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有风险 入市需谨慎
APP
下载火星财经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微信公众号
火星财经二维码 火星财经

赵长鹏:梁静茹给他勇气,币安给他底气

火星财经 ·

05月15日

热度: 95993

事出有因,必有其果。

先来看结果,2018年5月7日,来自币安赵长鹏的一则推特:

w1.jpg

本意为:未来申请上币安的项目需要披露是否接受了红杉资本的直接或间接投资。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的错误翻译、相关项目谣言四起,行情剧烈波动,火币呛声,单纯看来,这似乎是交易所和他的投资机构的“个人”恩怨,真的是这样吗?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让你高攀不起

起因是2017年8月,红杉与币安就具体投资条款进行谈判,那时候币圈爱西欧正如火如荼,币安上线不足一个月,但随即9.4七部委联合发文围剿币圈,一时间市场应声大跌,所有炙手可热的爱西欧项目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那时候最热闹的视频莫过于“XXX清退不成,创始人被围殴”;这时候币安不但清退ICO,还补贴差价给用户,在其他项目用发行价的几折清退时,币安以发行价的3-5倍清退,这个时候任何一个资本方都会却步的,但也不得不佩服红杉的眼光毒辣,在币安起飞前就看到了币安的潜质。

随后谈判一度僵持停滞,作为外人只能揣测,在9月到12月到几个月时间里,相信红杉也是动摇过的,毕竟这个行业前路未卜,做为投资人自然是谋求自己的最大利益化,按照风险投资行业的套路,币安成败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然而,好女百家求,IDG资本却在币安逆市增长的12月看到了币安的潜力,表示愿意向币安注入两轮资金,分别估值为4亿美元和10亿美元,远高于前者的估值。随后红杉和币安开始对簿公堂。币安最终也没有接受IDG的投资,按照过去传统VC的套路,创业公司早就识相签约了,毕竟时间不等人,对于普通创业公司来讲,时间就是生命,拖上几个月不融资,怕是死得不能更死了,何况在讲究资源和关系以上市为目标的创业圈,还没有哪个公司能拒绝红杉的钱,但令资本们黯然失色的区块链新世界,已经不需要旧规则了。

w2.jpg

币安:弯道超车靠什么?

再往前追溯,你就会发现:币安真的很像一个神话。币安在2017年7月中正式上线,截止到2017年9月,币安第一个季度实现净利润750万美金;截止到2017年12月,币安第二个季度实现净利润2亿美金;市场预计2018年币安Binance全年净利润超过8亿美元;币安做为一个创立时候就纯国际化背景,不依赖某一个国家用户的币币交易平台,不开设人民币充值,也就规避了洗钱的风险,恰逢法币交易平台纷纷关门,“借此东风”短短几个月内成为全球第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一点不在资本的计划里,甚至也不在币安团队的计划里,回看币安早期是采访就接的阶段,只看到何一斩钉截铁的说币安会成为全球第一。

可以试图在币安的成功里找到一些路径,比如一个强悍的技术团队,CZ专注交易多年,能将自己的价值放大到极致,比如一个资深的市场团队,毕竟在直播混战能杀出一条血路的何一在一直播举足轻重,比如靠战略的前瞻性,在中国币圈最热闹的时候他们做国际、做币币,在国内为火币和天涯的合作欢呼捕风捉影时,他们在全球多个国家推进数字货币合法化。

区块链斗士赵长鹏

从币安的成立到今天的成就,不得不说的一定是赵长鹏。在红杉之争事件中,CZ说话直截了当,黑白分明的特点被放大到极致,有人盛赞他是“新世界站着的人”,也有人嘲讽他“不识相”,“幼稚”在市场褒贬不一的争论中,他用行动表明他的想法:“你可以支持我,也可以反对我,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不能改变币安的快速扩张。”

面对传统金融市场门口的野蛮人,传统VC不是不难堪的,红杉现在恐怕才是进退维谷,进已经被香港高院驳回,退又有损全球顶级VC的面子。

w3.jpg

赵长鹏并不是赵长鹏一个人,而是千千万万投资者和创业者。他的底气在于币安的成功现在不依赖于传统VC,将来也不依赖VC来完成上市,无求品自高。

在今天的新世界,大众和顶级项目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近过,这实则是区块链在做旧规则的“破局”。虽然传统投资机构敏感的察觉到区块链是个新机会,积极布局,但是仍然套用“老套路”在运作。与区块链的投资需求已相去甚远。

赵长鹏带领的交易所币安犹如蒸汽时代缓缓走上轨道的火车,以红杉为首的传统VC更像是汗血宝马,虽然都是顶级的,但已经是不同的轨道了,完全不相匹配的速度,必有人要走在前面。其实这一举措也是CZ的性格使然,赵长鹏自称CZ的原因,仅仅是因为ChangpengZhao,名字的缩写,简单坦率。赵长鹏于1977年出生在江苏农村,父亲是中国科技大学老师,随父母在合肥中国科技大学住过两年。年幼的赵长鹏又随父亲到了加拿大温哥华。16岁的赵长鹏进入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大学期间,赵长鹏独自前往东京,在一家金融IT公司,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1997年后,他去往彭博Tradebook开发期货交易软件。2013年起,赵长鹏开始将赌注放在数字货币身上。一辈子都在全球各国辗转的赵长鹏,基因里就是全球化的血液,这样的人在早期孤注一掷地投入区块链行业和成长环境密不可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庸之道,在年仅40岁的赵长鹏身上找不到一点儒家思想的和稀泥,大概也只有这样的创业者才能创造币安奇迹,而爱憎分明的人也注定活在争议当中。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最近赵长鹏和百慕大总理开会才穿上了西装,还穿上了百慕大当地的正装短裤,百慕大总理随后也在推特发布了身穿币安LOGO的套头衫,大概也只有赵长鹏才能穿着短裤,无视中国社交网络的群嘲,继续做自己。

w4.png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字: 币安 赵长鹏

推广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涨幅榜

相关新闻
下一篇

首届LinCo领氪区块链游轮峰会将于8月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