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APP
下载火星财经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搜索

王峰十问二维码火星财经二维码
关闭
验证

图形验证码

刷新图像验证码

天使成长营徐勇:努力调整好自己,争取不被时代淘汰 | 火星社群

责任编辑:Jan

发布时间: 2018-05-26

关键字: 火星社群徐勇

收藏

148783

徐勇认为改变未来世界格局的三件事是:人工智能为核心的科技进步和驱动、区块链和社群为代表的生产关系的转变、多种新文化的演进。

5月26日21点08分,“王峰十问智库群”首任轮值群主杨守彬彬哥、副群主S姐邀请到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秘书长徐勇作为第四期嘉宾,在本群做“Who Am I”的终极三问分享。

终极三问的三个问题是:1.过去发生的哪三件事推动了你的人生 ? 2.现在你在做的最重要三件事? 3.你认为未来改变世界格局的三件事?

徐勇.jpg

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秘书长徐勇

嘉宾介绍:

徐勇,易识区块链、天使成长营、AC加速器创始人,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秘书长。国内天使投资生态推动者、建设者。天使成长营国内最早进行天使投资人培训,培养了300多位新天使,设立基金几十支。AC加速器已经投资60多个早期项目,包括狼人杀、鲜漫动漫、万娱引力等。区块链领域主投交易所、公链、数字资产管理,已在美国和中国投资十几个项目。

以下内容根据群主、群友与嘉宾交流“终极三问”整理:

人生终极哲学三问之第一问

【问】杨睿尘:开始我们终极三问的第一问,过去发生的那三件事推动了你的人生?

【答】徐勇: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件事:一是我父亲生病到去世一年半的陪伴;二是我和天使投资结缘;三是做了天使成长营和现在的易识区块链。

2008年对我来讲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一年,那一年的我的先后几位亲人,都生了病。我父亲的是2018年的年中,诊断出来是癌症,后来大概一年半左右的时间,虽然我们做了各种的治疗,但是老人还是去世了。

【问】杨守彬:这种悲痛或者遗憾,改变了你的人生态度还是人生追求?十年过去了,产生了哪些影响?

【答】徐勇:我父亲是一位基层干部,从20几位做干部一直到去世,级别并不高,但人望很好。在当地做了很多实事。我父亲患病后,我有更多时间陪父亲,看父亲怎么和病魔斗争。当初父亲帮助过的亲戚和朋友是怎样一种深厚的感情。包括我自己的朋友们,在整个过程中,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和支持。那一年多,父亲做人的力量、榜样的力量、身边朋友各种帮助、关心和支持,让我很深刻理解了责任、感恩和惜福。这段经历有很多不堪回首,但更多是温暖和力量。受人之助当涌泉相报,助人为快乐之本。作为男人,顶天立地,担负起该负的责任,在这之前,这些只是想想和提提的,那一年后这成了自己一生的信条!

【问】杨守彬:说句于此有关不一定完全合事宜的话,一个人的成功可能不在于有多少人参加婚礼,而在于有多少人参加葬礼。你当时是这样的感受吗?

【答】徐勇:父亲的葬礼,我们本来是低调办,没通知多少人,只是请了一些至亲。但现场,来了很多人。很多父亲当年的同事,很多我们不认识的朋友。在正式的追悼会后,我们村的很多老乡一直跟到墓地,说了很多我之前完全不知道的,父亲曾经帮助大家做过的事。

【问】杨守彬:父亲的做人的成功,在病重和离世后得以充分体现,这是他老人家留给儿子最厚重的人生之礼,你今天的成功可以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了。

【答】徐勇:父亲一生,没做过大官。但这种负责任、有担当、以亲族朋友为重,以事业工作为先,这种风格,这种做人的力量。给了我非常大的力量,也是我一生的榜样。

【问】杨守彬:你觉得从父亲那里继承或者学习到的最核心的三点是什么?

【答】徐勇:也许不是三点吧。第一,父亲一直为人宽厚、孝顺,是我爷爷家里的长子,对我的姑姑、叔叔,爷爷、奶奶,以及家里的亲戚和朋友们,都尽心尽力,也一直是整个家族的顶梁柱。

第二,父亲一直学人之长以自用,戒人之短以自警。基础学历只上到了初一几个月,但后来自觉了大专和研究生课程。一生中,有很多良师益友。我自己开始工作,也得到了父辈的很多指点和提携。

第三,父亲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创新者。我老家天津蓟县,不是太开放的区域。父亲的职务也不是太高,但很多事,都想方设法去创新,去务实落地,争取给一方百姓谋更多福利。这种工作态度和工作风格,我也受益良多。

【回复】杨守彬:第一点可以概括为责任感。第二点可以说是学习。学习能力是一切能力的核心,一切伟大的成功者都是伟大的学习者。今天我们已经把创新挂在嘴边。但对于父辈那个年代,以及所处的地方,能做创新着实太不容易了。

【答】徐勇:是的,在那时的环境下,想创新,其实很难,空间也更有限。

【问】杨守彬:谈谈如何走向天使之路?给了你什么启发带来哪些变化?

【答】徐勇:我自己是2010年和天使结缘,当时我在中关村管委会体系工作。最初是因为工作需要,参与起草策划中关村天使投资引导资金的管理办法。2011年,这个管理办法在创新工场试点执行,我们也做了工场那支人民币基金的LP。2012年,这个管理办法开始全面推行实施,这也是国内第一个天使投资引导资金管理办法。和之前很多创业投资引导资金管理办法相比,有不少创新。2013年,在中关村体系,我又参与策划并执笔落实了中关村天使投资风险补贴管理办法,这也是国内天使行业第一个风险补贴管理办法。也是在2013年,我们开始筹划成立天使行业组织,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终于落地了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

2014年,为了在市场上获得更多优秀的基金合作伙伴,为了帮助更多人成为天使,活跃国内的创业环境,我又发起了天使成长营。2015年,编著了《天使投资手册》这本书,目前这本书也是行业内的第一畅销书。

【问】杨守彬:在体系内推动天使投资的支持系统创新。那怎么就从“教练到运动员”,禁不住就自己下场了呢?是觉得体制内还是受限制不开心还是被天使投资事业的感召?还是想挣更多钱了?

【答】徐勇:整个上面的经历,都是和天使结缘的过程。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关系,接触了天使投资这件事。不是因为负责天使引导资金,成为创新工场、英诺、梅花、洪泰等优秀机构的LP,也和李开复、徐小平、李竹、吴世春、盛希泰、童玮亮等成为良师益友,我的人生肯定会改写。

【问】杨守彬:什么人或事件刺激和推动你下决心离开体系,到市场中游泳?

【答】徐勇:自己入场,是因为三个原因。第一,天使成长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之前一直是因为各种工作关系,配合领导来做事。这是第一次,我有一个想法,深深热爱,也得到了业内大佬们的支持和帮助。在整个事情推进的过程中,也得到了进一步的理解和认可。

第二:从做天使成长营开始,我开始个人投一些早期项目,投的钱不多,一般只有几万元钱。但投资的效果不错,一年时间,十几倍收益退出的。两年左右时间,几十倍增长的。对自己的投资眼光和投资能力,也有了更好的自信。

第三:2015年我带团队去了美国。第一次系统接触加速器的模式。拜访了YC、Techstars、500Star ups等等。对这种模式非常喜欢,觉得这是做早期投资,提高成功率,有效帮助创业者的最好模式。回来后,就动员身边的朋友伙伴落地这种模式 。但这种模式 很难,也很重。而我自己,也越来越喜欢。后来,就从劝人做,变成了自己组团队,自己做。

【回复】杨守彬: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还在体系,之后不久就出来干天使投资了,因此没有做丰厚资本的LP哈,彼此的遗憾。于是乎,就“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扑进天使投资,一发不可收拾?

【答】徐勇:是呀,如果不出来,也许就能在LP名单里,会再多一家优秀的合作机构。一入天使深似海,在这个大潮中一路狂奔了。

【问】杨守彬:为什么知道这种加速器模式很难、很重,你却喜欢并且自己去做呢?一入天使深似海,从此时间是路人啊。如果上帝爱一个人可能让他去做天使投资,如果上帝恨一个人也可能让他去做天使投资。这行当苦累无比啊。你感受怎?

【答】徐勇:因为难和重,所以没劝动朋友们做,几个朋友都说:老徐,也许这模式适合你,如果你做,我们和你一起做。但我们,就不做了。而我自己,对于认准的事,不管多难,也一定要努力。随着对这个模式的理解更深入,这个模式对我的吸引也越强烈。因此,2015年8月,义无反顾的进入创业大潮,自己也成了一名坚定的创业者。

天使投资带给我的更多是快乐。虽然入行后,我每周的工作时间大部分在100小时左右,连续几年接近于全年无休。但是优秀的创业者,总是带给我们激情和新鲜,包括刚才捧场的宗辉,就是我们前几年和洪泰和新东方共同投资的优秀创业者。另外,给创业者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创业者相伴成长,共同收获财富和荣誉,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比单纯赚钱更加快乐。如果能重新选择,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入天使这一行。

【问】杨守彬:天使几年下来,你觉得你抓住了什么?错过了什么?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答】徐勇:这是要出一身汗的问题呀。天使几年,我觉得自己抓住了趋势,赶上了创业大潮高速发展,天使行业高速发展的机会。而培训,也是很好的和行业更深结缘的入口。在投资项目方面,我们在泛娱乐、消费和科技,几个领域,也反应算快,基本赶上了这几个行业快速发展的机会。投资了星站TV、万娱引力、狼人杀、鲜漫动漫、摩酒、Fifsh水下机器人等优秀项目。

做对的我觉得是坚持了自己的初心,这几年一直坚守生态,一直坚守奉献,不管是对业内同行,对天使成营的校友伙伴,对于我们投资的创业英雄,都尽己所能,真心付出。另外,也一直在努力提升专业水平,把美国的模式和我们能够落地的能力,以及国内的环境做组合,也适当做了些创新,打磨了一些有特色的产品。

如果说错过的,做错了或者遗憾的。我自己之前在国有体系工作很多年,在优秀创业者的圈子里面,积累还不够,好几个行业,我们看到了方向,但并没抓住行业内爆发最快的项目。另外,基于生态想法,做的事有点多,全职合伙人建设的不足。导致自己和身边的合伙人,都承担了极大的工作强度和工作压力。而工作成果,也还做的不够好。

【问】杨守彬:来说说区块链吧。你是真正对区块链建立了信仰和完整认知,还是看到别人进入了,也想赶时髦?

【答】徐勇: 还真不是赶时髦(哈哈),咱们是兄弟 ,赶时髦的事我是肯定不做的。

【问】杨守彬:不赶时髦,不耍花枪,扎马步?真正有认知也该有有动作了?如何认识,如何动作的?

【答】徐勇:我接触比特币最早也是在2013年,当时听车库的朋友提到,但当时完全无感。2015年我们到硅谷游学也接触了区块链项目,投资了一个跨境交易的项目。当时那边的投资人说看好区块链,我们一个同行的伙伴后来投资了布比,收益颇丰。但当时我最迷恋的是加速器模式,没精力或者说没那么多热情去研究区块链。

2017年年初,我在美国待了一个月,又接触了几个区块链项目,也出手投了一个。当时对于这个行业的魅力和发展,有了进一步了解。回国后,安排同事,专门看这个领域。但以那时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我们在新项目中几乎找不到可投的项目,而觉得好的项目,又发展到一定阶段,太贵了。

【问】杨守彬:现在对加速器没那么迷恋,迷恋区块链了?还是女朋友不一定换,多一个无所谓的心态?价值投资遭遇挑战了?

【答】徐勇:2017年底,区块链行业已经非常火爆了,我开始自己拿更多的时间来研究这个领域,也开始很努力的在这个领域里进圈子,拜码头。和90后的兄弟们交朋友,去请教。这时,Token模式深深吸引了我。我个人觉得,这种模式能解决一种经济行为里面,所有参与主体的激励行为,太有魅力了,必然会有极大的价值。而随着对这个行业更深了解,也终于,在自己信仰的价值投资,与这个行业大量存在的运作机会之间,能找到合理的平衡。

而区块链行业生态的特点更明显。这和加速器模型里面的一些核心理念是一脉相通的,因此我们做了极大的调整,在区块链这个领域做了更多投入和布局。

【问】杨守彬:直接allin了?还是古典和区块链同时做?

【答】徐勇:1月份之后的熊市,我觉得是调整的契机。对于空气类型的项目,我是怎么都不会投的。但进入熊市阶段,开始有我认可的优秀创业者进入这个行业,开始有更多人,想认真做事。而随着行业的发展,交易所、公链、钱包、数字资产管理,是可以说清投资逻辑的领域,也符合我们一直信奉的价值投资原则。

目前在两边我们都有团队,我本人以区块链为主。这是一个”如果爱,请深爱,如果抱,请紧抱”的行业。

人生终极哲学三问之第二问

【问】杨睿尘:开始我们终极三问的第二问,现在你在做的最重要三件事?

【答】徐勇:我现在花最多时间和精力做的,肯定还是天使成长营和易识区块链。因为咱们这个群主要聊区块链,那就说说在区块链领域,我们做的最主要的三件事吧。

第一肯定还是投资人的本份。寻找优秀的创业者去投资和助力。其实加速器模式下关于Mentor、关于加速模型和区块链的生态相结合,是非常合适的。我们是以加速器的思想,结合区块链领域,来学习和提升,来做投资。甚至区块链行业自身的特点,就是投资流程压扁,把之前几年做的事,压缩到几个月甚至几周内去完成。这本身就是超高加速的过程。

第二,是做培训。区块链领域需要思想的拓荒者,需要方法论的传播者,需要新领袖的宣传者。如果一个行业只以赚钱为核心目的,只以假想为价值基础。这样的行业,很难持续、健康发展。关于区块链行业,我们有一些成功的心得,也和同行交流很多。希望能把一些有利于行业持续发展的模式和理念,做更多推广。

第三,是做社群。区块链是一个典型的生态型行业,社群的力量在这个行业更为明显。但现有的社群,有的有明星,少产品;有的纯利益,少文化。我们希望在规模、品质、粘性之间,做一点均衡。还是想有品质的,长线来做事。

【问】杨守彬:把之前几年做的事,压缩到几个月甚至几周内去完成。====这不显得很着急吗?跑步入场?要做区块链培训?跟当年旧金山淘金潮一样,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淘到金子,卖铁锹和牛仔裤的都挣钱了。是这个逻辑吗?

【答】徐勇:币圈一日,人间一年。这是区块链行业的特点呀。而这样的特点,也让我们之前在股权投资领域,靠一个过程去判断人,去帮助创始人成长,遇到很大挑战。

【问】杨守彬:币圈一日,人间一年===你觉得这种状态会持续吗?

【答】徐勇:在区块链领域卖水,其实卖的好的是交易所、FA、媒体等等。做培训,会有一定现金流,但肯定不是现金流太好的。但培训这事,我个人喜欢,好为人师惯了,也想把这个状态继续保持下去。

这种状态,我个人觉得会遇到挑战。历史上多次出现过大的泡沫,但每一次,都没有改变人性和基本商业规则。现在,整个行业已经在调整,也在向更务实做事,创造价值和方向在调。现在这个时点,想象1月份之前,几周时间发币,已经基本不可能了。行业会有自我调节功能。区块链发展的路还很长。

【问】杨守彬:这个话题你觉得还有想补充的吗?

【答】徐勇:如果在哲学层面,那么最想做的一是做好天使成长营,二是做好易识区块链。三是,自己能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沉淀和提升。其实,我很羡慕守彬你闭关8个月,再出江湖,号令天下的这段经历。

【问】杨守彬:闭关是真的,号令天下万万没有,更加不敢。我主要是觉得,人不能一味前进,要停下来更新底层操作系统,知之而不耻,知足而不辱。

【答】徐勇:我自己,2015年开始出来创业到现在,因为是高龄创业,基础薄弱,因此,一直把自己逼到了一个非常高强度紧张工作的状态。希望最近的布局和努力,后面能让自己从容些。能更多些时间去思考,和灵魂对话,也更多时间和你这样有趣的朋友,不聊工作,聊聊哲学。

【问】杨守彬:我倒是真心觉得,快速狂奔一段时间,应该停一下。

人生终极哲学三问之第三问

【问】杨尘睿:现在进入了我们的终极三问的第三问,你认为未来改变世界格局的三件事?

【答】徐勇:这个问题好大。我个人觉得,可能是这三件事吧:

一是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科技进步和驱动,这将大大提升生产力,也将大大解放人的基础功能需求。人将有更多的时间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不是驾驶汽车、打字等必须完成的任务型的事。而物质的极大丰富,也将改变人的生存环境和状态。

二是以区块链和社群为代表的生产关系的转变。区块链的Token模型,对于多要素协同的经济关系,促进作用极为明显。而发币机制,又能让获得币的主体享受流动性的红利。而社群,也越来越成为各行各业,各种行为的重要影响因素。这些,都对人和人的关系,都对人们的经济行为,会产生深远影响。

三是各种新文化的演进。现在的年轻人,对于很多对错的事,越来越不敏感。他们更多的是喜欢展示自我,做不一样的烟火,为自己而生。而且,这种文化特点,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超越了国家和地域限制的。而这种文化的变迁和演进,很可能,也会很大程度上影响世界。

【问】杨守彬:这三者会相互作用和影响吗?会将人类带向何处?未来十年,你觉得人类会更幸福还是更痛苦?

【答】徐勇:我觉得会相互作用和影响。生产力的释放,生产关系更加关注个体,而文化也更加个体化和个性化。我个人觉得,未来个性化的特点会更加明显,各种亚文化的市场也可能会越来越大。商业模式,切入核心交易环节,增加社交属性,都可能会更明显。我本人是坚定的乐观主义者。相信明天比今天好,相信年轻人比我们好。未来十年,对于多数人来说,肯定会更幸福。

【问】杨守彬:你觉得我们这些人会不会很快被快速前行的时代抛弃,你现在的脑力和体力还赶得上时代吗?

【答】徐勇:这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今天和李竹总一起讲课都聊到了区块链,聊到了人工智能,聊到了未来的发展。

从大的趋势来讲,很多新兴行业,都是年轻人的天下。越来越多优秀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会是非常年轻的人。但如果有一点年纪,也能保持旺盛的学习能力,还有比较好的精力和体力,能把自己积累的人脉和资源来进行嫁接。还是有机会的。我本人,现在感受最明显的,是每天接触新事物的兴奋和愉悦。而且,在区块链领域,不管是投资还是其他业务,很多领域,中心化的色彩越来越弱,而我也非常希望能和不嫌弃自己的90后精英同行。努力调整好自己,争取不被时代淘汰吧。

【问】杨守彬:这种被淘汰和被抛弃的危机感有多强,这是不是也是不敢停下来的主要原因?

【答】徐勇:是呀。区块链很可能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代人的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如果说互联网是技术和应用驱动的领域的话,区块链很可能是关系和模式驱动的领域。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在这个行业里已经走在前面,想融入,追上,也必须全力以赴。

【问】杨守彬:以上是例行的终极三问,尽兴吗?每个人的终极三问是一样的,但却问出了不尽相同的人生阅历思考和看法。都是给大家的好参考。

【答】徐勇:太烧脑了,没有放松  只有流汗啊。

【回复】杨睿尘:我看到了徐勇大哥把他对工作的热爱,融到生命里,融到血液中。

互动第四问

【问】杨睿尘:我现在能提供什么?

【答】徐勇:我现在能给创业者提供的:一是实实在在的投资,给创业者资金支持;二是一套加速发展的模型,在区块链领域,我们原创了Token72变模型,Token实战沙盘,也结合加速器的思想,设计了服务的产品;三是生态支持。在这个圈子里,我们结交了一些紧密合作的伙伴,从交易所到投资人到媒体等等,相信能给创业者以帮助。

群内的好朋友们,我能提供的可能不多,很多有智慧的大咖都是我的良师益友。但我一向是个真诚实在靠谱的人,如果需要一个倾听者,一个提问者,一个共同探讨问题的人,可能我也是个合适的人选,会有自己的是非题观点输出。另外,大家组织活动,我可能是个不错的主持人。而且我比守彬的风格肯定会更温和、善良。

【问】杨守彬:进入区块链领域时间如此之短,就做了Token72变模型,Token实战沙盘?靠谱吗?

【答】徐勇:不知道是否靠谱,我和另外几位同事,认真打磨了几个月。有了一定心得后,才敢拿出来分享交流。目前交流过的伙伴都表示有收获。当然也许是他们和我客气。当然所有的产品都是要持续迭代、演进和提升的过程。但总要有人厚着脸皮,努力去尝试吧。

互动第五问

【问】杨守彬:我现在需要什么?

【答】徐勇:我现在需要的:第一是志同道合的伙伴,既包括能全职一起战斗的,也包括紧密的合作伙伴。想在这个领域以创造价值的方式做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少数的孤独者,但我很希望能找到和自己有类似想法的伙伴。第二是业内高人的提点和帮助。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来源: 火星财经

火星财经公众号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