四跨、三自动”:

一、四跨:(1)“跨交易所”;(2) “跨币种”;(3) 跨交易对;(4) 跨资产类型。更为重要的是,以上“四跨”记账,都是基于三个“自动化”。哪三个呢?自动同步每笔交易记录、自动计算实时盈亏和自动切换计价币种。

传统的数字资产管理软件,在解决这样的需求时,采用了一种非常不人性化的方法,就是需要用户手动一条一条地添加交易记录,每次记录都需要选择币种、价格、交易所、时间、数量等元素,每记录一笔可能都需要几十秒,甚至找一些难找的小币种的时候要花费更多时间,麻烦极了。其实是没有办法用下去的,手机那么小的屏幕,也很难受。 

火星币优正是看到这样的痛点:每一笔手动录入的交易记录都要反复校对,否则可能一旦录入错误,事后都很难校正。如果你是一个高频交易的用户、或者稍微有些拖延症的投资者,一周需要记录几十笔、甚至几百笔的时候,这样的方法根本就无法满足需求。 

刚才问题里,还提到数字资产管理的现状和未来。无论熊市牛市与否,我们都坚定地长期看好数字资产管理市场的发展,这个问题我们也是做了几年的观察和思考。 

第一,数字货币市场总值震荡上行,带来数字资产管理行业的总体向好。从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规模来看,2013年末,全球加密资产市值约100亿美元,到2016年末为161亿美元,但到2017年末,其总市值暴涨至5729亿美元。虽然目前全球加密资产总值是2100多亿美元,相比今年初有所回落,也确实经历了一轮大的波动,但从历史长期趋势看,全球加密资产市值总体呈现震荡上行的势头。 

未来3-5年,数字货币市场还有10倍的成长空间,随着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将会出现更多的专业投资者,他们对专业的资产管理软件的需求将会更强烈,其行业的发展,也将会随数字货币市场一起成长。 

第二,中高端数字资产用户对于数字资产管理有强烈的需求。据AppAnnie、SimilarWeb第三方数据分析报告等综合评估,全球3000万数字资产投资者中,有500万中高端数字资产用户对于数字资产管理有强烈的需求。我给一张图吧。 

凯捷咨询公司Capgemin近日发布了《2018年世界财富报告》。该报告今年首次加入了全球高净值人群对数字资产态度的调查。结果显示: 

  1. 79%的高净值人群对购买和持有数字货币表现出非常浓厚兴趣;

  2. 47%的人表示这是由高额的投资回报驱动;

  3. 45%的人认为数字货币可成为财富保值的新选择;

  4. 5%的年轻高净值人群非常关注从财富管理公司那里获取的数字货币信息。 


看看别人的研究,数据会说话,不要被眼下的市场冷暖蒙蔽双眼。我们认为,使用火星币优的早期用户应该是素质比较高的一类群体,他们相信配置数字资产的长期价值,有洞悉市场变化以及领悟其中金融领域一些规律的能力。我们也希望一些机构,如Token Fund以及量化交易团队,能够乐于使用它。 

最后补充一句,资产管理在金融领域的刚需性和可成长性,加之数字资产市场的体量和发展速度,让我们看到二者结合所带来的巨大的想象力,这也是我们选择数字资产管理领域作为业务切入的重要原因这是我们火星财经调动一批产品经理、运营经理以及投资团队参与这个业务的原因。我们先做好基础的功能,一步一步来,很多人已经和我们接触讨论商业化。

3

“熊市是做战略打地基做产品的好时候”

 楼霁月 :在前几日,币圈新一轮封号又涉及了很多区块链媒体,其中包括BABI财经、吴解区块链pro、区块链投资内参、核财经等等。在行业熊市下,媒体还面临着严加管制的情况,你怎么看待熊市对行业媒体的影响与意义?

 王峰 我的整体感觉是,今年市场远不及大家的预期。我知道很多人抱着暴富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最后感到很失望。年初,区块链媒体百舸争流,好不热闹,可能随着熊市的到来和国家监管的加强,很多自媒体也已经销声匿迹了。火星财经的战略还是平台战略。 

之前说的,专注做区块链信息服务和金融服务,其实是平台化战略。这样我们做产业长期打算。我们上半年融资了1000万美金,几个月前还能收入打平。在我看来,行业媒体履行自身责任,与市场的兴衰二者没有直接联系。区块链行业信息因其贴近交易的属性,信息发布关系重大,传媒伦理至关重要,行业自律不可或缺。我们还是比较远离是非的。 

火星财经在成立之初,就牢记媒体所肩负的宣传者、监督者和引导者的重要使命,并在各项业务开展中扎实履行。今年3月,我们联合链得得、核财经、深链财经、鸵鸟区块链等部分区块链行业媒体,发布了《区块链行业媒体自律声明及公约发起函》,希望能够给媒体行业带来更多新风与正能量,也呼吁社会各界共同营造透明、健康可持续的商业环境。所有号的倡议,我们都参加了。 

11月1日,在比特币白皮书发布十周年之际,我还和麦当劳中国首席数据智能官蔡栋、长江商学院金融系主任曹辉宁、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郭宇航等7名业内人士,联合发布了《区块链治理委员会倡议书》,同时宣布成立区块链治理委员会,号召区块链行业有识之士探索建立区块链行业标准,共同推动区块链产业合规发展。

熊市是做战略打地基做产品的好时候。历史上看,网易和腾讯都是在互联网冬天里做产品战备的。所以,冬天再长一些,我们也无妨,少一些投机者,不坏啊。


4

“ICO是虫,STO是真龙”

 楼霁月 :目前STO项目给市场带来一股春风,针对STO业务的下一步布局,您是怎么考虑的?

 王峰 在我看来,ICO是虫,而且有害虫在没有长大的时候就搞残了,但是STO是真龙。那些认为STO只是变种ICO的说法过于肤浅了,哈哈。 

我让我们团队一定要理解学习ERC1400,Utility Token之后,更大的浪潮在Security Token带来的机遇。我们已经在接触很多海外的STO项目和团队、投资方,给我很多启发。区块链不能仅仅平行于现实世界中的资产,只有与之交融才能释放更的生命力,我赞成赵长鹏的观点,STO要早做准备。 

我们现在可以想象到的所有资产,所有对于资产拥有权,所有对于资产的分红权,所有对于资产各种各样的权益,最终都可以以ST的形式来代替。这是很乐观的估计,保守估计,很多好企业,之前去IPO,现在看来,如果走STO健康通道,会飞起来。 

有业内人士统计,全球股权资产规模约为80万亿美元,债务资产规模约为100万亿美元,房地产市场规模约为230万亿美元。一旦STO把传统金融市场中的各类资产都用STO的形式逐步替代,将会成为一个无比庞大的海量市场。当然这条路也不会一帆风顺。 

刚才很多人问我们后续规划,「火星币优」还将陆续支持稳定币资产、STO资产等更多资产类型。此外,我们还在不断接触STO资本和投行,STO培训很快会开始。

5

“区块链游戏最大的挑战是通证系统设计”

 楼霁月 : 之前您曾提到,在合适的时候会推出火星游戏频道,目前进展如何?您如何看待区块链游戏的发展现状与未来方向?你认为最先爆发的会是哪一种游戏种类,其大规模爆发的必备条件是什么?

 王峰 火星可以做游戏频道,但是目前不成熟,我们还是希望给大家提供好产品。FOMO3D类型很多了。但是还要等等,还会有精品。我年初曾经想做大富翁和模拟城市模式,找到价值和玩法融合的设计,但是精力太有限了。 

蓝港还有300多人做游戏,我不忍心调他们出来,还要再等等。也许明年上半年,我们会自己设计一些游戏,但是更重要的机会,是等待好游戏的问世,我耐心等着吧,这个市场很小,好的游戏开发商,会找上门来啊。

刚才提到,Fomo3D。它的奖池累积特性,把这款游戏塑造成了一款无限吸收ETH的黑洞!为了获得最后的巨额奖金,总有人在暴利的驱使下踏入,于是Fomo3D真正意义上完成了一个无尽循环的游戏,而事实上真正维持它的,是人性的贪婪。 

当然,Fomo3D等类似的游戏,并不能代表区块链游戏的现状和未来,区块链游戏的发展还是长期看好。现在的区块链游戏相当于比MUD还早的阶段。区块链上的交易平台,游戏道具交易,确权到唯一身份,值得一试。国外有人做。我之前投资过游戏道具交易网,手机上有一个淘手游,也许可以试试这个方向。

目前,在传统游戏领域,特别是在国内市场,流量和渠道发挥的作用,远远大于内容和创意,而区块链技术与游戏相结合,可能会改变当前游戏行业固有的模式和格局。 

比如:去中心化、限定数额的数字货币供应,能有效保证游戏经济系统的稳定性;无法篡改、交易公开透明的区块链与智能合约,能减少作弊和游戏纠纷,保护玩家、游戏开发商等生态利益等等,这些都很有想象空间。 

眼下,区块链游戏还面临着诸多挑战:首先是区块链技术的限制,然后是区块链游戏的推广,最大的挑战是通证系统设计。虽然现在很多游戏已经做了,很多人做资金盘,也是玩法。 

希望未来能够从技术基础、体系建设的双重角度,解决阻碍区块链游戏发展的痛点。只有吸引到更多真正的游戏爱好者和区块链爱好者们共同参与进来,区块链游戏才能迎来真正美好的明天。我很乐观地等待明年好的区块链游戏问世,我是乐观派,就像当初的页游和手游,我都是第一个进入体会的。

 私 人 区 

1

“我没离开过一线,不在一线看不见机会”

 楼霁月 : 之前你曾表示“创业太难干了”,却先后活跃于应用软件、互联网和区块链三个时代。从您在互联网与区块链两个行业创业的经历来看,两个行业的创业各有什么难点和特点?你最喜欢你哪一个创业角色?你认为,对时代发展趋势的敏感度与快速行动力应该如何培养起来?有遇到过让你觉得是人生低谷的挫折吗?在创业过程中是否遇到过贵人?对新晋创业小伙伴们有什么建议?

 王峰 创业不是人干的,都是有心魔的人做的事情,我一直有创业心魔,所以,我内心有些魔性。佛性的人难创业。

我是从金山词霸产品经理做起的,从97到2000年,我都是金山词霸产品经理,后来雷总看我能说会道,让我负责金山营销总部,牵头了一大堆市场和销售工作,我之前也没有做过销售,就管了一大堆人,常常批评人。2001年后,公司重组事业部化,成立是四个事业部,工具、安全、办公和游戏。 

我牵头安全,也就是金山毒霸事业部,带着北京和珠海两地的研发和市场队伍,做了三年拿下了单机版杀毒软件市场第一。我是福将,当年。2003年,雷军和我在非典期间天天抽烟。愁得不行,没有生意了,零售盒装软件没有人买,必须要互联网化。 

我们认为只有游戏才能做这家公司,那一年公司调动了看起来比较聪明的所以人去做游戏,我身在其中,本来我们请了一个做台湾游戏公司工作多年的高管,我算帮忙,因为我的心思都在工具软件和杀毒防火墙上,但是到了年底雷总找到谈说不行,你还是直接来负责网络游戏事业部吧。 

从此,我走上了一条游戏人生。 

十年中。我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要离开金山,那一年金山在香港上市,我出来创业,做蓝港互动。我没有相信过,八年后,我们蓝港在香港上市。大概今年九月吧,小米在香港上市,雷总请我去参加上市敲钟庆典,那一天也是感慨万千。人要修行,所谓修行就是在行走中思考。所以,我一直创业,更重要的说,是一直心里是创业者。 

人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2000年初,我最惊讶的公司是新浪和盛大,新浪前身是四通立方,做操作系统上的中文平台环境,和做WPS出身的金山很像,但他们转型互联网门户不知道如何盈利却大笔融资和上市,盛大凭借一款代理游戏教育了互联网产业,平底起高楼。 

当然后来的腾讯或者说BAT非常厉害,其实平底起高楼的公司,如果没有地基是很难长远的,腾讯的地基是社交和通讯、阿里的地基是支付和云。所以,有时我会想想什么是地基,打地基也是苦活。 

此外,我们放眼看看,历史回溯中国经济改革四十年,战略上最有洞见的公司是做通讯设施的华为和商业地产的万达,他们分别抓住了中国现代化必须做的两件事,通讯和城市化。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线,职场也好,创业也罢。上市前上市后,我都在一线,不在一线看不见机会的。到现在我也没有学会高尔夫球。哈哈。我更喜欢区块链创业这些人,今天。昨天,准确是十八年前的互联网创业者,早起的金山软件的那些人,我喜欢。 

我精力一直旺盛。睡觉很晚,吃饭很少,让自己不要胖。这个很关键。我常说,一个男人连食欲都控制不住,还能做什么事情。

2

“伪善这个词,是我最痛恨的字眼”

 楼霁月 :当初你创办火星财经,并亲自操刀 “王峰十问” 对话栏目,是出于什么想法和目的呢?截至今年10月底,你已经对话过25位意见领袖与行业翘楚,在访谈过程中,哪一位被采访者让你印象最深刻?有什么特别有趣的故事吗?您跟他们接触后觉得自己最受益的地方在哪里?

 王峰 我对帅初和孙宇晨的印象都挺好,他们都是做实事的人,而且年轻。世界是他们的。他们会走得更远。我进入区块链,他们都给了我很多实际的帮助,我以前那认识他们啊。 

吴忌寒回答十问,做了很充分的准备,我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做事非常认真的人。他说话不多,让人以为傲气,其实他心里一定有骄傲,我猜。他有本钱骄傲。 

同样的吗,还有蔡文胜,他把十问的每一个句子都反复琢磨过,蔡是一个非常令我敬重的人。蔡文胜干什么都成,大成看机遇。 

罗永浩做十问的时候,他还在飞机上,我几乎肯定他是即兴发挥,那天性情中的很多回答,让群里人兴奋。罗的创业非常不易,我只能祝福他,我是他锤子的投资人,锤子未来做软件,更适合他。投资他没有回报,我也是很着急,但是我从来没有说他不好。他尽力了。 

老罗他如果做高晓松和罗振宇,也会是另一种景象,他还是跟做产品这件事情干上了。我看他写了一本叫大家创业的书,我觉得是不是写的有点早啊,创业这事情靠命,大富大贵集大成者,往往没有经验而言。 

华为荣耀的老大也上过十问,他们市场系统很认可我们品牌,喜欢十问。赵明语言上很木讷,但是这就是华为工程师文化的感觉吧,但是人是聪敏滴水不漏的。现实中,其实他应该是比较实在的,我们一直没见过,算网友。我对人有直觉。 

周鸿祎做王峰十问,是我请他来支持的,正好赶上了EOS安全漏洞,我们彼此团队准备了一夜,包括老周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我们见面就互相DISS,周不DISS人觉得不自在。我懂他。 

我没有想到杨宁这么快就撤走了,而且以这样得罪圈子的方式和大家撕。其实所谓币圈人有很多不错的人,务实且看长远。赵东就挺不错的。其实他算是互联网创业者早入区块链领域的。赵东那天是喝着汾酒做十问的,他们团队全都上来的,像是要和我对打一样。他的回答精彩极了。 

陈伟星是挺率真的,我希望他率真下去。人帅任性,又聪明的。但是这个世界大成不需要聪明,有时靠的是拙劲。我和他在纽约刚见过,他定了总统套房让我上去看看,打算一群人去总统套房喝酒,但是晚上我们去的时候,总统套房没有了,喝了大半天的酒。伟星我们一见面就是喝酒。清醒的时候,好像他都在骂人。我做十问,帮我最多的人就是伟星和蛮子,阿里的曾鸣是伟星介绍的。蛮子介绍了帅初。 

已经”退出币圈”的李笑来说要和我吃饭,其实到现在也没有单约过,虽然我们一起被人家约饭局常常在一起,但我们没有深谈过,除了他和伟星吵架的税后,我电话劝架过。事后,我发现劝他们和好的行为,就是傻逼,人都有自己的命的。人家心烦的时候,不要打扰人家就是善意。伪善这个词,是我最恨的字眼。 

V神参与了王峰十问,我之前没有想过他会接受我的对话,我们聊得很开心。他其实中文很好,虽然我们用的英文对话,我觉得这哥们把我们中国币圈的心里看得很嗯透。我后来中文问他“说曹操,曹操到”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个不知道,我说那我就放心了。 

Dawn Song是我在美国硅谷认识的,看起来很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人物。白发魔女啊。 

朱啸其实很好,他就是上海人,我和他很早就谈过合作,最初我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找LP他第一个说愿意支持我,极客帮创投的LP有李开复和SAIFU的Andy Yan,我人脉好,帮助我很多事情。 

蒋涛还是老样子,不紧不慢的,他是太极拳打的最好的互联网人,是真的太极拳啊,一直在练,他从来没有在人前紧张过。 

对了,是不是还有宝二爷,我和他对话后,很多人说我很LOW,他们有一些人不喜欢他,觉得他做秀多了,又是卖牛肉出身,其实卖牛肉有什么不好,我说过多吃牛肉的。二宝一定懂。二宝的那句话,存一个比特币给孩子,还是挺深入人心的。 

朱嘉伟,挺牛的,我觉得他是工作狂,李林有他,幸运,李林的十问,他在他公司年会上,自己问自己了,还说王峰十问很火,我今天自己问自己,哈哈。嘉伟昨天也来我们火星币优社群发布会,第一个做提问嘉宾啊。人很正。我挺喜欢朱嘉伟这个人,让我想起在金山做高级副总裁的时候,我的样子。我们气场很合。 

徐义吉是我想做十问的人,我觉得他很不同。我觉得他在这个时代是有自己气场的人。他还有很大的机会。我在和他开始合作。我看人很准。 

还有谁?我忘记了。二十几个人呢。我们很快会和中信出版社出版《王峰十问区块链》。

3

“区块链是我的第四辈子”

 楼霁月 :我发现,在您身上有一个“十年定律”,1997年从重庆的数学老师跳跃到金山软件,2007年金山上市您选择离职创办蓝港杀入互联网游戏,2017年all in区块链创立火星财经,业界评价您“不错过任何一个风口”,您怎么看待这种评价?促使您决定all in区块链的原因与契机是什么?

 王峰 关于对我十年现象的评价,我还真的是谢谢了。我错了风口太多了。所以,说我投机的人,先照照镜子看自己,哈哈。做火星财经之前,金山和蓝港是我唯一的两家公司。金山十年,蓝港十年。算上我教书和读书,也是接近十年的一段时间。我在金山做了工具、安全和游戏,三件事情,金山的剑侠情缘很成功,我们也很自豪。 

我在蓝港做了端游、页游和手游,三个阶段,蓝港做了王者之剑和黎明之光都不错,我们今年在横版MOBA上做了一款闹闹天空,签给了腾旭极光总代,运营团队是LOL的部门,我们挺期待的。我离开蓝港,但是还是实际控制人。蓝港是我的命,火星是我的梦,我今年说的。我希望蓝港可以走出困难,游戏和电影,是蓝港的主业,今年谁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算是我在重庆读师范学院数学系读书加上工作后教书,PC应用软件以及互联网游戏,我一个十年就是一辈子,十年一觉青春梦。 

因为我每个十年都做了很多事情,也很累,但是早上醒了很开心,跑着出来上车去上班。我有很多傻开心的方式,游戏、电影、音乐、旅行和读书,都适合我。我是实实在在的宅男。我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我喜欢做具体的事情,虽然说说起话来常常话痨。已经活了三辈子。我说我是宅男有人信吗? 

区块链是我的第四辈子。好好过好这辈子。如果可能,我至少想活六辈子,还早呢。人的一生,只做一件事情,只爱过一个人,多遗憾啊。 

区块链技术是伟大的东西,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点对点转账、溯源,大大地提高了社会信用嫩合理。腾讯做链上电子发票、阿里做跨境支付,都是未雨绸缪,也都是冰山一角,我认为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落地已经开始了。我们再不去全力以赴一定会后悔。要想做成事情,必须专注,我们都不是什么天才,唯有勤奋、全情投入,才有可能出成绩。 

你自己付出多大的努力,你的团队心里一清二楚,创业团队,基本不适合职业经理人心态的人加入,尤其是不适合年级比较大的职业经理人。每一个要解决问题,不是发现问题找问题。问题对于创业团队天天有。 

我们用的大部分孩子,都是刚刚毕业的,95后几乎是我们一线的标配,我和他们没有代沟,因为我和他们战斗在一起。


4

“熊市快去谈恋爱”

 楼霁月 :区块链+爱情”其实一直是个有待开发的领域,也很具话题度,比如说之前有过爆火的“渣男链”。峰哥有考虑过了解、涉足“区块链+爱情”这个方面吗?你认为区块链的到来,会让婚姻变成可有可无的一张纸吗?还是说你认为区块链反而能让爱情保鲜?对此,峰哥有什么经验可以跟小姐姐们分享以下吗~

 王峰 爱情和技术没有关系,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爱情,不依靠技术,爬窗户就行。区块链和婚姻法保障也许可以结合起来。要懂一个人很难,女人要懂一个是不是真爱自己的男人,更难。想那么多做什么?凭着直觉就好啊。哎呀,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好像。爱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东西,可以把一些看轻,困难和饥饿。所以,熊市快去谈恋爱。

5

要做一些可以帮助到别人的工作

 楼霁月 在低沉的熊市下,你觉得项目努力前进的大方向应该是什么?你认为499小姐姐们应该往哪个方向努力能够冲破突围?给小姐姐们一些建议。 

 王峰 我很喜欢历史,上学的时候,我读数学,但是图书馆里的历史书,我借的最多。我很喜欢丘吉尔。他说,领导力就是历史联想力、当断则断、直言不讳和整理和细节的把控能力。历史联想力就是未来的洞见,世界是轮回的。 

新的技术来临的时候,都是不成熟的,但是都是进入的好时机。我们大蛋糕会推到你门口。大方向很重要,你认为区块链会很大的改变世界,那就不要急。慢慢来。 

杨宁撤了,我觉得他就是1921年入党,但是很快脱离组织的那种类型啊。其实,很多人是1827年入党的,后来成为一代开国元勋,最艰难的时候,才是看见谁笃定。区块链还不一定是最艰难的时候。去年或者更早的时候,才是最艰难的。 

我们很多人只看到李林和徐明星今天的发财,没有看见他们的孤独和坚守甚至一度的摇摆。 

咬牙挺着,我只能给大家意见,不要让公司挂了,少花钱,控制成本,用最节俭的办公条件,老板办公室就是会议室,我是这样的。一直如此。什么时候都不要为面子而活。要做一些可以帮助到别人的工作,不要想捡便宜,没有便宜。前进的大方向就是要活着,其实生活没有那么艰难,再难的事情,睡一觉都不觉得有多难了。 

我看好区块链金融中的很多场景。区块链应用还早,有些牵强附会。区块链游戏肯定可以做了,但是我不想马上做。我游戏做累了。我做了十五年游戏。我没有想过做那么久,玩游戏比做游戏开心。 

金融是我们必须补的课,这一点,要向@楼霁月 学习,我以前一直看她的照片,觉得她很漂亮,上次在东京,她和理华兄弟来找我,我一见就惊讶,心想她这么可以这么漂亮?人和人比不起,幸亏我是男人,易先生再帅我也不羡慕。 

小姐姐搞金融、媒体都合适,区块链投行,我也在搞,我们投行部门找人要从499里找人,这个群太有威力。我和王小姐姐说,499是我们火星群的CP群。火星群,是是非之地群,499群,是颜值担当群,颜值就是正义。正义要裁判是非,大家多合作啊。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相关新闻
寻求报道 寻求融资 APP下载
APP下载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