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

「火星财经重庆群」分享 | 医疗区块链,路在何方?

火星公开课 ·

11月09日

热度: 38680

除了狻猊外,第三方电商药房、检验中心都可以链改并且激活,因为未来的医疗就是去中心化的架构。


要点速览:

1.我们需要共识和激励,而不是把区块链当成数据库用,数据库思维是区块链最糟糕的思维。

2.医院最终会是没有围墙的,这是大势所趋,区块链会加速医院围墙的挖掘。

3.在AI不成熟的时候,用激励和共识重构生产关系,这是当下最迫切而且可行的事情。

11月8日20:00,狻猊项目技术合伙人姜疆做客「火星财经重庆群」,做了主题为“医疗区块链该向何处去”的分享。

姜疆坦言,自己在2015年创业,次年投入研发力量探索医疗区块链,但最终失败。究其原因,他认为那时没有经济学头脑,也不知道弥补,从未精细考虑激励模型和数学模型,不严谨设计、把区块链当成软件项目开发是最大的罪过。

今年,姜疆加入狻猊项目。该项目通过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引入新的第三方零售,把零售和医疗跨界打通。当用户通过线下联盟店日常消费时,店家以Token方式返赠到用户的狻猊钱包内,当用户存入医保池的Token到达规定标准,就可申请医疗报销。

以下为姜疆分享内容,由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整理:

一、2015~2017年医疗区块链探索

我在2002年正式参加工作,一毕业就到了一个HIS公司,从技术实施、研发、研发部经理、产品经理、架构到研发部门经理,后面做售前、解决方案,再到销售,2015年创办自己的公司,一直都在医疗圈子打转。

在2014年底2015年初的时候,我刚刚听说区块链这个东西,比特币是之前早就听说过,但是从未安心研究,所以错过了,大家都懂得。

2015年初,上海有个美女给我介绍小V认识,从此对区块链强烈关注,并且展开了学习。

2015年初和Vitalik就用区块链能否建立一个医疗数据交易市场进行了探讨,对于医疗区块链落地有浓厚兴趣。

2016年初投入研发力量,开始了医疗区块链探索之旅。

2016年在北京,成都和小V在以太坊研发领域进行深入探讨。对于如何用区块链建立患者数据交易市场,小V给我了很多提示和指导,所以开始探索看似美好的故事。

2014年加入杭州OMAHA开放联盟,成为会员。这个组织是中国的开放病历NGO组织,是模仿美国的Bluebutton计划,目的是让大家能够获取自己的病历,并且制定了一套病历通讯及开放的技术标准。

大家可以百度一下,创始人郑杰2013年我就到杭州找过他,他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人,当然他的背景也比较优越,父母是双院士。

郑杰要做什么呢,他认为病历在中国是遏制了流动性,患者数据被医院控制后极大地浪费资源并且让患者不能很好配合治疗,所以他要发起这个组织让医疗机构开放病历给患者。

2016年的时候,我研究区块链一段时间,参与《区块链解密:构建基于信用的下一代互联网》医疗篇撰写。

我在杭州遇到云象科技的CEO黄步添,他说要写个书,让我写医疗相关,把我拉进去。我就东拼西凑写一把,当然现在看来还是挺有情怀的,但是发现对人没有任何指导作用。

2017年初公司组织翻译美国2016医疗区块链15大论文。

美国是医疗区块链的前沿阵地,所以我也想学习一下老美在琢磨什么。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在宣布这一比赛时,曾表示其非常重视区块链技术在该国医疗IT系统中的应用。

美国政府的几大部门,包括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国防部(DOD)以及国土安全部(DHS),均在积极调查区块链的应用。

9月26日~9月27日,医疗 IT 协调办公室(ONC)将在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NIST)举办一次以区块链为重点的研讨会。此次论文获奖者的完整名单如下:


数据共享的问题在美国其实是个大问题。医疗行业比我们想象的要封建的多,几千年以来患者话语权几乎没有。到1957年美国医学会才提起知情同意权。(医患沟通进展缓慢)——摘自《未来医疗》。

“即使拥有地球上最先进的军事力量,美国仍然在国防部和退伍军人事业部之间交换记录。”(机构间共享数据缓慢)

国防部和退伍军人事务部电子健康系统花了11亿美元后完蛋。结局:还是继续花几十亿美元单独各搞各的。


病历数据所有权在中国到底属于谁,我们理个概念。


在美国,政府非常关注和重视病人数据所有权,最近两年提上议程。


秉着这个思想,类似的创业项目也很多,不乏很多著名的案例。



大公司其实并未放弃在医疗领域的开拓,这些不差钱的公司一个个都放弃了,因为消费者不愿意将健康信息分享给科技公司。

如何在平衡隐私性和安全性的同时进行大范围医疗数据共享?


在确权、隐私、激励三个层面,我们的传统系统都做的非常不好。

我们知道比特币是人类第一次用数学方式保证个人数字资产不被掠夺和篡改,这个是人类的大事件。

在美国的15大获奖论文里面,大家都无一例外在很多地方分析和介绍区块链和比特币网络。

从介绍比特币幻想医疗世界的问题该怎么解决。2016年初开始投入以太坊开发,目标在于做医疗数据交易市场。我个人是花了大约几十万投入做这个项目。

去信任化的,患者数字身份的分布式框架(Distributed Master Patient Index,DMPI);——(基于区块链的PHR)永久持续在线的病历记录

健康数据资产交易(自己掌控数据交易)——PHR market (健康数据集市)

这个理念看似确实很高大上,当然,坑也被我踩了。

二、医疗区块链的坑

我失败了,很多原因导致。我承认自己是目光短浅的技术型。我们从2014年到2017年探索了好多年:


哈佛大学的遗传学大牛George Church的具体做法是:公司以低于1000美元的价格帮助顾客完成基因组测序,使顾客可以直观的了解自身遗传基因对应的疾病风险,将通过区块链保障信息的安全,同时进行储存交易。

他提到居然用以太坊开发?我真的为他担心,不知道George Church怎么样了?


我最近看到了最新的医疗区块链调研报告,还是在数据共享和隐私范围,似乎旧的故事还在上演,我没看到让人兴奋的项目。


著名的《颠覆医疗》《未来医疗》作者埃里克·托普先生确实对我影响很大,《未来医疗》还是郑杰翻译的,这本书很精彩。

但是创业之路,究竟在哪里,书中并未给我们指出,确实那个时候比较苦恼,其实直到去年底。

唯一值得欣慰就是EOS年初涨了一点,不过我还是把更多精力放在EOS技术层面。在探索之旅我需要做出一些总结给大家:

1.构建一个命题作文,然后往上堆加各种技术和美好的幻想,以为可以改变世界,其实数据共享市场的切入点,如果目前太过于宽泛会导致一事无成。(我们可以涉及细分领域,更加精细化专攻一处更好)

2.在医疗的圈子里面考虑医疗的问题,不能跳出这个圈子,从更加高维度去思考问题。

3.没有仔细设计经济学激励模型,我们忽视了区块链最宝贵也是最核心的价值。

4.认为分布式商业组织是遥远的未来,在组织架构上没有设计伙伴和外部资源的激励,所有都是自己死撑。

自己手上有榔头,发现满世界都是钉子,查理也引用过这个。在数据隐私和共享层面,不是没有可能性,而是开始我们的心太大。

例如在医疗心理治疗领域,有足够的数据证明,区块链在隐私和共享方面可以达到平衡,可以化解病人和医生的不信任关系,不过当时我们并未从细分领域开始。

另外,最可怕的的就是井底之蛙思想。我们很多人饱读诗书,但是还是井底之蛙,因为他活着的世界给他个惯性思维,惯性思维就是创新的杀手。从2008年到现在国家花了几千亿搞医改,大部分都失败了,这说明医疗行业在医疗的圈子里面很难突破。

大家难以打破原来的价值链,上下游和供应链互相牵制,后面就因为屁股决定大脑,最终还是选择平庸。

在2014~2017年间,我们没有经济学头脑,也不知道弥补这块,从未精细考虑激励模型和数学模型这块,就是拍脑门,就像很多区块链项目,拍脑门,拍大腿,拍屁股走人。不严谨设计,把区块链当成软件项目开发是最大的罪过。

区块链对于我们的商业模式架构有影响,对区块链团队组织架构也是革新,我们总是停留在书本上,而不去努力实践,DAO的文章,我在2015年就摘抄了,还在评论,可惜我们没有实践。

目前发现分布式商业组织区块链给公司和创业带来的福利,这块善用将会如虎添翼,我们总是把创业的事情让自己扛着,讲着悲情可泣的故事,后面发现死了也是蠢死的。

直到今年加入狻猊,让我们的认知和实践到了新的维度。

三、加入狻猊项目


狻猊是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在2018年3月份,张斌总被投资人夏总介绍过来在成都喝茶,他发起了这个项目,正在整合和寻找技术团队。后面发现,PPT讲到70%的时候,我已经秒懂了,至少理念一致。

对于技术这块,我毫不犹豫给斌总介绍DPOS架构是最佳选择。2016年韩峰在川大软件学院的时候,说以太坊要DPOS了,他当时神情对以太坊有点失望。

在他眼里,DPOS就是衰,我也有点懵逼,我在想DPOS不好吗?确实当时的认知都比较Low。反正当时韩峰2个小时,有1个半小时在介绍宇宙大爆炸和熵麦克斯韦妖。具体区块链怎么改变世界,我看那个时候没人说清楚。

周莉是狻猊的运营合伙人,26岁就是厉害的项目经理,确实一个架构一个运营执行结合很好。我就是凑个技术,所以我们一致想把狻猊做好。


狻猊的模式是引入新的第三方零售,把零售和医疗跨界打通。我的一个朋友在2004年创业都在做异业联盟整合,其实核心问题是积分没有信用积累,无法形成共识。

传统的中心化最大的问题是,先天的技术导致共识无法持续,最终会崩溃,所以异业联盟积分倒闭的比比皆是。

在狻猊的前身,斌总的九樱天下公司已经在9年前开始实践,把零售和医疗打通的方式。

以零售业的代缴反哺医疗,但是共识圈还是很小,这是致命的问题。分账和激励都很不足。

第三方代缴模式在西方不是一个新鲜事了,但是就是做不大,范围做不宽。


在斌总的故事里面,我们用一个增值的token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对于此还不理解,可能需要看看《价值的起源》和《货币的非国家化》等等百科读物,可能隐约知道方向是什么。

比特币是最早的价值网络,我们需要在上面叠加新的价值。Token已经超越了货币的熟悉,货币属性其实只是其一而已。


九樱在N年前就做了很多工作,用法币验证这个逻辑。




对店铺来说就是为了吸引更多消费者,在地推的时候,这个模式已经受到认可,店铺基本上没有排斥,而且还很踊跃。

我们把应该给广告的费用转化为Token,让利给消费者,基金会并未抽成,想想美团还要抽水25%。

店铺马上还要搞背景调查呢,就像重庆高考恢复政审一样,不是你想让利就加入。


消费即挖矿的理念让消费者参与零售业的价值公司,让给客户的小葱小蒜、广告支出变成证券化流动性的东西。

我们需要的是流动的价值,这个价值来自千千万万个“我”,新的共识再落地回去重构生产关系。


消费者吃麦当劳挖矿,说明消费者绝对不是傻子。

我们吃个火锅假如商家让利10%,100元就是让利10元,我们就可以给客户积累7块钱医保,3块钱个人账户。最终积累到最低价值600元的token就可以报销5000封顶的医疗费用。

我们的吃喝用都是挖矿,商家也乐意给我们Token。

我们平时买个卤肉的时候,商家还经常给我们豆干和花生弄个赠送的,现在也不要豆干,我就要token,SN。



区块链钱包和茄子辣椒搅在一起了,真是万物皆有联系啊。




最终还给店铺提供一个赚钱的大杀器,宝盒终端。ATM机和医疗预约终端,大爷大妈也可以买SN了,终端也可以预约医生。


除了零售端的导流,我们还有超级虚拟医院平台。


逻辑上很简单“携消费者和患者以令医院医生”。我们在业务上主导医院和医生跟我们合作。

在重庆,医生本来就可以不给三级医院院长报备,就可以多点执业,社区也有需求,本身也不是问题。



终于在11月1日,我们在钟航海诊所,做了一个区块链医疗案例,第一个把区块链闭环走通了。法币模式下早就走通了,目前就是用区块链重构。


患者可以就近在私立医院的闲置场地里面用三甲医院的医生,用零售补贴的医保看病。医生在我们的控费模型里面,得到了阳光收入。


非三级医院变成三级医院的医师执业平台。

我们需要给院长讲区块链吗?不需要,因为我给他说,我给你带几个患者来,我们合作一下,基本上都会同意。

SN在医院端,是自动在后端兑换系统变成人民币,所以医院拿走的是人民币,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早点卖掉SN,店铺那边还要着急买入呢。

这样SN完成了循环,循环意味着token流动,流动性会带来流动性溢价,货币理论我不太懂,但是这个不是假的,这样Token变成了具有增值效应的。


在Token设计的时候,我们需要知道其“门票”属性。门票,钞票,股票,如果三个属性设置好了,我们就能让token变得让大家喜欢,SN是解决大家最强烈的刚需。

在便利性、低价质量这不可能的铁三角中,狻猊得到了最佳平衡。

我们知道互助保险是很容易穿底的,因为没有控费机制,源头造假不是区块链能够解决的问题。之前我也很想做保险公司的小跟班,用区块链解决数据防伪问题。这个成立吗?在比特币的拜占庭将军问题里面,有所谓的源头防伪一说吗?

我们需要共识和激励,而不是把区块链当成数据库用,数据库思维是区块链最糟糕的思维。

为什么医院最终会是没有围墙的,这个是历史的大势所趋,区块链会加速医院围墙的挖掘。

在之前,我是悲观主义者,因为我们在现有价值网络中,我们看不到希望。医生为了活命,他不会考虑患者的利益。但是现在有了激励,他们会产生变化,因为在维他菠萝体系里面,医生只有帮助患者确保治疗效果的同时尽量省钱,才能得到最大的奖励。

医生的诉求也就是两个——“照顾好自己的患者,过上体面的生活”,我们的设计符合人性,目前的HIS系统就是迎合不人性的东西。

斌总设计的过程中,其实深刻理解这个问题,因为他就是医生出生。

从医生跨度到电商、营销,再重构医疗。一个没有经历的创业者是无法想象出狻猊的,其实格局大了害怕失败或者害怕被坏人搞,但是这个事情是利国利民的,在人建立正确的死亡观之后,可能会理解“选择有意义的事情”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在狻猊里面,没有ICO,没有所谓的大交易所。

最大的感悟是,狻猊构建了一个神奇的分布式商业组织,很多有识之士都自带燃料过来。这个和传统创业架构完全不同,普通的CEO,一个人苦逼死撑,一个人的格局,一个公司的格局都有限,公司和公司内部都是人浮于事,尔虞我诈。不过有了token,在社区里面有个奇妙的现象,大家都会自动维护token的整体利益。

当汉中和西安的商铺加入时,北京和重庆的团队欢欣鼓舞,因为他们知道共识越大,参与者越多,未来就越有希望。

这个是比特币带给我们的启示。

在分布式商业组织里面,边际成本降低,人才涌现,各路英雄上马,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搞医疗的人不懂零售,搞零售的人不懂医疗,大家为何不配合,原来说服他们很难,现在很容易。

医保的反向激励模型把狻猊医保用在刀刃上,构建了完整的控费模型。

最后一点,狻猊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渝北区政府、成都青羊区都予以肯定,密切关注。

区块链ICO、STO都要走合规路线,一个区块链组织不能绕开政府,拥抱政府获得资源,把他们变成“我们”,这就是共识的力量。

四、关于未来医疗区块链的展望


未来医疗区块链在细分领域的确权仍然具有市场,这个细分可以让创业者关注一下。


除了狻猊外,第三方电商药房、检验中心都可以链改并且激活,因为未来的医疗就是去中心化的架构。

资源正在分散,然后重新优化聚合,这个过程和大潮中,区块链有着催化剂的作用。


医生和患者,社区共识的打造,个人IP在链上持续积累,这是未来社交网络的必须。

医疗器械如果作为机器人的话,在链上会有自主意识,会和人交换价值。

这个社交网络,将是AI和区块链结合的东西,当然,我幻想的多了一点。


在AI不成熟的时候,用激励和共识重构生产关系,这是当下最迫切而且可行的事情。

我们在设计通证的时候,很多创业者死盯数据,而不考虑生态,不考虑人性。一个人死磕,死磕到后面就怨声载道,我之前就是这样。

为何不追求合作,放下自我,用激励去弃恶扬善?STO资产证券化,让商业组织在未来有自主快速上市的可能,尽快把建立共识,促进价值流动是关键。

我们在传统行业做事情的时候,往往认为世界就是这样。我走到系统边界的时候,发现另外一个系统在牵制我们,让我们动弹不得,所以就放弃了。

区块链在做什么呢,区块链是在原有系统构建新的价值共识,这个价值形成后会反向作用于旧的体系,就像春雨回归大地,让土里面的种子开始发芽。我们一点点积累我们的共识,我们的善意,后面会发现,历史是在跳跃中前进,世界开始改变了。

嘉宾简介

姜疆,狻猊项目技术合伙人

成都影达科技CEO,15年医疗信息化行业从业经历,中国第一批以太坊医疗应用开发者,通证经济布道者

文章声明:本文根据「火星财经重庆群」嘉宾分享内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财经立场,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关键字: 医疗区块链

推广
相关新闻

涨幅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下一篇

摩根士丹利称“比特币挖矿产业趋于饱和”,果真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