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先锋门户

验证

熊市之下,该何去何从?

锌财经

发布时间: 2018-05-02

关键字:熊市,火星专栏,锌财经

收藏

133576

这波浪潮,大概不属于区块链,属于的是Token。

与春节热闹的“凌晨社群”相比,节后的虚拟资产市场宛如从天堂跌入地狱。

“哪里是腰斩,简直是脚踝斩。”圈子里的朋友嬉嬉笑笑地开着玩笑,BTC和ETH也扛不住这样的颓势,纷纷跌去近半的市值。

笑话是这么说的——爱西欧和传销组织碰到了面,相互介绍之后,大吃一惊,异口同声的爆出了一句:兄弟,你这个犯法!

但事实是,一夜暴富和理想生活一样,永远是人类用来洗脑同类的华丽辞藻,而这两个概念一旦搅结合在一起,估计精神鸦片或致幻剂都会退让三分。

在前段时间锌财经报道的《币圈七宗罪》中,向大家揭示了虚拟资产市场中的人性,而这一篇,我们更想和大家聊聊区块链背后不为人知的生意。

微信图片_20180502145548.jpg

因为,在商业世界里,信仰会崩塌,但生意不会。

01

台上权威,台下生意

3月的某日,韩国首尔下着小雨。

与前一日大会的热闹相比,第二日的活动,则是冷冷清清。以至于NEO创始人达叔的演讲推迟了近1个小时,才使能容纳上千人的会场,仅前3排看起来还有些人气。

跟前一天的灯火通明不同,第二天的主会场,竟然没有开灯。

台上是风靡币圈的帅大叔,台下是零零星星的观众,现场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出究竟来了多少人。

以达叔的影响力,自然带去了不少流量,演讲结束后,不少项目方的姑娘纷纷和他合影。

但这样的人气,显然还是无法填满整个会场。在分会场和站台区,项目方自带的介绍人员、随行翻译、show girl的人数,几乎和前来咨询的观众相当。

接着,上台的是一位某项目的CEO助理,她开开心心走到台上,讲了一段中文,然后说,“虽然来听路演的大部分是中国人,但我还是想用英文,毕竟这是一个国际性的会议。”

现场一片死寂。前排的外国友人,看上去听不太懂她的口音,而大部分中国人,要靠来自国内的同声翻译,来了解一位中国同胞的见解。

但是,好像并没有人关心,这家公司到底有多少人,或者CEO难道已经忙到来站台的时间都没有了,或许也仅仅可能,原本该上台的CEO昨天喝多了。

而同声传译的中国人显然不懂区块链,除了最基础的信息,中间是大段大段的停顿和猜测。

“好好的中国人,一定要讲英文。”当时在分会场的一位观众吐槽说,这位观众自称亮哥,做的是区块链游戏。

尽管如此,这里的一切都是生意,台上有台上的生意,台下有台下的生意。

据了解,除了主会场将分会场“外包”了出去,比如承办一个分会场,主办方的要价可能是50个ETH,而至于分会场的承办方如何收钱,主办方并不操心。

当然,主会场的出场费,自然更高的一点,据不确定的小道消息说,20分钟的路演大概在10个BTC。

“没有什么黑不黑的,各取所需。”亮哥说,“路演完,宣发跟上,做好PR和社群运营,一拉盘,这些都是小钱。 ”

02

有人信仰,有人疯狂

相对国内,韩国监管比较宽松,不少项目、交易所,都选择在此安营扎寨。

“送我们一点币?”,这是韩国的“阿姨团”通常最先抛出的问题,他们的中文可能不好,但他们对虚拟货币的热情却很有诚意。

随行的中国翻译,会继续追问,包括目前Token的价格,未来的募资计划等等。

这个国际会议,自然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国际人群。

懂行的欧洲投资经理,显然更关注技术和应用,一来因为讲英语,二来提的问题,都太深入,展台的BD听后一直哑口无言。

“Too Small。”德国的Philip说,晃了一圈,并没有让他觉得兴奋的项目,都太早期,太不成熟,但一问价格,又发现好像投不起。

他背着简单的双肩包,反复强调不要拍照,不要把他的照片传给公众。

在现场,找个懂韩语的中国人,或者懂中文的韩国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比如T和W,就是地道的中国通,“小姐姐”喊得比中国人都溜,他们承接中国的项目,找到韩国的交易所、社群、媒体,谈好价钱,然后离场。

W说,他们只投爱西欧的基石阶段,上了交易所,一解禁,就抛售。

“赚几倍就够了,十几倍也有,但优质项目少。”W说,目前中国内地的钱管的很严,基金会或者投资公司设在香港最方便,钱能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兜一圈,再回到香港。

据说,美国湾区最近只有区块链的活动,才卖的动门票,Token found 成了大家最热衷讨论的话题,

但麻烦的是,传统项目的股权和基金会的权益分配,理论上并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既投项目股权,又投Token所在的基金会,是个理想的生意。

目前阶段,币圈生态趋于完整,项目、媒体、基金、交易所、市值管理、社群运营,大家摇旗呐喊,尽可能多的圈着韭菜。

大家都想在2018年的Token经济中赚到钱。

03

碰到的人不懂技术,懂技术的人不想理你

说起韩国大会第二天的冷清现场,并不是因为前往首尔的韩国人少,恰恰相反,头天活动的嘉宾,门外的展台宣讲推广,英雄联盟的Cosplay都热闹非凡。

当然吸引眼球的还是现场的show girl。

“生意大多是晚上谈成的。”亮哥展示着昨天的手机图片,活动第一天,大部分来的中国人都喝的很high。

白天是热火朝天的韭菜大会,有专家站台,有大佬圈粉;夜里才是血腥和暴力的金钱游戏,项目、机构、媒体,也有最近才兴起的数字投行。

对大部分人来说,AI太远,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又都属于自己蹭不进去的那种。”负责公链项目运营的朵朵说,之前她在古典VC机构做投资,去年年末来了这家公司。

“打工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打工。”古典项目的CEO在见过同行一夜暴富之后,早已没有一行一行码代码的心。

“我就刷一回脸。”活动开始的前一天,一位醉醺醺的公链项目发起人,对着主办方絮絮叨叨扯了大半个小时,这位发起人,不仅迟到了3个小时,同行的朋友还在禁烟区抽起了烟,惹得不懂中文的韩国小姐姐,屡屡用双手比起了叉。

虽然当时临近12点,主办方还是显的很有耐心,“这事不归我管,我把负责活动的同事对接给你。”

在酒精的作用下,这位发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我刚和金XX的儿子,一起吃过饭。”

显然,谈判未果,双方在互相diss之后,随即分开,而后又在大堂里吵了起来,接着发起人竟然踉跄的冲过去想要动手,结果扑了个空后被同伴拉住。

第二天,这一切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主办方光鲜亮丽的站在主会场,第一个发言,关于“我所理解的区块链精神”;而项目发起方,在现场站台,邀请着来来往往的中国人和韩国人,加入自己的电报群和微信群。

有人宣称,这是一场关于共识和Token经济的大会,是关于该付50个ETH还是5个BTC的交易,可是,你碰到的人不会懂技术,懂技术的人并不想搭理你。

04

发币一时爽,接盘火葬场

在首尔活动午间休息时间,锌财经在餐厅见一个正在玩手机的项目方,他的手机壳背后写着四个大字,“打到狗庄”。

他说,机构和庄家,不是区块链的好伙伴,他们会砸盘,他们要保本,散户才会接盘,散户有足够的信仰。

公链自然是需要信仰。

Chainclub饭局上有位湖畔大学的学员强调,他说,并不是因为手里持有EOS。

而另一位二级市场的大佬表示,EOS预计远不止50块,他并不在意其他人,认为大部分公链到六月都会变成空气。

这里不缺钱、不缺生态,缺的是应用的落地,但落地该怎么鉴定?

数字投行的朋友,听完后不禁反问,“发个Token是最多2小时的事情,淘宝还有专业教程,可是你真的觉得以太坊的代码写的好吗?”

目前,数字投行正在兴起,因为对爱惜欧之后的项目来说,需要处理的事情多到你无法想象。

但换个角度想,这里才有更多的生意。

05

媒体进场,数字货币分秒都是涨跌

2月初,赵何娟女士亲自带队进军区块链媒体,高调质疑金色财经的同时,还怼了3点钟社群的网红——耿直boy陈伟星。

圈子里流行的一句话是:正规军开始进场了,媒体、二级市场的操盘手、VC和PE都纷纷加入,这个分秒都是涨跌,全年无休的数字货币战场。

“我们割韭菜,传统媒体收割我们。”区块链的自媒体自嘲道,活儿是越来越不好接,一篇文章20万以及等值虚拟货币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当然,媒体的担忧,还不仅于此,因为太阳底下无新事。

拿过谁的钱,拿着谁的钱,在这个强调自治及去中心化的社区中,传播的飞快。

而快讯类的区块链新媒体,有的有网站,有的有小程序,但做的事情,都很简单,疯狂的搬运,据了解,最多的一个媒体,负责快讯的小编超过30人。

但对项目方来说,这些都无所谓,无论是60个ETH的年框,还是1个BTC的稿费,对他们来说,并不在乎。他们需要的是传播和造势,捧红自己家的CEO,然后稳定住起伏不定的币价。

“我需要媒体帮我造势,要业界的大咖来奠定我的算法和解集正确性。”老断告诉锌财经潘越飞,他的项目可以颠覆以太坊和比特币,性能升级的突破,就像是单核变多核。

他手里有的是几十页公布开的证明过程,但代码库却是空空如也。

“先私募3个亿,找到人,分了钱,我们再干活。”老断质疑着合伙人提出的建议,反复强调,工程上的难度并不大,但是没有钱是做不成的。

从媒体的视角看问题,所有的信息,都有自己的价值,但二级市场的人,不喜欢玩虚的,他们喜欢真刀真枪,转瞬间千万,甚至过亿涨跌的刺激感。

06

交易所收智商税不如矿主来安全

此前币安的几次危机,让人们一度对交易所失去了信心。

其实交易所的逻辑简单、粗暴,但除了交易抽佣,上所的手续费,项目的质量和流量的真假,大概只有他们心里清楚。

跟之前爆出的天价上币费不同,不少小型的交易所,已经开始实施全方位的服务。

“项目往我们的账户里充值,一部分作为手续费,一部分进行流通,然后再充差不多价值的ETH,进行护盘和市值管理。”

对于非空气币的项目来说,Token的增值和收益,远比割一波韭菜要重要的多。

而且,能反复割的才叫韭菜,只能割一次的,顶多算是大葱。

这个事情,不仅我们看得懂,传统的操盘手,处理高频发交易的系统服务商,也一样看得清楚。

“对传统券商的系统服务商来说,币市那点交易额根本不够看。”N说,他们手里有比homs系统更稳定,也更适合token交易的体系。

国内显然禁止这样的公司,但新加坡、韩国、日本都开放且欢迎。

一个地方名声做坏了不要紧,总会有国家监管对你张开双手,热烈欢迎,据说币安正在考虑搬去韩国。

“哪有炒币不亏的,有一次亏了十几万美金。”在韩国,锌财经还遇到了上戏毕业的阿凯,他说自己是资深挖矿,遇见谁,都要重点介绍自己的矿工身份,然后打听币圈的内幕消息。

阿凯,这个操着东北口音、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艺术工作表演者,看不懂任何区块链白皮书,只专注于经济层的币圈变动。

从去年7月28日,他正式专职炒币,到现在,大概赚了2000多万。再往前,2015年股权交易是他的第一次财富机遇,当时是他妈妈带他入的场。

而这次,他妈妈告诉他,时代在变,人也要随时变动。

07

VC的末日,操盘手的盛世

据外界猜测,之前股市时临时不临,大多也是钱都投到这个市场里,而正规军进场后,市场只会变得更血腥。

“吃个饭的时间,那哥们用一只手机,就赚了5000万。”N说,虽然操盘不是什么新鲜事,2-3台手机还是能做到的,但一个手机能做到这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正规军的恐怖,就在于他们对于何时拉盘、何时砸盘、何时吸筹都有完整的打法和无数次演练。

他们在二级市场,摸爬滚打交学费时,这些区块链项目的发起者,或者还在钻研互联网,或者还是在念书的孩子。

指哪儿打哪儿,这样的军事战争术语,形容的十分贴切,这样的操作下来,流通盘中大部分的份额,都被庄家占有。

币圈现状,此一时,已彼一时。

3个月前,丁磊站台的区块链项目老M,曾在采访中告诉锌财经,“区块链是传统VC的末日。”

话是没错,爱西欧的海外发行,清一色的老美或是新加坡华裔,哪家VC能看懂这样的BP,能靠这样的白皮书去做DD?

这波浪潮,大概不属于区块链,属于的是Token。

这波浪潮,大概并不会改人类,但一定会有更多的生意。

而上戏毕业的矿主小凯新婚不久,头像还是穿着西装的定妆照,他说他已经给将出生的儿子起好了名字,叫“张比特”。


文章原标题:熊市之下,何去何从 | 锌式  原作者:启明

本文来源: 锌财经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