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有风险 入市需谨慎
APP
下载火星财经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微信公众号
火星财经二维码 火星财经

区块链行业的前三分钟,意味着什么?

万卉 ·

04月10日

热度: 133457

世界的一切都是可以被编程的。一个比较有趣的个人人生哲学就是“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计算机” 。

640.webp (1).jpg

4月8日下午,“区块链合伙人加速计划”首场沙龙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做了主题分享,以下是分享全文,enjoy:

基金简介:丹华资本由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创办,现管理超过6亿美金规模的两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丹华资本从基金成立开始即布局区块链领域投资。

Dovey Wan:非常感谢大家过来听我的分享。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在中山大学读软件工程,之后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读信息系统master,毕业之后去了eBa硅谷总部。2014加入丹华资本, 现在是丹华资本的董事总经理。丹华资本不是一个纯粹的区块链的基金,其实我们是“古典投资人”我们投资有几个大的板块划分,如果从技术栈来看,我们的投资涵盖了数据基础架构层,数据处理层,数据应用层。区块链是一个横跨三个层级的板块

 世界即可编程

我认为世界的一切都是可以被编程的。一个比较有趣的个人人生哲学就是“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计算机” 。

首先生命一直在获取能量来维持稳定态(对抗熵增加)能够有效获取能量,就是靠我们的基因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基因组是生命体得以存活的有用信息的一套记录。生物体超强的适应力与环境息息相关。如果我们在一个培养皿里面装了一堆细菌,培养皿的一边是糖水,另外一边是普通的水,细菌会根据自身的基因处理外界的信息,它处理外界信息的结果不是做随机运动。如果细菌能够可靠地朝食物来源的方向游动,那它就更具适应性,因此比随机游动(熵最大,最混乱)、仅靠运气获取食物的细菌生长得更加旺盛。生物体状态及生物体生活环境之间的联系表明,二者能够共享信息。正是这些信息(基因组的遗传信息)帮助生物体躲避了自然规律下的平衡态:熵最大化,对于生命体来说就是死亡。这样看来,生命可以被视为一种计算过程—它的目标就是最大化地实现有意义信息的储存和利用。所以生命本身对我来说,其实特别像计算机,我们的基因决定了我们跟外界交互的信息的通道,我们可以更好的利用信息,可以更好的生存繁衍,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围绕可编程进行的。

640.webp (2).jpg

丹华资本的投资哲学

我们的投资哲学有三个。

第一个是In math we trust. 中国可能有更多的商业模式创新,比如滴滴或者是uber看似是商业创新,但是其实是解决经济学问题,在出现surgeprice之前(高峰期间的溢价)uber只是叫车软件,没有带来特别多的所谓生产力的改进。什么时候会变成有数量级生产力改进呢?是引进了加价这个方式,从而更好的调配供给和需求,是通过对信息的收集和分发来解决了经济学问题。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看到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很类似的,最终到了底层其实都是有很多数学原则支配。

第二个是 it from bit,bit指的是比特,是信息的最小的单位。我们看到人类发展到现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有一个指数型增长的科技创新。但是如果我们去翻50年前的报纸上的航空列表,会发现从纽约飞伦敦的飞机没有变快反而变慢了,在过去50年来,我们很多物理性的创新,比如汽油的燃烧率,燃料利用率,发动机的效率等等都是在做线性的增长,过去50年指数型增长和爆发性增长是由比特世界,即信息世界来主导的。

这个就会延伸到我们第三句话,就是information density,我们发现过去20年的重大革命性产品或者技术,都是信息密度的飞跃结果,信息密度的含义有两层。

第一层含义就是在单位时间内,人们可以处理信息的多少

第二层含义就是在给定计算资源的时候,可以处理多少的有效信息。

还是拿刚才滴滴的例子说,因为它是汇集了很多供需信息,知道在哪一点什么人在叫车,在什么地方会有司机,有了足够多的信息,可以以十倍的效率完成供需匹配,它有这些供需信息,就可以比原来的出租车产生十倍的供给和需求,这些供需双方的资源本身客观存在,原来没有很好的匹配起来,这个匹配的关键就是信息。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在单位时间内处理比原来多若干个数量级的数据,虚拟现实可以让我们在单位时间内处理至少比2维度世界3倍或者以上的信息,这是我们第三个投资哲学。

640.webp (3).jpg

区块链的社会性意义和经济性意义

想问一下大家,咱们为什么需要银行?第一反应是因为融资、存钱。我们之所以要用银行存钱,因为我们相信它不会把我们的钱搞丢,这个信任就是为什么会产生“银行”这样的一个东西

大家需要银行是因为大家相信它,我们为什么要相信银行?再进一步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我们不认识的人组织起来的第三方机构?因为银行作为第三方信用机构,多方相信银行这个实体,当多方共同相信银行的时候,它可以降低交易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在银行出现之前我们只是做点对点交易,我们双方都要共同达成一个某一种协议,如果这个协议是反复发生的话,会有很多浪费,银行做的事情是把所有需要反复达成的共识协议抽象出来,变成一种组织,这个组织做的事情是降低了交易过程中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导致市场无效性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经常担心卖家跑路,或者买家不付钱,有很多不确定性,我们所以才需要第三方的信用机构。

我刚刚说的第三方的信用机构,其实是承载了某种共识协议的执行和操作。 科学本身分成两类,一类是物理化学数学之类,跟人类社会没有关系,我们人类社会产生以后研究的经济、金融、法律、教育等等,我们都在研究同样的事情— 我们都在研究所谓的社会协议或者是社会契约。我们这一支智人为何能到达了食物链顶端,是因为我们可以大规模协作。大规模协作让我们可以跨越生物性进化,所有社会协议的存在就是让我们可以更好的大规模协作。因为协议带来秩序,协议可以降低协作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和无效性。所以我们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是从无序要有序,从低效到高效的过程,依靠的是各种各样组成的协议。

640.webp (4).jpg

 但是中心化的协议其实是有非常大的问题的。我举例子,大家现在都在用微信,如果哪一天腾讯大楼被烧了,腾讯服务器发生重大故障,我们所有的聊天记录可能就都没有了,这是“单点故障”,因为我们所有信息都是由单方控制的。货币本身也是一种特殊的协议,因为作为等价交换物大家共同认可它的价值。黄金之后衍生出不同主权货币,人们凭什么要相信主权国家的法币?因为人们相信的是主权国家的赋税能力。人们对于法币的信心来自于对这个国家本身的赋税能力的大小,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美元可以成为世界主流货币,就是人们认为美国的经济会持续的发展,美国政府可以有非常强的赋税能力,所以说大家对美元有相对比较高的信心,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对人民币有信心的道理。

美国的国债是现在最贵的东西,有20万亿美金的体量。新加坡的国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它的经济发展的很好,赋税能力也不错,我们会买新加坡国债也是因为相信它有偿还能力,这个也来自于它的赋税能力。假设我们买了新加坡国债,新加坡这个小国家,哪一天朝鲜战争爆发,导弹射程有偏差落到新加坡上,可能整个新加坡都没了,那么谁来为你的新加坡国债买单?这是很极端的情况,但不是不可能发生。所有的偏中心化的社会契约或者社会协议,包括货币,作为一种特殊的协议,可能都会有我们说的单点故障这种非常大的风险,一旦单个的节点不能工作,整个系统就会崩塌,这是我们觉得所有中心化的第一个非常大的风险。

 640.webp (6).jpg

 第二个风险,可能不是那么明显,但是是一个更加本质的风险,就是所有的社会协议,譬如要遵守各种各样的道德规范,要扶老奶奶过马路,甚至婚姻,可能对于个体而言并不是最优的。但是人性是自私的,因为我们基因是自私的。如果没有道德这个东西,每个人都会肆意掠夺,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获取最多的资源,希望最大化自己的利益从而更好的让自己的基因繁衍。譬如婚姻作为一个例子,我们看婚姻的历史,在几万年前出现的时候智人还不多,我们还住在几百人的小部落里面。如果没有婚姻的约束男女肯定会乱来,因为人的动物性。导致的后果就是一个部落里的后代可能就是几个特别优秀强壮男人的后代,之后会导致近亲结婚等一系列的问题。没有婚姻的后果就是导致人类的基因不够多元化,基因库不多元化,对于一个种族来说是非常脆弱的事情。婚姻作为一个社会协议在最早出现的时候,帮助人类社会平衡了性资源,不管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后代,所以基因相对多元化,人类作为种族一个可以更加抵抗各种各样的天灾。所以上面几个例子都说明了各种社会性协议是抑制了人性本身,需要个体牺牲一些利益来换取全局的最优。

640.webp (7).jpg

这个怎么跟区块链联系上,其实非常有意思,我们说区块链里面有一个核心的角色是矿工,很简单来说是每一个矿工有自己的算力,要暴力破解(哈希)方程,第一个算出来的获得打包区块的权力,完成加密交易的确认。矿工本身是唯利是图的,只要收益比成本高,就会继续挖矿。所以我们也看到,在有了很多分岔币之后,矿工的算力会在不同的分岔币之间徘徊,因为他们要唯利是图,正因为他们这种行为,反而保证了系统全局的最优。

婚姻是为了保证基因多元化发展,道德就是约束我们不能随意掠夺资源。它们都要求牺牲个体利益来达到全局最优,但是(Blockchain)可以维系这个体系的节点是自私的。一个唯利是图的行为可以保证系统的安全稳定。我们可以想想,任何中心化的机构,不管是银行机构还是公司,如果鼓励个人的利益最大化,一定会崩盘。如果有两个经济体系,假设它输出的效益是一样的,在经济体系内部每一个人要亏一些钱,另外一个是每个人都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因为每个人都是逐利的,毫无疑问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第二个经济体系。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从四年前开始特别相信区块链这个事情,因为它的组织方式是特别符合人性的。

 货币为什么有价值

还有最后一点是我们觉得是哲学观念,就是货币的价值来自于自共识。 我们想想当时为什么黄金会作为交换媒介,为什么是黄金这一个金属,而不是铜、铁之类的?我们假设有两种交换媒介,一个是苹果,一个是黄金。苹果不是一个很好的交换媒介,因为每个人对于单个苹果的价值不能达成共识,加上每个苹果也长的不一样,无法有效成为价值度量的尺度,这不是一个好的交换媒介。为什么黄金是好的交换媒介,因为物理性决定它不容易氧化一盎司黄金永远是一盎司黄金,而且是金灿灿的,特别容易辨认,如果一个黑的金属,太容易造假,不容易辨认。便于辨识,不容易氧化,物理性可以长期不变,这些都是可以让人们以一个更低的认知成本去对黄金产生价值共识的原因。

 人们对于黄金价值的认知非常容易集中,很容易达成共识,对于苹果的话就会非常分散,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区块链可以以相对低的成本产生大范围的共识,跟历史上其他的中心化的共识不一样。譬如当年宗教需要花非常多的成本,需要无数的战争,需要把女巫烧死,需要十字军东征才能够维系共识。同样还有法律,法律本身要有非常大的开销在立法机关执法机关,这些都是维系这些共识的成本。交换媒介的内在价值就是在于它所能够形成这样的大范围共识,共识的价值非常关键,这个是我们第三个认为区块链有非常大的社会性意义和经济性意义的原因。

嘉宾提问环节

嘉宾:我个人是学数学和物理出身的,对于丹华资本张教授非常感兴趣,他是物理学家,所以会带着物理性去看待投资机会,我这次来很想听你们讲投资哲学,你们看中区块链最为重要的内容,如果只选择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因素,你们看中投区块链的原因是什么?

Dovey Wan:因为区块链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可以产生双边博弈最优,并且以最低成本的方式产生大规模共识的技术和经济框架。我们过去的信息革命,例如上一代互联网,不管是门户网站还是到搜索,还是QQ微信,都是Internet of Message,是信息互联网。但是Blockchain是Internet of Money,是网络。这两者之间的话,价值网络也有很多人说我们怎么没有什么区块链的应用。但是货币就是一个最大的应用。 货币有两层属性,作为一个等价交换物,第二个是价值尺度。价值尺度可以让我们对很多东西进行“定价”,譬如你要对公司未来现金流定价的话,这个是股票,如果要对公司的还债能力定价这个是债,如果你要对一件事情的风险定价这个是保险,当你有了价值尺度之后,你可以产生一系列"应用”,区块链是有创造一个没有单故障节点的世界货币的尝试和可能,所以我们非常看好。

640.webp (8).jpg

分布式共识

比特币的工作原理,可以给大家说一下,有两个特性,一个重要的特性就是要所有人共同见证,我们刚刚说的矿工用它最多的算力算一个哈希方程,第一个解出哈希解的人要让所有人见证,这个加密是不对称的,解这个方程很难,但是验证这个方程的正确性很简单,所以每一个人可以迅速验证这个解是不是对的解,并且每个人可以第一个获得正确解的概率是相对随机的。第二个其实我觉得这个翻译的有误导性,中文说无需信任,但是其实我是觉得所谓的trustless是把信任本身分散到非常小的单元,相信的不是说某一个节点或者是说某几个中心化节点的事情,它相信的是分散化的信任,它不是无需信任,而是不需要信任这个节点中的某一个,是概率信任。

区块链有几个大的特征,去中心化,去信任,分布式集体共识,数据不可篡改,这几个是比较大的关键性特征,引申出来的特征,第一是开源,因为就我们经常说其实这个运作机制,是由代码维系的,如果一个代码不被所有人可见的话,没有人知道这个代码的公平、公正、公开性,这个就是已经天然决定了,所有的区块链项目应该需要开源,原来我们在做审计的时候,可能审计帐本本身。但是现在帐本用软件控制的时候,我们要审计代码。在区块链世界里,制定规则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规则本身,所以规则本身一定要公开透明。

还有区块链不是一个新的技术,如果大家认真看过中本聪的白皮书的话,技术的部分像不对称加密和分布式系统,引用的都是20甚至40年前的论文,技术模块在计算机里面已经是很成熟了,不是一个新的技术。原来的不管是信息加密也好,分布式系统,这些技术存在的方式都是以一个中心化机构,为另外一个中心化机构服务的形式存在。这次它是把这两个技术结合之后,它其实是变成了我们整个经济体,最伟大的技术是把比特币通过激励机制引入,利用矿工的自私,给这个自私定价,从原来的纯粹的加密货币或者分布式系统,是一个博弈机制的设置,还有经济体系的设计。所以我们在想,大家如果自己想做区块链的项目的话,代币经济怎样设计,如果仅仅是把原来的QQ币换成可以变现的QQ币,我现在看到很多项目是这样的,那就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区块链投资心得

还想说一下投资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要做区块链创业还是投资,从我们投资人角度来看,现在圈子里面很喜欢说古典投资人,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古典投资人,在硅谷,我们2013年开始关注这个事情,2013年跟2017年很像,2013年BTC迅速从几块钱上涨到一千块钱,又非常快被腰斩。 每一次币价迅速上涨的时候,会吸引很多新的人入场,大家都是非常追逐利益的,有一个东西一年涨一百倍,会让很多人非常上瘾。

今年大家很多人说古典投资人跟币圈投资人,在硅谷VC要做的风险投资似乎不分什么古典不古典之分。风险投资要做几个事情,如果要投的好要满足四个大的要素,第一个是成本要足够低,怎么样可以保证低的成本,在别人还没有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又相信它的未来价值,在价值洼地的时候,要以一个非常低的成本进入。第二是要看的准,这个东西虽然价值低,但是不是因为它不好,而是因为它还没有被人发现,你要看的准。第三个你要下重注。第四是你还要运气好,这个没有人可以控制,但是还是要有很好的运气。

所以投资的本质其实是不变的,风险投资的本质不变,而且往往是在信息非常不对称,而且行业很混沌的时候寻找价值洼地,做这样的事情。区块链跟加密数字货币是天然适合风险投资,我们现在处在这个行业历史最混沌的前三分钟。其实并没有什么规则和既定的玩法,这个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一个非常正常的形态。如果说当一个行业已经很规范,而且特别有秩序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机会了。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新生的行业。

我还想说的是,很多人觉得它是一个泡沫,我们加密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这个泡沫,跟一般金融危机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金融危机的产生是华尔街一帮精英设计了一堆谁都看不懂的金融产品,把层层次贷打包,售卖给相对没那么精明的机构,然后他们继续卖给更加不懂的人,最后卖给普通投资人,这是上一次金融危机的泡沫的产生的过程。但是区块链行业的这个路径是反过来的。原来数字货币的从业者可能初中高中毕业,也没上过大学,也不是学计算机的,然后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这个传播和教育的路径从是由社会上的非精英阶层,或者是极其开始,到大爷大妈,或二三四线的小年轻,之后才进入一线城市,进一步渗透到传统的PE/VC的圈,甚至华尔街公募基金,大前天刚看新闻,说索罗斯要开始自己做加密货币基金了。 这个路径跟原来的金融危机非常不一样,原来从金融危机从金字塔的顶端往下,从精英到草根的兜售过程。但是这个区块链行业是是自下而上,自发发展的过程,从草根渗入到精英的过程,现在准备进场和正在观望的,我知道的是很多是真正华尔街真正的大的机构。如果是这样的过程,我个人觉得是相比起原来的金融危机的泡沫比是更健康的过程。当一个东西是自下而向上,然后由草根开始渗入精英,而且是慢慢的被精英所认可的时候,这个事物的发展是极其有机的过程。随着大的机构进场,这个东西的需求会越来越高,市场秩序会越来越规范,也可以看到,因为有机构开始要入场,因为资金体量足够大,因为它的影响力足够大,最终监管和主权国家作为玩家会正式入场。这是非常健康的发展过程。

 640.webp (9).jpg

嘉宾:比特币为什么叫世界货币?

Dovey Wan: 我们可以假设一个非常极限的状态,假设比特币变成世界货币,所有东西都变成币本位,比特本位,首先首当其冲是主权国家的赋税能力,如果当世界变成比特本位的话,国家的赋税的权利会受到巨大的冲击,所以在很长时间以内,越是强主权国家越是会对这个东西会有严苛的监管。并且强的主权国家比如像中美德英,应该会发行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如果我们假设之后可能美国发美元数字货币,它会是数字货币界里面跟其他各种数字货币共同竞争的一员,它是其中的一个,货币本身也应该是自由竞争的,什么东西能成为世界货币就是看谁相信它更多,就是共识的价值,谁能够达成最大范围的共识,就有可能成为世界货币。

第二个当这个世界越来越混乱的时候,这个无须质疑,因为熵永增,假设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你相信哪个国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去年年初的时候,你要去韩国交易所购买比特币,可能要多付30%到20%,因为那个时候北韩南韩关系很紧张,他们又在弹劾他们自己的总统,当地的韩国人对自己的国家经济发展没有任何信心,他不相信自己的国家,所以要大量购入比特币,因为它不受任何国家控制,是相对最稳定的,不会有单节点故障,我个人的观点是说当这个世界越来越混乱的时候,Blockchain会越来越有机会,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组织在领导人消失这么多年以后还可以这么好的继续运行下去,这个就是分布式信任的力量。

嘉宾:现在在美国从事数字货币或者Token的基金或者是大的机构,大概有那些?多不多?他们做哪些产品在哪个交易所?

DoveyWan:分成两类,二级市场公开市场做很多对冲基金做的事情, 还有另外一块基金是我们所谓的TokenVC,我们投资一级市场的东西,现在美国大概有两百多家做二级市场,做一级市场我觉得可能也有至少二三十家。

嘉宾:二级市场主要的策略或者主要产品是什么?

Dovey Wan:主要是看他们投资人的风险偏好,而且有的投资人是锚定法币,还有是锚定比特币,所以这两种不同的策略,决定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投资策略,这个可以线下交流。

区块链行业瓶颈在哪?

BMAN:对于区块链行业是否有限制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因素,我也会做这样的联想,因为现在很多人包括投区块链的底层技术还有做所谓的操作系统,他们也知道限制区块链发展的关键限制因素在于区块链基础链(TPS)或者是性能,天花板在哪里,我也一直在找答案,比如TPS有天然的或公式定量,比如一千,就是为这个行业划了一个红线,越过这个红线的项目都是不可以的,比如在区块链玩王者荣耀它的TPS要达到一万,但是上限只有一千,你就不可能在区块链上面跑王者荣耀,所以这个问题我也想问Dovey Wan,你怎么定量化的判断这个行业的瓶颈在哪里。

Dovey Wan:公链不能以仅仅TPS论英雄,因为在每一个技术范式下,都有不一样的原生玩法。我们现在把原来判断中心化系统性能的标准作为判断公链性能好坏的标准,就好像让大象和长颈鹿比脖子谁长一样。我们当年拨号上网的时候,用门户网站去逛一些论坛,图片的加载速度是极其慢的,我们还有这种文字版的网游,当时没有这么好的网速,体验很糟糕,却一样可以上网成瘾。只要行为符合那个科技范式下原生的玩法,速度和性能很慢并不影响其发展。

640.webp (10).jpg

 我们回到TPS这个事情,现在所有公链做的事情都是更改共识,比如EOS,它是放弃了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并且在中心化的分布式系统里面按照理论极限是无法达到分布式共识(Fischer-Lynch-Paterson定理)。如果我们既要达到一个很高的效率,肯定是跟这个去中心化程度是有冲突。我们为什么会以这个作为判断标准,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对标原来的中心的体系,我们一直都是拿阿里云、Visa来对标,这个对标本身的前提就是错误的。刚刚BMAN还提到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在区块链上玩王者荣耀。可是为什么王者荣耀为什么要跑在区块链上?游戏的核心在于可玩性,一个东西比原来有10倍以上可玩性的是玩法设计的改变。设计是从什么来的?是从创意来的,创意是不可能去中心化的,如果要去中心化的创意,那我们这个东西要做的所有人都要满意。所有人都满意的东西不可能有“创意”,因为如果一个东西大家都认可了,就会趋于平庸(regression to the mean),不会有创造力 。游戏设计中满足人性虚荣、占有欲、competitiveness、存在感等一直都不会变化,区块链可以在道具的流动性、确权以及游戏AI的公平性上有保证。所以,区块链对游戏的改造肯定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改造,肯定是线性的改造,玩王者荣耀在区块链上玩,这个场景本身就不对。

有没有合理的估值模型? 

BMAN:对于区块链投资或者买币,在所谓的古典投资人里面,每个基金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投资模型,或者是一个估值的模型,我想问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到底有没有估值模型?

Dovey Wan:其实这个是有的,最合理的估值模型,也可以用费雪交换方程式来大致估算。交换方程是MV=PQ,M:货币流量,V:货币流速,P:商品价格,Q:商品数量。或者我们可以假设一个区块链体系内能产生的服务或者商品总量类似于计算GDP,GDP代表国民生产总值,就是一个时期内一个国家产生最终的产品或者服输出的市场价值综合。这个数字除以钱的流动的速度(velosity of money),就是大致这个加密货币的估值。不过现在有若干个关于估值的问题,譬如对于于比特币来说,大家是把它当成一个价值储存,因为对它有一个预期,不会拿比特币做流通行为,就放在那不用,这个对于比特币本身估值实施比较困难。还有就是现在有很多交易所之间的套利行为,这个行为不是用来换服务或者商品所以人为增加了货币的流速,也是不应该被计算在模型里面。类似GDP也不会计算外汇一样。如果类似BNB,相对好估值,因为BNB产生的经济价值是币安所有收入的总和,BNB可以当做手续费,每个月还可以回购,BNB这一类是比较好估值的,还有另外一类比如说积分体系,因为积分是换取某种服务或者商品,我们也可以计算,你的经济体系内,可能会被积分换取的商品服务对应多少价值,它对应的价值总和。现在估值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是币的属性是多元化的,可能代表了分红利息,可能会代表投票权,代表各种各样不同的权益,因为它是跟原来不一样的。如果我是一个股权公司,发币了,这个币应该算是资产还是负债也值得讨论,因为币是可以套现的,但是它对应某一种需要未来兑现的服务或者商品,所以它既是资产又是负债。很多经典经济学和会计学的模型在区块链体系内可能都要进行二次创新

DoveyWan:我有问题,BMAN一战成名是在自己公司被百度收购之后,把自己所有的现金换成了比特币,我们有一句话是,不管你什么时候上车,重要的是永不下车,我想知道你现在有没有下车,为什么当时选择了all in上车?

BMAN:不下车,2013年跟2017年很像,大牛市,很疯狂,所以从2013到2014年的时候,从八千到八百,我是亲历者,2017到2018年感觉是2014年的重演,为什么被百度收购以后把所有的钱都allin,是因为类似于2013年场景重现了,历史不会重演。我能看到的是币的很多量和价格都重演到2013年的场景, 因为这个行业它的周期是很有意思的,我认为是跟比特币的周期也相关,为什么会有2016年年底到2017年大的牛市,是因为比特币在2016年年底减半了,为什么有2013年到八千的牛市,是因为2012年减半了,大家如果猜下一个牛市,我会猜2020年,因为会减半。

640.webp (11).jpg

 中心和中介的区别是什么?

嘉宾:大家都在讨论说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东西,我其实一直无法理解的就是中心化是不是就绝对不可以,或者说很多中心化组织是在竞争中自然组成的,我们把概念变成去中介化,我意思是中心和中介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Dovey Wan:中介收的是“过路费”, 中心收的是“税” 。或者说二者的可征收范围不同,中介费一般是针对服务使用者专项征收的,譬如只有在高速公路上开的车会被收取过路费,但是关税是只要过关即要交税。但是不管是中介和中心都会长期存在的,没有绝对的去中心化,你甚至可以把整个区块链节点网络看成是一个大的中心,未来很有可能是中心化交易所收你交易费(过路费),但是可能会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分享流动性,那么在去中心化上完成的交易要上以太结算的时候需要消耗gas,你可以把gas本身看成是这个体系内的“税”,因为gas和税收一样是用来维系整个体系参与者的激励的和运转。

区块链下的新世界

比特币之所以成为比特币是通过设计把比特币引入到系统里面,没有币的区块链是不完整的,我们也大概说了一下,Token本身带来了什么样的新的事物,刚才BMAN已经说了,代币的核心是代表了某种权益归属,这个权益可能会是积分,可能会是会员,可能会是投票,可以是资产的分红。比传统的股权、债权和各类资产复杂很多,Token的资产属性会更加复杂,大家可以想象一个东西,大家都有航空积分,如果我一直坐美联航,航空积分类似传统世界里的代币,虽然不能变现,它可以在不同航空公司之间流通,美联航的积分可以用在国航上面,但是可以进一步想象我们扩大了代币的使用范围,假设某一天,我的航空积分可以换我的流量,我的流量积分可以用来换我的电话费,代币的核心在于它的流通性,流通性越强,代币价值越大。代币资产属性本身特别的复杂,导致定价模型很困难,所以暂时还没有一个通用的模型,特别是刚刚我们说比特币本身因为已经成为一个价值存储。价值存储的估值模型,更多需要考虑到每个投资人,投资人心里觉得它应该代表什么价值,它就可以代表什么样的价值,所以说这个是非常难估值的。

 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传统的股权公司,它在公司的所属权跟公司治理上面,它是有固定的模板,比如说我每一轮融资都要出让20%的股份,然后投资人要在董事会上面,特别是大的投资人,董事会可以对公司的各种重大战略决策,可以进行管理和干预,加上我如果是投资人的话,一般会有一些特殊的权益,比如优先清算权。譬如最近朋友圈里面转一篇自媒体写的特别扯的文章,号称摩拜团队套现15亿, 非常简单的看一下,摩拜它的出售价格是37亿美金,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其中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还有10亿美元的债务。这里现金只有12亿。然后摩拜一共融了20多亿美金。12和20哪个大?考虑到投资人优先清算和创始人earn out条款,最终能够分到团队估计所剩无几,当然这个都是作为局外人的一个推测。这个是传统股权世界里面经常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在Token世界里面,Token是所谓的同币同权,它的权益是靠谁有更多的Token或者是更多的算力决定的,加上大多数token是用基金会来做,基金会的治理本身是非常松散的,这个和传统股权公司的成熟治理结构不同。

640.webp (12).jpg

我们现在都在说智能合约,合约本身就是一个合同,合同也是个协议。很多人以为智能合约是“自动执行”,其实智能合约一点都不自动。智能合约最大的特点是“必然执行”。传统商业世界里面其实有很多所谓的交易摩擦,我们经常说签合同然后毁约,或者合同无效等等。智能合约最大的特点是它的执行是必然发生的,只要写好了就按照这样的规则百分之百的执行,这是智能合约的核心特点。我们刚刚说所有的协议其实都是为了降低交易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如果有一个必然执行的合同的话,可以大大降低交易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和摩擦。

一个好的智能合约设计是在设计一个博弈机制,特别是在传统商业模式无效的情况下。豆瓣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豆瓣之所以没有好的商业模式,是因为如果要保证社区的纯粹和质量,就不能有广告。但是广告基本是现有模式下唯一的玩法。

假设豆瓣创建的第一年就有豆瓣币,那么玩法就可以有机很多很多了 。我们可以 把豆瓣简化成两个产品,一个是社区内容(或者UGC),一个是排行榜,假设只针对电影来说。

 1)所有用户写评论、打分,会获得豆瓣币,豆瓣币可以用来换购电影票。当然需要机制来防治水军、死粉和黑粉,譬如说能够贡献内容者需要上传电影二维码确认他真的看过这个电影等等

2)这里会有一个排行榜,投票是需要消耗豆瓣币,前提也是看过电影的才能投票。电影发行方可以购买豆瓣币送给粉丝去投票 - 这样相当于把广告营销费分散出去,落到了看过自己电影的人手上

3)因为人是自私的,且豆瓣币有真实价值(可以换电影票)如果电影真的好看,粉丝会愿意用手中的豆瓣币去帮助投票,如果不好看,粉丝可以把豆瓣币囤着去看其他的电影

4)院线可以根据这个排行榜 来调整影片排期,这样好的电影排期更多,会有更多票房,能买更多豆瓣币来给粉丝投票,以此正循环。这样豆瓣、用户、电影制作发行方和院线的多方的利益都可以得到保障。

如果你问,为什么一个类似积分的QQ币不能完成以上的功能,核心在于这个体系内,排行榜的真实性非常重要。如果只是一个中心化的积分,后台随便就可以更改,排行的公信力丧失,电影发行方不会为此买单,院线也不会根据这个作为反映真实市场信号的数据,整个设计大前提崩盘,就好像我们看很多选秀节目,都觉得是节目方内定的结果一样。这个是我曾经和朋友讨论过的一个设计模式,这里也希望抛砖引玉,大家可以讨论更多模式。

640.webp (13).jpg

 商业发展不能违背事物运作的固定规律

作为区块链创业者,我们可能会想一个问题,因为没有币的区块链是不完整的,我们在发币的设计上,要注意哪些事情?因为现在我们感觉国内的很多区块链项目都是一波流,就是融一大笔钱,可能几千万美金,第二天发币,第三天上交易所,这个跟硅谷相比是特别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投了很多硅谷的项目,可能一年两年不发币是很正常的。投资本身有一个事物运作的固定规律,譬如为什么要有ABCD轮?任何大成的的项目或者企业,往往最终成功的事情跟它刚开始做的事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有ABC轮其实是在每一轮次之前,给创业者有足够多的试错机会。如果说你做成一件事情,如果真正成功的话可能有一百步,然后每一步都有80%成功的概率,然后你要把本身分成80步骤的事情压缩成一步来做,80%的一百次方基本等于没有。当你把所有事情都压缩到一步来做的时候,这个其实是对创业者是一个非常高的要求,你可能要计划好所有的事情,而且你不允许出任何错误,这个其实并不符合企业或者是任何新生事物发展规律的融资方式。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虽然时间稍纵即逝牛熊转变很快,但是要能创造长期的价值还是什么时候做什么时候该做的事情,做完了A再想B的事情。 在牛市的时候大家会看到很多投资人愿意以很高的价格投一个只有白皮书的项目,原因是在市场环境好的时候,投资人愿意支付流动性溢价。当一个东西传统股权投资五到八年才可以上市,我们在五年之后才有流动性,如果我们把五年变成五天的时候,投资人是愿意去为这个流动性付溢价。现金有最好的流动,如果说当一个东西有接近现金的流动性的时候,它其实是可以给出一个极高的溢价,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很多投资人可以投什么都没有的早期的项目,但是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另外过早的流动性其实对于早期创业是一个很大的distraction,上市公司需要庞大的投资人关系团队和公关团队,这些组织都是早期团队不需要的,但是一旦上了交易所之后,币价的起伏影响心态,也会耗费很多不必要的沟通精力。

640.webp (14).jpg

有人问为什么现在所有东西都要去中心化,当然绝对不是所有东西都要去中心化,因为我们人类一直以来,都是在中心化或者效率之间来回摇摆,我们现在非常看好两个大的方向,其中一个是叫做区块链原生方向,区块链原生是解决区块链原生性的问题,比如解决扩展性的问题,解决跨链交互的问题,匿名性的问题,有没有更好的共识算法等等,这些都是区块链原生的问题。

另外一类就是区块链赋能,如果你现有的业务有这三类问题的话,他们就适合用区块链改造。第一个就是需要可能产生一定范围的共识,这个一定范围的共识可能是成为某一种利益分配的输入,比如在我们平时生活场景里有哪些东西可能会被暗箱操作,有哪些东西可能产生贿赂和不公平竞争。之前看《超级女生》,可能会有某一个竞技环节需要观众发短信投票,但是我们每一次都会说,投票是假的,肯定是电视台内定。比如《我是歌手》是暗箱操作,按剧本走,这些环节在一定范围的共识,我们去做投票的行为,这个结果是会作为利益分配机制的收入,如果有这样的场景,是适合被区块链改造的。

第二类就是确认信息真实的成本比较高,或者是造假的收益会很高,这个也适合区块链改造,比如各种各样的证书证明、信贷、保险、奢侈品、商品溯源,我们经常说身份证ID,因为确认信息的真实性成本相对高,而且会有比较高的收益,如果我造假的话有比较高的收益,这块也是适合区块链改造。

第三类就是现有的价值分配体系可能不是特别合理,而且这种不合理的价值分配体系可能形成一个行业的瓶颈了,我们经常说的生产关系的改造,这一类也是可以做区块链赋能的。

真正好的区块链项目不是技术多牛,我们刚刚说的我们不是以(TPS)来论英雄,BMAN也提到了不可能三角,好的东西肯定是因为博弈设计的足够好,作恶的成本足够高,按劳分配,可以让更多的劳作的人获得应有的利益,这样大家才能够主动的去维系这样的机制。

全球监管趋严,但崩盘可能性极小

我最后说一下全球的监管现状,中国的现状大家都非常清楚了。现在国外的有两张图,右边说的是在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越红的国家是越不友好,越绿的地方越友好,大家可以看到哪些地方是相对更加友好的。

我们之前想有没有可能这个东西会彻底崩盘,真正归零,所有的东西全部归零。这个东西崩盘的唯一的可能性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主权国家来开始共同联手绞杀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发生?不是没有,但是可能性极小。因为政客存在的意义就是“不达成共识”。不要说全世界范围内,就美国在一个国家内,每一个州不同的政客他们都会有不同的态度,因为每个政客打的算盘不一样,你要让所有政客达成共识来联手绞杀这个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政客只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快速达成共识,比如二战的时候,共同对抗法西斯,因为那是关乎生死的。很难想象区块链的发展最终会让这个世界产生关乎生死的选择,至少很长时间内不会。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过去一年,监管变化非常快,但是它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管监管怎么办,都是东边不亮西边亮,中国全面禁止,日本、新加坡更加支持,美国越来越严苛,韩国、加拿大开始支持。世界只会越来越混乱,人与人之间传统意义上依靠协商和谈判的共识会越来越难达成,因为会有无数小的利益共同体,但很难成为全世界共同的利益体,正所谓“熵永增,Crypto永生”

640.webp (15).jpg

 荐书四本,书中自有黄金屋

 我今天的分享差不多在这里,特别推荐四本书,第一本是《货币的非国家化》第二本是《美地奇银行》。第三本是《乌合之众》。最后一本是《革命心理学》区块链是一个大规模的行为经济学实验, 现在经济学其实很幸福,可以在区块链的体系内做所有原来经济学的梦寐以求的实验。

 这四本书,第一本的作者哈耶克我就不需要介绍了,现代政治经济体系或多或少是偏向凯恩斯的经济体系。第二个本书是《美第奇银行》,美地奇是文艺复兴的传奇家族,可以说没有美地奇就没有文艺复兴。银行跟货币还有会计产生的历史,当代金融跟现代经济基本上都是在那个时期产生的,所以研究那一段历史,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就,我们现在是在用区块链去创造一个平行的经济体系,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可能可以借鉴那个时候的发展的规律 。第三个是勒庞的《乌合之众》,因为区块链的这一场大型的社会性实验,我刚刚说是由一个草根自下而上,慢慢延伸到精英阶层的过程,其实就是我们要去研究的就是当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非常需要社区的力量的时候,你是在管理一帮乌合之众,每个人都是非常不一样的人,但是他们集中起来的时候会体现出类似的统计行为特征,看这本书是非常有利于社区管理。最后一本书也是勒庞的《psychologyof revolution》,选这本书的原因, 每一次经济结构的变化,都是由于不同阶层的诉求儿导致社会结构性的财富重组。但凡可能发展大范围财富重组的事件都会以revolutio告终,譬如法国大革命,美国内战,都是对社会财富进行重新的分配。如果未来数字货币财富已经大到一个数量级,并且快速的让一个社会财富产生一定的结构性的变化,也许不可避免会有一场变革。我希望是一场和平的演进, 所以看这本书对于我来说会很有帮助去理解这一场大范围的社会性实验。

640.webp (16).jpg

嘉宾:区块链技术有不可篡改性,增加最后的成本,让成本大于收益,这也是OK的,但是有很多人设计一个框架,现在的货币是消耗能力太大,是不是相对来讲存在这种节能环保的货币,从物理学角度说这个事情是完全不可以实现的吗?还是说有实现的可能?这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吗?有没有人在做这些?

Dovey Wan:这个问题很好,我的案例里面讲, 耗能确实是很大的问题,我们一直在说,有没有更绿色的共识算法,我个人不是特别相信POS,因为它耗费的是资金机会成本并不是能源,但是要维系这个共识体系,相当于在做熵减的行为,类似生命,肯定需要浪费一定的资源,不浪费资源或者能量的分布式共识似乎违背常理。但是这个Proofof Work的Work可以是更加绿色的。我去年投的一家公司是Chia Network。他的founder是原来BT的founder,我们经常说求种子就是BT的种子,就是BITTORRENT,是第一个大规模部署的P2P加密协议. Chia做的不是通过耗电来挖矿,而是耗费你的存储资源。我们为什么要耗电挖矿,因为挖矿的过程其实是在算哈希方程,这个方程因为获得正确解是随机性的分布,如果有算法能有更用更绿色的资源,能够来保证它的随机性那不是更好。这个就是Chia Network。每个存储单元类似一张彩票, 越多中奖的概率越高,现在我们每个人电脑存储都 很大,譬如128GB的电脑,最多用一百,有20多G是不用的。 每个人都有很多多余的存储,利用多余的存储,可以更加的民主,这是非常大的方向。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嘉宾:我想了解一下我们比较看好的一些方向,比如绿色环保是我们看好的,还有哪些案例代表比较特殊的方向?谢谢。

Dovey Wan:我准备了三个案例,关于投资方向,有区块链原生,解决区块链原生的问题,扩散性匿名性跨链交互,更绿色的共识算法,区块链的赋能刚才也说了,广告业其实是一个分配非常不合理的行业,我们作为用户,天天看各种各样的广告,如果是手机上看广告,特别耗流量,还要耗我们的电池, 还可能会看到各种各样的钓鱼广告欺诈广告,我们的消费成本很高,但是我们没有任何收益,但是我们的行为数据又是在广告商那里,腾讯也好,百度也好,我们的行为数据给他们赚了很多钱,这是价值体系分配的问题。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叫做BAT,Basic AttentionToken,这位大叔很厉害,他的新的创业项目做了一个浏览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个浏览器默认把所有广告全部屏蔽掉,相当于一张白纸,他给自己的浏览器叫做BAT,广告商可以放广告,但是广告费用要分用户一部分,用户只要在我浏览器上停留时间越久,看的东西越多,关注的越高,他们会获得更多的奖赏,这样的经济体制设计的更加平衡,我们作为用户,我们不是纯粹的付出自己的注意力跟行为数据。毕竟在这个注意力为王的世界,注意力本身就可以是一个货币了“attention is the new currency” 。


文章原标题:我们正处在区块链行业历史的前三分钟,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  原作者:  Dovey Wan

推广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本文来源:

德拉图Delato

原文标题: 区块链行业的前三分钟,意味着什么?

涨幅榜

相关新闻
下一篇

内行看门道——区块链行业发展与投资机会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