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APP
下载火星财经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搜索

王峰十问二维码火星财经二维码
关闭
验证

图形验证码

刷新图像验证码

烤猫还活着

链英雄

发布时间: 2018-05-25

关键字: 烤猫

收藏

135735

bitcointalk 论坛显示,烤猫最后一次登录,是2015年1月26日。

烤猫还活着

烤猫其人

2014年10月。江苏淮安经济开发区。沿一条小路,两边横着杂草。尽头,是一排平房。进去,裸露着 6000 台 Tube 矿机,5P 算力,前后两个通风口,这是蒋信予的新矿厂。每天挖 450 枚比特币,折合今天约 24,804,000 RMB。一个月后,蒋信予闪婚。两个月后,蒋信予失踪。九个月后,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蒋信予与王娴离婚。自此以后,没人能找到蒋信予。

多面烤猫:天才,极客,屌丝

蒋信予网名烤猫,1986年生于湖南邵阳。天才,极客,宅男,屌丝,又瘦又高。头发凌乱,一件破衬衫,白色短裤加黑色拖鞋。喝怡宝矿泉水,喜欢各种美食,犹爱小龙虾。寡言少语,但常常一出口,就直击要害,令全场哑然。读书一目十行,信奉逻辑实证,排斥中医。也好吹牛,比如,会为《权力的游戏》第三季中 Ygritte 该不该脱,而跟人争论半天。常把指甲咬秃,键盘鼠标脏的一塌糊涂……直到如今,他的 QQ 签名还是:Don't panic。

2001年,15岁的烤猫,以全国总分排名11位的成绩,从湖南邵阳第一中学,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2009年,23岁的烤猫,以论文《用形式化方法构建安全的线程机制》,获得中国科技大学硕士学位。2011年,烤猫去耶鲁访学读博,中途休学,没拿到博士学位。同年,与中科大老同学 David(范大威,硕士毕业后去了上海)合写论文《出具证明编译器中代码优化与程序规范转换》,发表在国内《小型微型计算机系统》期刊第7期P1400-1405页。时年,烤猫听 David 说起比特币,开始研究中本聪论文……

作为烤猫在中科大实验室的同事,林宇(化名)说,“他进入实验室之后就和我合作研究,是个很开朗幽默的孩子”,超然世外,“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内心世界丰富,“我没见过他生气,也没见过他跟谁闹矛盾”。大四那年,烤猫与林宇相识在中科大校园论坛。“他是 Scheme 语言爱好者,后来喜欢用 Haskell 语言,并推荐给 David 用,他俩在学校时关系很好”。

2012年1月16日,烤猫在 bitcointalk.org 论坛,把 friedcat 注册为自己的昵称。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宣布制造 Asic 矿机,号称将于9月推出矿机产品,引起 Asic 矿机挖矿的讨论热潮。7月12日,David 在深圳,注册比特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2012年8月7日,烤猫与 David 在 GLBSE 交易所地进行 IPO(现在叫ICO),发行股票名称是 Asicminer。总股本40万股,59%由烤猫公司(比特泉 Bitfountain)持有,发行价为0.1 BTC/股,共发行163,962股。按当时汇率计算,筹得约100万RMB。吴忌寒与小强(谢坚,Rock Xie),都投了1000 BTC,两人均获得 10,000 股,外加赠送2500股。8月9日,烤猫在 bitcointalk 发贴:“ASICMINER: Entering the Future of ASIC Mining byInventing It”,介绍烤猫矿机并回应外界质疑。

在《烤猫:另辟蹊径的先行者》一文,作者宋万雨提到:“(烤猫公司)股东享有100%的利润,以及为产品再投资减持股票的权力。股权与比特币地址直接关联,挖矿与挖矿硬件销售所产生的收益,每周三通过所有者的地址支付”。

2012年10月8日,GLBSE 交易所因监管合规问题关闭。2012年底,David 给王松打电话……David 是河南人,王松是阜阳人。两人曾在安徽界首一中复读时相识。此时的王松,正在阜阳老家。David 没有给王松提及烤猫,只是“模糊地提了一句关于矿机的项目”。那时候,“无论烤猫还是 David”,都是“标准的理工科思维,就我还相对市场化一点”。王松回忆。

8个月:造富,神话,破灭

2013年初,深圳枫叶品园公寓。David 与王松同住,烤猫与庄重(现为 BTC.com 矿池负责人)同住。David 管产品设计。王松管采购、供应链和矿厂。庄重写代码。烤猫负责对外投资人关系。几个人在此住了半年。此时,烤猫12.8G 矿机问世。

2013年02月18日,中午14:01:11,烤猫矿机(ASICMiner 钱包地址:1HtUGfbDcMzTeHWx2Dbgnhc6kYnj1Hp24i)开始出产第一个区块,共 50 BTC。

2013年4月,深圳公明街道。王松筹备在此建立“烤猫矿厂”,23日,在一科技园附近,签下协议,“五一正式上线”。王松说,“整个房间只放了一半(矿机),占到全网算力42%”。此时的阿瓦隆(Avalon),宣布将专注于芯片研发(直到9月才发货),不再制造矿机。而蝴蝶迟迟未能发货,烤猫开始出售现货 USB 矿机及刀片矿机。同时烤猫的采矿活动,逐渐从各大矿池中退出,开始独立采矿(Solo mining)。部署算力在30 T 至40 T 之间波动。

烤猫还活着

烤猫 BE300 型芯片的新一代矿机的矿场

2013年5月,算力市场成了烤猫的天下。因算力过大而且集中,王松说,连续两个月:“两度引发社区 51% 攻击的恐慌”。迫不得已,“我们也把机器往外卖”。但“他们只出售全网20%算力以外的矿机,因为他们把目标设定为保持全网20%的算力”。宋万雨在文章中说。

 “当时,蝴蝶的 Asic 矿机只是一纸空文,而 Avalon 的矿机虽然效率极高,然而他们的数量还少,前三个批次加起来一共才只有 1500 台,对全网算力虽然有显著的助推作用,但对有着相当技术实力的烤猫还构不成严重的挑战”。

2013年,烤猫公司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共支付股息合计67,515.09比特币。支付每股股息的数量:2月28日,0.023544比特币,3月6日,下跌为0.019163比特币,3月20日,增长至0.025998比特币,3月24日到4月3日,分红数额都在下降,最低降至每股股息0.002556。比特币以后分红逐渐上升,5月15日,升至最高点0.036222比特币,5月29日,分红为0.026538比特币。此时烤猫的每股均价为2.5比特币,比起 IPO 时每股增值了25倍。

2013年5月的第一个星期三,王松清楚记得:那天“分出去一万三千多个比特币”。6月,烤猫股价达到了 3.4 BTC /股。此时,蝴蝶才开始发送 2012 年的订货。6月7日,淘比特宣布成为烤猫的中国区代理商。

2013年6月29日,上海国定东路200号,创业者公共实训基地。小强、曹晓钢(烤猫公司早期股东)、神鱼(毛世行,现为F2pool矿池联合创始人)、虫哥(方旭初,原壹比特联合创始人)等几位圈内好友,在此聚会。此间播放着几张 PPT,其中一张介绍烤猫:英语好,技术宅,多面手,重信誉,极具投资眼光,实用主义者。

2013年7月,阿瓦隆向瑞士,发送一批 10,000 个芯片的订货。此时,烤猫股价涨到 5 BTC/股,股票回报达到500多倍,向股东派发约14万 BTC,算力峰值曾达到47 T。

烤猫还活着

烤猫还活着

烤猫还活着

2013年8月,阿瓦隆又发送了一个批次的订货。此时,烤猫卖掉了2万币,准备研发40nm级芯片。

2013年8月31日,壹比特采购的烤猫刀片考级。一眼望去,立着并排七个架子,每个架子上,祼放着几格刀片机(Blade Server),都用黄色网线连接。架子两头,是台立式大风扇,正对着架子在吹。屋子另一头,是新开箱的刀片,横放一地。虫哥与Alex(原壹比特联合创始人),正在调烤猫机的8路电压。“烤猫觉得挖矿,是极客干得事,他故意将芯片祼露着,设计得还必须手动一路一路调电压”。每路要转20圈,一块刀片要转160圈,那天他们转了2万圈。“只有电压调好,才能将功耗降到最低”。烤猫“从不认为这是一个商品”,“而是极客间的玩具,一个大玩具”。

2013年9月,阿瓦隆开始大规模发送订货,80万个芯片全部发送完成。根据曹晓钢的访问记录,烤猫此时正在香港建立液冷矿厂,“从中国大陆采购了最好的冷却机和泵,用吊车将它们安装到天台上。到10月,这个机房已经开始输出算力了”。

烤猫还活着

曹晓钢访问烤猫香港液冷矿厂

2013年10月14日,比特泉公告显示,烤猫的算力合计只有 71 TH/S,仅为全网算力不到 4%。王松回忆,当时乌克兰还出现一个叫 GHash 矿机,算力是烤猫的8倍,用得是 55nm 级技术。差不多在同时,股东吴忌寒离开,随后创办蚂蚁矿机,Antminer S1 用得也是 55nm 级技术。一番内部讨论,烤猫矿机采用 40nm 级。之后,蚂蚁上了 28nm 级,其他几个像 KMC、阿瓦隆、蝴蝶、芯动都纷纷跟近。经过软件模拟测试,烤猫第二代芯片研发产出,但没有量产。“我们的 40nm 级,已经做到别人号称的 28nm 级”,“同样的功耗,蚂蚁算力是一个T,我们是两个T还多”。《洋洋访谈》披露,烤猫“在二代研发的同时,进行了三代研发,可能采用28左右nm级”。

神秘人物:淮安,闪婚,失踪

2014年初,烤猫 40nm 级技术投片,宣布第三代芯片研发成功。4月底,样片到手。5月,烤猫开始卖芯片。当时出现小强矿机,赵东(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的蜻蜓矿机,花园矿机等等。6月底,赵东在业内量产了第一批烤猫芯片矿机。7月,烤猫准备下一代芯片的研发,但没有大量投片,而是做了一个MPW,对芯片进行测试。8月,网上出现小股东质疑烤猫久未分红的帖子。

烤猫团队销售负责人孙小小说:“2014年,由于烤猫芯片Delay(推迟)了,所以当他的矿机面世的时候,就面临着比较大的营销压力,实际上销售状况,在我参与那个团队销售的时候,并不是很理想”。挖矿是件争分夺秒的事,特别是“延迟了之后,就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了”。

2014年9月。俊先生推荐烤猫认识林先生,林是福建人,“号称是双汇集团的股东”,初次会面,林先生把飞行执照拍在桌子上。说可以帮烤猫在淮安建立一个新矿厂,“以冷库的名义来做,可以享受江苏省政府补贴”。协议为:烤猫先交电费,林先生以场地加一度4毛钱电费入股。当时“我们把6000台机子放了进去”。后来问题来了,王松说,“不是设计问题,不是工艺问题”,而是南通富士通,在芯片封装的时候,“他们的封装技术不好”。导致芯片里面,“凝胶和贴装之间有空气”。受热后膨胀,“芯片就会爆裂”。

2014年10月,烤猫与王娴,在合肥包河区妇幼保健站,完成婚检。结婚。

烤猫还活着

2014年11月1日周六,深圳,烤猫和Michael Su

2015年1月,烤猫拿到 40nm 芯片。但矿厂出了问题,王松说,“他把我们的账号改成他自己的”,劫持了算力。烤猫过去协调,被搪塞过去。后来公司又去了几拨人,都无济于事。“我们也发了律师函,他们置之不理”,报警也没人管。对方态度更加蛮横,“从当地找了几十个社会闲汉,把我们围在中间”,为首的说:“你敢碰我一下,就是动手打我了……”。

此时,竞争对手算力暴涨,蚂蚁 S5 疯狂出货,在四川雅安,2.5万千瓦矿厂落地。而“我们一边出货,一边修复矿厂”。那些天,每天都有投资人找上门来,质问:“多久了,股票怎么还不分红……”,王松回忆。烤猫团队计划放弃淮安,准备去瑞典找矿厂,护照机票都办好了,正要去,烤猫失踪了…… 

报警……立案……启动调查……无果。

bitcointalk 论坛显示,烤猫最后一次登录,是2015年1月26日。

失踪之后:口水,猜疑,传说

2015年2月28日,AMHash(是烤猫公司委托小强公司,负责算力销售,并代理烤猫云算力分红的一个项目)在bitcointalk 论坛发布英文公告:“TheAnnouncement of AMHash Dividends Suspending”,停止分红。

2015年3月3日晚,巴比特网昵称为“Yon_Wu”网友发贴:“币界传奇人物烤猫可能遭遇不测”。指出,烤猫的三个比特币地址中,在几分钟内“有一万九千币被转走了! 价值3千万!”。并曝光烤猫的三个比特币地址:

15h6A2a3D31vRviBDdSpvhLtYJq3aePhdW

1HgTJED7XEGy4vVwKa8kgefWqUB3VRX2mW

1BnkEt2ceoVhnQVrqeAzigcroQ6MVyxFey 

3月4日凌晨,赵东在币科技微信群,声称“联系上了淮安方面”,并“说烤猫没事”。当天,比特泉公司在深圳海岸城的办公室,人去楼空,员工对外宣称是搬家。

3月11日,David 在bitcointalk 论坛,以官方(ASICMINER Management)名义正式公告,烤猫失踪了,“Friedcat went missing and this caused aninterruption with the business.”。

3月12日,小强发文《最后一次说说 AMHash 的事》:我“不相信烤猫是在主观躲避,但是他消失的客观事实,已经给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造成了伤害”。

6个月后……

2015年10月15日,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烤猫与王娴离婚。

两年后……

2017年8月5日,比特币咨询网(bitcoin86.com)发文:“币圈十大未解之谜——烤猫去了哪儿?最近竟然有大动作”。文章称:“7月29日、8月4日,烤猫的2个钱包账户,有5笔转账记录。共转出17,597个BTC”。折合今天约967,835,000 RMB。

2017年11月7日,纪录片《Bitcoin Shape the Future》,第26分58秒,吴忌寒说:“烤猫,在跟我交流的当中告诉我,可以做专用集成电路芯片,来进行挖矿,应该是说,烤猫带我进入了挖矿这个行业”。当被问及能否谈谈烤猫为何退出币圈时,吴忌寒脸一沉,喃喃地说:“这个我不想回答……”。吴把目光朝下:“因为当时一些原因吧,这个是团队内部的问题”,“我也不太想多讲,我唯一的选择也就是再做一家公司……”。吴忌寒对着镜头,脸上没有表情,边说边点头。 

2018年3月21日,有人在《ASICMINER: Entering the Future of ASICMining by Inventing It》一贴中回复:“Old Story, ASICMINER was a companywhere the owner disappeared leaving investors down……”

2018年04月21日,凌晨01:51:22,烤猫矿机出产0.0000273 BTC,历史累计产出139,888.96039648 BTC。

1525252997705542_press.jpg

2014年夏,烤猫与壹比特主编小龟

直到现在,警方依然监控着烤猫的身份证与护照,但没有进展。林宇认为,“烤猫不会为钱而躲起来”。俊毅说,“他为人低调,除了社区沟通和公布信息之外,不太参与国内币圈聚会和活动”,从“不主动,应该也没时间与人闲谈”,“大多数会觉得他人很好,这点多人可以证实”。

唐代诗人卢仝,曾在《感古四首》中写下:“人生何所贵,所贵有终始。昨日盈尺璧,今朝尽瑕弃……不予衾之眠,信予衾之穿。镜明不自照,膏润徒自煎。抱剑长太息,泪堕秋风前……”。蒋信予在豆瓣叫“巨鹅”,并注明:“这就是最好的时光”,介绍自己要“用生命来卖萌”。目前豆瓣提示:“该账号存在安全隐患,已被暂时锁定保护”。点击“账号为什么会被锁定”,打开后一片空白。

后记:三个人

烤猫失踪,关系千万重。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有三人。 

一、王娴。

2013年在深圳,向烤猫逼婚,烤猫在深圳买了房。2014年10月,与烤猫闪婚。2015年1月烤猫失踪,10月,王通过法院起诉离婚。刘韧坚信,烤猫没死,烤猫的比特币,即使是婚前财产,但如果人死了,法院会“默认那是夫妻共同财产”,“妻子是第一继承人”。

记者刘婧《寻找烤猫》一文,她说自己找到了烤猫母亲,见她第一句话就是:“你和蒋信予有联系吗”?

二、David.

David 与烤猫是中科大同学,都是理工科宅男。烤猫接触比特币,是 David 告诉他的,注册比特泉公司,是 David 的主意。在深圳办公司,也是 David 主内,烤猫主外。烤猫是典型的不善言谈,但 David 让他去做对外投资人关系。

现在的 David,出国游学去了,不见任何人,拒绝谈及烤猫。

三、吴忌寒。

吴忌寒何许人也,网上公开简介中说:“一个在币圈当之无愧的殿堂级人物,北大毕业,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业内公认的比特币布道者,早在2011年就接触到了比特币,与长铗等人一同创立了巴比特,之后创建了矿机芯片公司比特大陆”。

在这份简介中,吴忌寒没有提及烤猫。但在私下谈到烤猫时,吴忌寒多有哽咽。

声明

*本文内容主要取材于《链英雄》对采访对象的的采访录像或录音,同时参考引用了部分互联网公开报道,如有版权责任,请联系作者本人。


文章原标题:链英雄 | 烤猫还活着  作者 |:米小欧  采访 :刘韧 录音整理 :宫钰

本文来源: 链英雄

火星财经公众号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